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罂粟 7

第七章。

王俊凯都记不得男人发泄般的吻持续了多久。王源每一次都是恶狠狠地侵占,等到王俊凯皱着眉毛发出"呜呜"声求饶,他才会稍稍放开一会儿。接着就又像野兽一样扑上去。到最后,王俊凯已经不明白王源在做什么了。他只是一味地吸吮自己的嘴唇,粗暴地舔舐牙齿。有一次他清楚地尝到一股子腥甜气味。那是自己的虎牙割破了王源舌头。

而王源像是什么也没发生,闭着眼睛任血腥味在两人口腔间发酵得更为野性。他还在忘情地亲吻,脸上的表情却是变了。不顾一切的狂热渐渐变为悲哀的神情。

王俊凯用劲推开王源的脸,有些嗔怪地问道:"既然不做下去,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源低垂着眼,睫毛轻轻颤动,并不回答。

"告诉我,阿远。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啊。"王俊凯记得很清楚,每一个来寻欢的男人听到他这句话时脸上猥琐的神情,令人作呕。他抓住王源的手,发现手心里尽是湿冷。

王源抬起眼,疲惫地笑了笑。他在王俊凯睫毛上印上蜻蜓点水的一吻,沙哑着嗓子说:"这就够了。当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吧。"说完像是逃难一般冲出了房间。

"马思远你是不是男人啊?!!!!"王俊凯在后面大吼,彻底脱力。他心里却冷静得可怕,"你果然......。"



上次的缠绵不了了之之后,王俊凯对王源是完全地冷落,百般嘲讽。王源总是默默地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痛楚。只是每日两桶洗澡水,王源是绝不忘记。自第一日后从未赖床。虽然王源还是会在王俊凯身后安静站着待他弹琴,只是两人回厢房后,王俊凯就会黑着脸跑去外头跟熟客喝酒大笑,比以前更加放荡。客人间都传言永夜坊的冷冰冰的花魁是彻底转了性子了。



这一日,王源一如既往给王俊凯架好琴。对面坐着的客人看上去别样温文尔雅。王俊凯忽然发问:"罗公子,礼部主事杨大人近来可好?"王源心里一惊,手上动作一慢,但立刻恢复。他一味低着头,并未发现对面客人眯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紧紧盯着他。

"杨循吉杨大人?近日未曾遇见。"

"下次碰面时替我打声招呼。他好久没来了。"

"好。"罗姓公子点点头,似是心领神会。他眼神扫到王源,淡淡说道:"无关人等下去吧。我听王公子弹琴向来不喜外人在场。"

王源心说你不要我听,正好给我机会。于是恭敬退出。关上门后王源大喘了一口气,偷偷从后门飞奔出去。

已是日落时分。王源一路寻问费了好大功夫,终于是找到了千玺所给纸条上的地址。抬头一看竟是一家药铺。王源也不知底细,只管大胆往里走。

"小哥是来抓药?"阴暗的铺子里探出一个熟悉的脑袋。

"刘志宏!"王源大叫起来。

"二源你小子可算是来了!千玺他叫我在这等你,我已是等了足足五日!这五日我有多无聊你懂不懂!!"柜台后的少年故作泫然欲泣状,看得王源却是一下子安心了。

"你这话里有话的,不就是远离了千户几日吗,便这般肝肠寸断?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恩爱。"王源见了刘志宏嘴皮子便利索起来。

"我不跟你瞎扯!你赶紧把情报交给我我好回去见千玺!"

"三句话不离易,大,人,你也是不知好歹了。"王源刻意咬字。他感觉这家小药铺虽然格外阴冷,却不知为何比在永夜坊畅快几十倍。"下一个目标,怕是礼部主事杨大人。"

"行行行我记着了。"刘志宏嬉皮笑脸地答道。"诶二源,我听说了,你跟着的那个花魁可是艳冠京城的尤物啊。若他不与艳党有关系,你说不定能与他成一段佳话哟。"

"......你就知道讲这些有的没的!我的情报可别记错了!"王源被提了懊恼事,很是恼火。

"二源,我是说认真的。"刘志宏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千玺的毛病,一下子严肃起来,"我说的是如果,你千万别给他迷住了心窍。你要知道你是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定才日夜受累。艳党一日不除,朝廷百官一日难安心,社稷便一日不稳。自你当上锦衣卫第一天起你我便兄弟相称......我不想看你为了美人失了大业。"

王源看着刘志宏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眼睛,沉默良久。终于是痛苦地点了点头。




"他便是你前日所说之人?"小舍里,罗庭信歪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王俊凯。他听说了这个小厮把他整得够呛。

"是。身手非凡,相当警觉,谈吐并非一般小厮。......自制力惊人,应当是受过严酷的洗脑和训练。"王俊凯样子很是烦躁。

"自制力啊......"罗庭信是个明白人,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看来您对他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啊。"

"罗堂主别这么笑话我。男人啊,面对美色的时候最为脆弱,我不过是想看看他究竟精神意志力如何。一开始他动摇得很快,只是近来气场越发强硬,我怕是不妙......他对我越来越不在乎的那副嘴脸,我真是想揪下来给你看看。"

"那这次特意把情报放出去,要是害了弟兄该怎么办?"罗庭信觉得有意思极了。面前的男人作为令朝廷闻风丧胆的艳党的头目,居然像个初恋的少女,一心只计较着心上人对自己的疏远,传出去真是丢人。

"我说了,派几个你看不爽的去送死就好。"王俊凯被罗庭信这么看着心里着实不爽,脾气又上来了,讲话也变得粗俗。

"好好好,一切听你。谁叫我得叫你一声大哥呢。"罗庭信笑着揉了揉额头,"只是别说我不信你。我只是看你这次玩得有点过了。记得别陷太深。终有一天你们是要拿剑指着对方的咽喉的。"

"我知道了。你还是这么啰嗦。你忘了我是谁么。为了混出个模样来,我能用的除了这张脸还能有什么?这种伎俩我用的多了。我自己有分寸。"王俊凯甩下这句话,红着耳根子跑了。

"真是个笨蛋.......你瞧瞧你这个样子......我只是希望到那一天你不要受那种痛啊。"罗庭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剥皮,锥心,裂骨......也比不上的痛楚啊。"







别傻了。这么多剧情铺垫只是为了写肉罢了👋

评论(18)
热度(64)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