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罂粟 11「完结」

第十一章。

自己还是回来了。

紫禁城琉璃上流着大把金光,很美也很凄凉。这么久像是梦一场。关于永夜坊,关于艳党,关于王俊凯。千玺来看自己的时候非常高兴,拍着他的肩膀说那个男人真蠢,胆子这么大敢来宫里给皇上下药,被试药的宦官中途发现,立马给扔进了诏狱,估计也是快死了。王源听到了却很平静,用力地笑着说,真蠢。

千玺看王源脸色不对,摇摇他的肩膀说:"你记得要摆正位置啊。虽然不是你亲手抓到的,但你之前提供了很多情报,我们也活捉了许多艳党杀手。上头都很满意你的,说你是个好料子早没被发现,估计你啊,马上就能升职了。"

王源点点头,忽然灿烂地笑了,还说谢谢千户提点,自己没事。

千玺本来还在担心,看到王源的笑脸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梨涡:"待那个男人把艳党的事都交代明白了,我们就为皇上除了一枚心腹大患啊。"

"他还没说清楚?"王源心里一紧,脸上还是笑着。

"嘴巴紧得很,怎么审都没用。长得比娘们漂亮,骨气倒是挺足的。也不知道诏狱那帮人该怎么审。算了这也不是我们管的事了,你安安心心等升职的消息下来再说,到时候记得请我喝酒啊!"千玺笑着揉了揉王源脑袋,这才离开。

王源脸上的笑渐渐凝固,眼泪忍不住地冲了出来,打湿了整个脸庞。



今天晚上很怪,所里的人不知都去哪了,独留王源一个人在院子里眼神空洞地发呆。夜深了的时候,听到远处吵吵闹闹的人声。大老远就听到同所的阿福冲着王源大叫:"王源你怎么没来呀?这种好事你都要错过,你这人也是没福气。"

"你们去做什么了?"王源木木地问。

"诏狱里头新抓来那个小娘子不肯说话,兄弟几个被叫去帮忙喽。"阿福眼神很是猥琐。王源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什么意思?你们做了什么?"没人发现王源的声音已经在颤抖。

"还能做什么?做些他常做的事情咯。那小娘子味道真是好,比寻常女人舒服个千百倍。只是诏狱的兄弟说怕我们太过分给弄死了,每人只许来了一次,也真是不过瘾。再说了要是那个小娘子受不了把事都说清楚了,这到手的鸭子就飞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夜色很深,看不清王源的脸。

"王源你也别太难过,明天跟隔壁所一起去呗。只不过我们是第一波,比较爽快啊哈哈哈哈哈!"

"好。大家早点休息吧。"王源声音很平静,转身回房。

没有犹豫,一气呵成地,他取出藏在枕头下的攒下的碎银,以及那把磨得光亮的弧刀。眼神深得像一潭墨。

"二源。"王源一惊,来不及藏起弧刀。转头发现是刘志宏,便把弧刀放下了。两个人沉默无言。

"给你。"过了很久,刘志宏猛地扔过来一把沉甸甸的铁器。"诏狱的钥匙。"

"...你怎么拿到的?!"王源腾地站了起来。

"太惨了...那些人都已经疯了,谁会来注意我在干嘛?"刘志宏像平时一样歪着头笑了笑,"我知道劝你没用,只是恨我没能早些把钥匙偷出来给你。"

王源呆站着,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总是欺负着自己叫自己二源,却神情坚定地告诉他不要为美人毁了大业,而最后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却帮自己解决了最头疼的一关的......兄弟啊。"这样总会怀疑到你的。"

"你快些去吧。他身子很弱的样子,明天要是再来一次......怕是要熬不住......。你小子什么时候还会担心我了?放心吧千玺罩着我呢,他会作证我们一整个晚上都在一起处理公务哦。"刘志宏笑起来很好看,背着月光眼中却闪闪发亮。

"王源,好好照顾他。回我们家乡八松去吧。那个地方太没落了,没落得锦衣卫纵是知道这个名字,也找不到在哪......"刘志宏低着头叹了口气,"替我娘打个招呼,好好照顾她。"

王源这是第一次,在刘志宏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

"走啊!!!你还在等什么?!等我反悔吗?!!"刘志宏一声暴喝。王源按了按他的肩头,冲出了卫所,直奔诏狱。





诏狱还是那么阴冷。王源此刻带着杀人的决意而来。他学的晋北刀本就是一对一的刀法。他不曾告诉任何人,他的老师是一个刺客,传给他失传已久的古刀法后为了一个女人死在了中原。王源心里一点波澜也没有。他知道今天会是他第一次用这个刀法杀人的日子。

他闪身到一个狱卒身后。一刀划破咽喉,剧痛让他下意识捂住喉咙,却再也发不出声音。再一刀刺进心脏,拔出来的时候血溅了王源一身。

一路走进去,王源借着黑暗一路不曾被发现。当年与师父亲身演示了一次无声无息地走近狼窝再一刀捅死落单的狼崽。王源当时觉得不寒而栗。此刻他却巴不得自己成为那样的人。终于走到尽头,地上尸体横陈。若不是他们还沉浸在欲望中无法自拔,喝得东倒西歪,王源怕也是没这么容易得手。

开门进去,王源知道这一次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小小少年是真的在颤抖。

"别进来!!你再逼我也没有用!!!我不会说的!!!!"王俊凯大声尖叫,声音嘶哑得厉害,努力把身体缩得更小。

"是我啊,小凯。"王源走上前去,慢慢地摸了摸少年的头发。发丝凝在了一起,散发着王源不愿闻到的味道。

月光透过小小的铁窗,不偏不倚地投在王俊凯脸上。花魁已经不再是花魁的样子了。少年的眼皮肿得不忍心多看,漂亮的桃花眼里装满了恐惧和不安,嘴唇发紫还在瑟瑟发抖。高贵艳丽惯了的他看见王源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放声大哭。

"别哭了......我带你走。"王源心痛得已经麻木,但看见王俊凯的样子,也是忍不住掉下泪来。"我们走吧,你答应过我要一直在一起。"

"可是我那么脏了.......而且我骗了你这么久。"王俊凯不敢抬起头。他怕王源看到自己脸上的白污,也怕看到王源的表情。

"小凯喜欢讲信用的人,我就是个讲信用的人。我说过我永远不嫌弃你。若是我反悔,我怕你要恨透我。"王源慢慢地笑了。王俊凯惊讶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温暖的男人。

"走喽,我要拐你去私奔啦。"

王源给他套上一层外袍,小心地将王俊凯背了起来。他绕开诏狱外快要睡着的警卫,熟门熟路地找到一扇隐蔽的小门,带着王俊凯出了镇抚司。

"好厉害。"王俊凯靠在王源背上,含含糊糊地夸赞着。在他背上像是拥有了世界,所有的伤痕一下子被抚平,心里充盈的只有平静安和。

"两年时间里,我老是靠这个门跑出去喝酒的。"王源得意地向心上人炫耀。

"是是是,你最聪明了。"王俊凯说不出的快乐。他骑在王源身上,虽然晃得厉害却无比踏实笃定。

王源虽然是立即行动,但他几乎一瞬间就规划好了一切。他一向是能顾全大局的人。刘志宏为他解决了钥匙之后,他发觉一切都顺利了。他顺着记忆找到旅店,没有管店小二警觉的神色,只是说要雇上一匹快马。他只是想快些走,可惜那小二用男人熟悉的恶心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王俊凯。王源看到这眼神就疯了一般一刀捅进那人身子里。王俊凯紧紧闭上了眼,狠狠抖了一抖。

出城时,王源最后一次亮出自己的锦衣卫吊牌,说是要为身后的人找急病医生。守城的人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开了门。王源扬鞭而去。

"如果他不让你走,你会杀了他吗?"王俊凯哑着嗓子问。

王源顶着风回答:"也许会的。我已经杀了很多人,也不在乎这一个。"

".......为什么回来救我?你的一切都已经毁了。"

"毁了就毁了吧!那些没用的污糟玩意换来一个你也是值!"王源的声音回荡在山间。

"我只怕自己也是个污糟玩意。"王俊凯声音很轻,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你闭嘴!!!"王源猛地勒马,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大吼,"我不许你说这个!!你要是再说,我便把你丢这儿了!!"

王俊凯没想到一向是翩翩公子的王源这般失态。他轻声说:"对不起。"

月光还是那么及时,精巧地打在王源的脸上。王俊凯看到王源的眼角有泪珠闪烁。他慌了手脚,想给王源擦一擦,却被钳住了手,猛往前一拉。王源极力扭过身子吻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蛮横,比任何一次都暴躁。王俊凯被吻得生疼,舌头也麻了,想推开暴戾的王源,却忽然感受到唇边冰凉的东西划过。睁眼一看,王源闭着眼,泪水还在无声地爬满了整张脸。

"我从来都没觉得你不干净,也从来没因为你骗我生气过。我求求你,不要再那样讲了.......我求你啊......"王源转过头,身子后仰,后脑勺抵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王俊凯其实浑身很疼,但是当他看到王源一脸的疲惫,什么也说不出口。他拿脸蹭了蹭王源。不知怎样做才能让少年停止哭泣。

"王俊凯你这个混蛋,我都在求你了你也不给我点反应啊!"王源突然像个孩子撒娇一样大叫起来,委屈地瞪着王俊凯。

"你......好了,算你赢了。我再说这种话我就是小狗,说话算话。"王俊凯摸摸这个大孩子的脸,顺手擦掉了泪痕,"王源啊王源,你怎么这么傻呢?"

王源很满意地享受王俊凯的手在脸上肆意揉捏:"对,我就是傻。被一个人骗了这么久,傻乎乎地中他的计,傻乎乎地被他下迷药,傻乎乎地去救他,傻乎乎地为他杀了那么多人,眼看着一辈子就要去深山老林里过喽。说到底可能是小孩子那种心情吧。就是说,我养的小猫就只有我能抱我能亲我能疼,别人碰一下都不行,我会不舒服。那是我的猫,我的东西,他怎么挠我都行,我乐意。"

王俊凯伸出食指,顺着王源漂亮的轮廓一路在他脸上画下来,在嘴唇边久久停留打转。"幼稚。"王俊凯笑了笑,低头吻了吻那大孩子。

"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理由比这个更简单,你也一定懂。都是因为这个我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信你这个小骗子,还拼了命把你劫出来,最后还要拿所有荣华富贵甚至是命来换被你一辈子不可一世地嘲笑。都是因为......"

王俊凯心里已经暖得发涨,他决定等那三个字出口。

"我想艹哭你。"王源突然睁开眼,乐呵呵地傻笑。

"......无耻下流之徒!"王俊凯哭笑不得。自己居然也被这个呆子给调戏了!他还是笑得露出了两粒晃眼的小虎牙。

"开玩笑的。"王源一个挺身,忽然坐正了,"驾"的一声又促马飞奔。"你知道答案,再说出来没意思!"

王俊凯顶着风大喊:"我不管!我要听!"他笑出了猫纹。

王源也学他口气大笑:"我不管!你以后让我叫媳妇我就说!"

"你别得意的太早.......你只管叫好了!我总有一天要讨回来!"

王俊凯声音已经清亮如初,回荡在群山间。天已破晓,晨光熹微。眼前的少年翩翩如玉,身影被日出勾出一圈光辉,似是不踏凡浊土。他的心跳得像身下的马奔跑般剧烈,撞击着胸膛,似乎可以撞进贴着身子的那人的胸腔里,与他的心一齐跳动。

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已经无所谓好坏了。他活得这么狼狈,这么千疮百孔,有时候都会怀疑老天是不是故意要让自己这么惨,好让天上的人看一回笑话。天生倔强的他认定自己输不起,于是一次次地渴求着一点儿好运气。不多,一点就好,让他可以用它下酒,喝得一场大醉。他本以为自己是彻底地不会有了,没想到这个男人像神兵天降,把一切王俊凯渴望的东西都悉数交在了他手上。

朝霞红得灿烂,王俊凯一时间想拿这染透了天的霞光点一杆烟,纪念一下自己可怜的好运。他在等王源把那一点点好运气亲口告诉他。正如告诉他,活着很好,一样。此时他抱着王源,呼吸急促,就像梦想的一样温暖。他又渴求这好运气来得更多些,不知道这算不算贪得无厌。

终于等到了。他感受到王源身体的震颤。

"我没你想的这么聪明。从现在天光乍破到今后暮雪白头,我唯一会做的事情就只是......爱你。"王源有些羞涩地轻声念道。

真是呆子。王俊凯枕着心上人的后背,和着三尺霞光与哒哒的马蹄一齐沉沉睡去。

前路迷茫,但他相信他就是光。



完。

昨天晚上写的。被蚊子咬得心碎成饺子馅。 这辈子写的第一篇同人,能被大家看完我也是很激动的!捂脸。 bug很多但是我也不想细写了让他们好好he吧......也没啥后记吧,把夹的私货说明一下。王源的师傅是易小冉,晋北八松也是易小冉的故乡。上一章那段骊歌是掩面娘老师在贵圈里写的...天光乍破暮雪白头出自那个著名的策藏贴...还有啥我也忘了。记得再说吧。
评论(32)
热度(64)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