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罂粟 8

第八章。

王俊凯回住处时一路心情复杂。一定是因为罗庭信该死的笑。他一副对自己了如指掌的样子是算什么?!......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呢。但想起那个绵长炽热的吻,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少年的眼明若星辰,想起他指节分明的手,想起他的宠溺笑容,想起他......面对自己时一脸的冰凌。王俊凯像是忽然被抽去了魂。自己怎么会输?!他向来是一个不肯向任何人低头的人!他逃似地跑回熟悉的厢房,大力地推开门。

眼前站着的人带着猥亵和欣喜,像是饿虎扑食一样猛地抱住王俊凯。一边高喊:"我终于!终于要得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一张还算英俊的脸扭曲得不忍直视。

王俊凯依稀记得他。是当时与假扮成叶渠的自己的部下一同来的男人,似乎是叫做秋阳。这种人他是见得多了。他本可以像平常一样刻薄地骂走他,甚至自己亲自动手赶走他。只是马思远面若冰霜的糟心模样一直在心里徘徊叫嚣,王俊凯忽然想把这秋阳留着好好利用一番。他绽开一个标准的妩媚微笑,轻声道:"公子若是帮我一个忙,我定重谢。"

我从来都输不起,那便让你来输罢。




王源回永夜坊时一路心情复杂。他才不会因为那个男人坏了自己功名,坏了为国为民的雄心壮志。他向来做事稳妥认真,少有事物能干扰到他。他相信这一次也是如此。只是那个男人的一颦一笑一直在脑中盘旋不去,自己心里冰面下的小兽嗷嗷嚎叫,撞得心口疼痛。他鬼使神差地想起了王俊凯嘴唇柔软的触感,还有那淡淡的却像是催情的体香。小兽撞击地更猛。他逃难般跑回了厢房。

站在门口却听到了陌生的声音。是男人粗重的喘气声的混合着轻轻的呻吟。王源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他听出了那是王俊凯的声音,那其中还带着无助的抽泣。

浑身冰凉。

屋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那是释放的快感。另外一个声音放声大哭,熟悉得让人肝肠寸断。一瞬间他热血上涌,几乎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冲进门去之后,王源实在是不愿看到那一幕:陌生的男人赤身裸体,靠在墙边大口喘着粗气。身旁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躯,同样赤裸,白得让人眼睛生疼,不住地微微颤抖。

王源已经是讲不出话了。他反手抽出随身藏好的弧刀就向那男人刺去,一刹间刀破开空气,声音轰鸣如雷!

王源的刀停在男人的眉心,一丝不动。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在王俊凯房里杀人,太脏。秋阳吓得大汗淋漓。王源看着他赤裸的白肉颤抖,刚刚脸上的快感瞬间转变为惊恐,心里没有满足却只有悲哀。

"滚吧。"王源收刀干脆利落,又是在空中劈开一阵雷鸣。

秋阳知道自己的任务结束了,最后看了一眼王俊凯,屁滚尿流地跑走。

王源蹲下去,拿自己的外衣裹住了还在颤抖的少年。他在那一刻接受了王俊凯作为一个少年,甚至只是一个孩子的事实。他轻轻捧起孩子的脸,抹去上面冰凉的泪珠,覆上了失去血色的嘴唇。身下少年哭得梨花带雨,桃花眼里的烟雨都化作委屈和痛楚,一下子倾盆而来。王源狠狠按住王俊凯身体,直到少年的颤抖渐渐平息。

"阿.....阿远......你以后,别,别走了......."少年开口第一句,王源筑建好的防线瞬间土崩瓦解。

"好。"王源将他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抚摸着柔软的黑发。

"别再对我冷冷的.......我不是故意的......好不好?"

"好。我再也不。"王源按得更紧了些。

"那你会......嫌我脏吗?"少年停止了抽泣。

王源心里狠狠地抽痛。他知道自己已经沦陷了。明明不久前还被刘志宏说教,被千玺提醒,自己每天睡前都要默念几十次"你是个锦衣卫啊王源"......但那一切在看到王俊凯大眼睛里盛满的害怕和依赖后,都消失如云烟。

他输了,在这场王俊凯和自己意志的拉锯战里,输得一塌糊涂。他知道他的败局是注定的,就像他知道,王俊凯就是那少有的能干扰自己的事物之一。他自小就有强烈的占有欲。他忽然想起刚刚他在房门外瞬间冰凉,细细想来那是因为他觉得别人动了他的东西。原来自己的潜意识早就把王俊凯划定为自己的东西了吗?真是早早就出卖了自己啊。

"不会。不管怎么样,你都最好了。你听得懂吗小凯,你最好,我永远不嫌弃你啊。"王源机灵的嘴一下子笨拙起来,此时只能讲着些小孩子似的情话。他已经抛去了所有的杂念。什么锦衣卫,什么艳党,什么国家社稷黎民百姓,统统与他无关。说他挡不住诱惑也好耐不住寂寞也罢甚至说他是叛徒也无所谓。当他真真切切地紧拥着怀里人时,其他一切都失去了光彩。只有他手心里这个才是真正的珍宝。

今夜花正好,月正浓,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王源不想关心天下。他唯一想做的,只是:

"我爱你。"




我是不是不应该在最后胡说八道地讲些大实话了 感觉影响大家阅读气氛👋

评论(10)
热度(54)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