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罂粟 9

*r18 我个人兴趣爱好如此 切勿上升真人
*不喜欢请不要点进来 如果看完还要举报我我yes drunk
*作为一个变态活着很是不易 敬请谅解
*总之不喜勿点 算我求你







第九章。

日头似乎升起来了。王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被刺得直拿手去挡,却碰到了旁边的少年。王源转头看着王俊凯的睡颜,安静平和。长得不像话的睫毛轻轻颤动。

昨天晚上王源抱着他睡了一晚却什么也没做。他发现当他真的坦然面对王俊凯的时候,情欲反倒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附赠物。当他看到少年平安喜乐的脸时就满心欢喜,于是顺势给他的倦睫盖上一个温柔的吻,下床去向妈妈给王俊凯请个假,想让他今天好好休息。

妈妈听了这事气得不行,像是当场要把那个秋阳抓来剥了皮。王源笑呵呵地说少爷已经没事了。妈妈说她这就推掉那些客人,顺便给王俊凯熬了碗姜汤,说是怕他着凉。

王源捧着姜汤回房时,王俊凯已经醒了,呆呆地坐在床上,一见到王源就可怜巴巴地扑上来,抓着王源的腰不放。

"这是怎么了呀,我的小少爷。"王源笑着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你说好不离开我的。"王俊凯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水汪汪。

"我去给你向妈妈请假啦。今天好好待在床上休息。乖。"王源掰开那个小脑袋,在床边坐下。"喂你吃姜汤暖暖身子。张嘴。"

王俊凯乖乖地开口,待王源一勺一勺地喂,他就一口一口地喝掉,喝完了自己舔舔嘴巴,嘴唇亮晶晶的。王源看着心里欢喜得不得了,吻了吻还带着参汤气味的唇,像是在得意地炫耀自己的领地。

王俊凯忽然皱起眉头,对王源说:"阿远,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了吗。王源心里却是无比地平静。他缓缓点了点头。

"其实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次做了。"王俊凯直直地看着王源,"第一次做这个,是一个不得了的贵人。那时候我还在江南的家里。父母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那是第一次。"

王源没想到会是这样,瞪大了眼睛:"是皇......"

王俊凯一下子把王源的嘴捂住,自顾自接着说:"之后我就被带到了京城。然后很快就那个大人物被玩腻了,被卖到永夜坊来,被逼着取悦一个又一个达官贵人,不然就会被送我出宫的人打骂,不给饭吃呀。"

王源看着少年亮晶晶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把那个人杀了。"少年脸上露出狡黠的神色,"妈妈用她在京城的人脉帮我掩盖了这件事,还送我去善才处学琴。回来之后,我再也不需要用身子去接客了。但是这还不够。直到我听闻我远在江南的双亲双双投河的消息。"

王俊凯脸上划过一阵悲伤,随即被仇恨代替。"他们受不了非议。邻里都听说了他们的儿子去京城作了娈童,对他们指指点点。他们真傻。他们不该死,该死的是那个穿着黄袍的混账!"

王俊凯的声音颤抖着,像是要撕裂什么。

"那天晚上有个人来找我,他叫罗庭信。他说他可以帮我。于是我成立了艳党,收拢了许多人马。名义上当的首领,背地里都是罗庭信在发号施令,他却固执地要叫我大哥。后来我才知道他比我还年纪小得多。最后我遇到了你。从最开始他就告诉了我,你是一个锦衣卫啊,王源。"

"接着说罢。"王源安静地看着他。

"可是我现在累了。"王俊凯像个孩子一样撅起嘴,"我不想去杀那个人了,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王源看着王俊凯清澈的眼睛。他知道他说的都是真话。他抱住小小的少年,闭上眼睛:"我也累了。"

"王源王源王源。王源你的名字真好听。"王俊凯被王源抱得有些紧,瓮声瓮气地讲道,"我终于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叫你了,真好。"

王源二十年来坚持的正义和信仰,一次性崩塌得一干二净。现在他的心被王俊凯占得满满的,甚至因为太满而有些要涨出来似的,酸酸的。而冰下的小兽也在那里欢天喜地地嚎叫着。

"王源你饿不饿呀?"王俊凯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被收起后就像一只软软的小猫,笑一笑还有小虎牙晃眼。

"有些。早上起来我还没吃过。"王源愣愣地回答。

"那你想吃什么?"王俊凯抬着头望着王源,笑得又狡猾又撩人,"我会烧挂面...不对我只会烧挂面哈哈.......或者说,你想不想,吃我?"

小野兽终于破冰而出。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少年乖乖张开双手,单薄的外衣被轻轻地脱下,露出年轻的肌肤。王源其实有些不知所措。面前的少年太美好了,即使是一丝不挂地面对他,他也没办法把他当作发泄欲望的对象。

相反的是王俊凯过分主动。他拉开王源的衣襟,紧紧地贴着他胸膛用脑袋画圈。王源能够鲜明地觉出王俊凯肌肤的滑腻和温暖。王源其实在这方面很笨拙,真的做起来,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王俊凯开始抚摸王源的周身,手指温柔纤细,像是黑暗孕育的没有视觉的生物湿润柔滑,一处不漏地在王源全身徘徊,刺激着他。两人肌肤相亲,胸膛贴着胸膛。王源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和对面传来的剧烈心跳。心脏发出铜鼓般细碎空洞的声响,下身涨得发昏,手脚却完全麻痹失灵,仿佛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少年柔软的肉体缠绕着他的全身,缭绕不放。王源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只怕是太辜负王俊凯这么努力地挑逗他了。"小凯,我该怎么做?"话一出口,王源才知道这个问题有多愚蠢。

果然,少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做?你问我怎么做吗?"王源被他笑得耳根通红。"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啊,呆子。"

又是这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这实在是太刺激王源作为男人的自尊心了。羞耻和愤怒点燃了王源的欲望。他勒住王俊凯柔若无骨的腰身,毫无章法地野蛮地亲吻,搅动、撩拨着王俊凯的情欲。刚刚还掌握着主动权的花魁少年已经被吻得呼吸急促,肌肤透着粉红,像是浑身开满桃花般香艳。王源松开了他,两个人长久地对视。王源忽然发现王俊凯长得很有英气,眉心透着他不该有的霸气。这更加勾起王源想把他压在身下,看他苦苦求饶......的愿望。

恶狠狠地把男孩推倒在床,王源整个身子都充满恶意的压了上去,只是用手肘撑着。另一只手握住少年最炽热的部位,大力揉搓,一边欣赏着王俊凯脸上飞红,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地呻吟,每一声都像是催情的迷药,惹得王源彻底被情欲冲昏了头脑。

"你在得意什么?......现在......还不是要在我身下辗转求欢吗,我的小少爷啊?......你有本事再冲我那样笑?没本事了吧.....嗯......"王源粗重地喘着气,讲着些完全不受大脑控制的粗俗话。

王俊凯眼里的快感已经要满溢出来,眼神迷蒙。他听了王源的话,又扯出一个与刚才无异的笑,居高临下。

却是风华绝代。

王源再也忍不住,抬起少年的身子,手指探入禁忌之处。他觉出其中的温暖湿润。挺身滑入,少年轻轻闷哼。好像是已经熟悉了这痛楚,他并无多大反应,只是身子微微颤抖。

"很痛吗?"王源有些心疼,想要退出来。

"不要。"王俊凯从后面环抱着他,"我能忍。"

王源温柔地亲吻着少年,从眼睑到唇,再向上回到脑门,上面都是细密的汗珠。两人的呼吸相互纠缠,化为一体。像远道而来的潮水,在黑暗的海底不为人知地交汇,缠绵。

"可以了.....动吧。"王俊凯忽然变得羞涩起来,如情窦初开的少女邀请着情郎。"那我不客气了。"王源含住他小猫似的耳朵,含糊不清地发出进攻的口号。一下一下如海浪涌动,最原始的摩擦刺激着王俊凯最脆弱的神经。他的身子其实敏感得不得了。终于是舒服得哭了出来,带着糟糕的淫靡随王源的节奏抽泣。"王源......我不行了......快停下......啊......."少年拼命地摇头,像是要甩开这巨大如梦魇的情欲。

王源应声停下,玩味地看着王俊凯。"我不是这个意思......继续啊。"王俊凯又有些低声下气地央求道。

王源不作声。感官的摩擦让他感觉舒服,但真正使他满足的却是少年像婴孩一样哭泣的样子。那么柔弱无助,又那么美好动人。自己一定是个变态。想着这些,王源又恢复了原来的节奏,甚至更加用力。他感觉自己像是横扫天下的英雄,而王俊凯就是他征服的土地。他映衬着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也迫不及待地渴求自己的垂怜。这样的感觉很好。

直到最后,两人一起冲刺到了欲望的最高峰。王俊凯失声尖叫,王源大声地吼了出来。花魁少年身上一时间布满了王源的污物,白花花的身体彻底被宣告为王源的领地。

王俊凯大口喘着气,如同自深海逃离。俊朗的脸庞却被更强烈的欲望点亮。王源何尝不是如此。他的眼睛里燃烧着的同样是火焰。那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暴烈而炽热。若是一滴眼泪滴下去,还不见底便化作了水汽。两人对视时空气里也仿佛有情欲火花爆炸的声音。

"我帮你请了一天的假。我们还有很长时间......"王源附在王俊凯耳边,学着王俊凯第一次调戏自己那样,狠狠地吹了口气。








谢谢大家能看完(这次的肉)
洒家这辈子值了。。。

我说了我是一个严肃的文学工作者!!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下比喻句!!这他妈是爱!!是文学之美的起源!!(拍大腿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柏拉图肉体派!!没有感情做基础的肉是低层次的!!这是我第一次将这个理念付诸行动,前面八章都只是为了这个👋对我就是这么耿直👋 最后,小野兽梗、火山和眼泪梗来自掩面娘老师
我爱她。

评论(31)
热度(93)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