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mine.(不正经的算个预告)

瞎写的,运动会开的脑洞……

用的是新文的设定。什么,你说新文是什么?……啊我还没写好,只是很想先写这一篇,所以就当预告来看吧……顺便猜猜看设定?



“王源我警告你,妨碍公务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王俊凯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在数学试卷上画辅助线,一边对那个从桌前探出的脑袋说道。

“什么公务嘛,好好的运动会你非要坐在这里,说是学生会干部值班,还不是在写写作业。”王源蹲在桌前,把下巴抵在桌上看着王俊凯颤动的笔尖,“这题是C啦,平面角是AOC。”

“哦……”王俊凯停顿了几秒,刷刷两下划掉原来写的“B”写上“C”。忽然他又想起刚才的话题,于是回答:“我是学生会主席,这种轮班跑掉的话太不负责了。”

“可是值班看起来好无聊……”

“是……可是又不是我想来的!”我也是想趁着运动会去看看班花段花系花的!

“哦,‘一颗子弹穿过苹果,生活已被借用’~”

王俊凯“啪”地扔下笔,瞪着王源漆黑的大眼问道:“所以说,这位诗人朋友,你到底是来找我做什么的?!”

王源眨了眨眼,说:“当然是来找值班主席寻求帮助的啊。你猜猜看我有什么困难啊?”

“你是不是把脸皮丢掉了。”王俊凯果断地没有使用疑问句。

“好聪明,猜对一半了。”王源缓缓站起身,跺了跺蹲得有些发麻的腿,站定了后指了指自己的脖颈,“我校卡丢啦。”

“……所以?”

“没有校卡在场地上走,被抓到是会被你们学生会的正义卫士扣分的啊。老邓估计会骂死我。”

“王源啊,”王俊凯皱着眉头看着这颗会走路的未爆弹,“校卡这种挂在脖子上的东西也会弄丢吗?”

王源两手撑到桌上向前俯身,凑近了对方。王俊凯向后仰去,下意识地保持一个正常而礼貌的距离,可惜椅背阻止了他,彼此间的距离已经变得非常的不正常,以及不礼貌。王源的眼睛漆黑而烫人,就像是又黑又深的湖水,自己的脸在那瞳仁里成了微波一般的存在。那种强大的压迫性的吸引力使他感觉到了自己挺得笔直的背脊在微微颤抖。终于王源的脸停在了一个微妙的距离,大军压境结束了。他笑眯眯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赋技能点错了嘛……好像是拿在手里玩,人一多就挤没啦。”

“离我远点。”王俊凯喉头滚动,飞快地把眼神从那滚烫的眼睛里移出,但又似乎无处搁置这目光,最后只好狼狈地落到刚才的数学试卷上,好像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它,从那漆黑的湖里逃出。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像是被熬成了一锅晕乎乎的粥。该死,平面角……平面角是什么来着?AOC吗?不是BOC吗?!

“喂,主席……既然‘公务’来了,不如你给我解决一下?”

王源的声音柔韧清朗,带着寻常的调笑的口气。王俊凯从粥与平面角中回过神来,又撞上眼前少年嘴角的笑意,一向要强的心里生出一丝不爽来。他突然伸手摘下了自己的胸卡,迅速地套到了王源的脖子上——王源眉毛周围的部分骤然僵住,应该是“震惊”的意思吧?很好。王俊凯用对方刚才的眼神同样笑眯眯地说道:“解决完了。怎么样?去吧去吧,被抓到也没事,没人敢扣主席的分。”

“我投降,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王源揩了揩鼻子,慢慢地直起身子。他拿起校卡看着上面王俊凯高一的脸庞,五官与现在一样精致,嘴唇抿着却浮出笑意。那时脸颊更圆润些,头发也更短,显得乖乖的。这才是真面目吧,装得冷冰冰的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王源很想这么说。

“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照片看……好羞耻……”

挑眉。“没事儿你别紧张啊,可好看了。话说没人敢扣你分,意思是不是我可以拿这个出去招摇撞骗也没关系?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主席。”

“……我觉得我干了件蠢事。”

“没有没有,主席你最英明。”王源双手合十,貌似恭敬地说道。带都带上了哪有摘下来的道理?更何况那黑色的卡带上还留有某人的余温,贴在自己的脖子上有奇特的感觉,仿佛那一小块后颈都麻痹了。

简直像致幻剂一样,你呀你。王源用指尖一圈圈缠绕起那触感陌生的带子,轻声哼着“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摆了摆手:“算了,别把我的也弄丢了就行。下午你没有比赛,少去人堆里晃。”

“诶,我下午有比赛的啊。”

“高二男子跳高在明天早上9:15。”王俊凯脱口而出。

“比我自己记得还清楚啊,主席。”王源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甜滋滋地舔了舔嘴唇,“谢谢提醒啦。”

王俊凯脸上温度微妙地升高了。他匆匆“嗯”了一声,继续低头看着试卷,一副要继续与之战斗的模样。

“王俊凯。”

“又干嘛?”

“还有个事情我要告诉你的。”

“……”

突然间,王源的脸部似乎连着线条都一起融化了。那是一种多好看的神情,既暖和,又纵容,欲言又止,欲语还休。身边的世界被静音了。喝彩、鼓掌、谈天、尖叫、哨子、发令枪的声音都远去,奇奇怪怪的进行曲的音乐声淡了,甚至操场上的尘土气息也被驱散,于是宇宙融汇成泉水,将彼此间的空间一分一寸地填满。王俊凯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攥紧了手心,没有发现上面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而王源的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在一番沉默中自我拉扯直到嘴唇终于是要扇动了。他说——

“刚才那道题,其实答案是‘B’没错啦。平面角不是AOC是BOC……”

……

“王源你滚吧!!!!”王俊凯简直是恼羞成怒,又想找个地洞把自己深深埋进去。每一次面对这小子自己总会颜面扫地到底是为什么?脑子里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已经不知道崩了多少次了吧?

“‘我不是无辜的,早已和镜子中的历史成为同谋。’”王源转过身,晃晃悠悠地从主席台的阴凉中走出,闯进秋日那过分耀眼的阳光里,浑身像是会生辉,白色的T恤这时更是晃眼。又像是光源就在他的体内,那些光束从缝隙里拼命地射出来,或者说是喷薄而出。少年的背影就像北岛诗中反射亿万个太阳的镜子一样,恍惚不似烟火之物。王源背对着他摆手,一边大声地继续刚才的诗句,不知是念给自己还是念给王俊凯:“等待那一天在火山岩浆里沉积下来,化作一股冷泉,重见黑暗!”

“配着运动员进行曲很傻啊,笨蛋。”他在黑暗里终于是放心地笑了,露出尖尖的虎牙。

 

“喂喂喂快看,你男神王源。”女孩子拿手肘戳了戳同伴。

“真的啊啊啊啊!好好看啊妈蛋!皮肤好白啊!!在阳光下发光了是不是!……卧槽他走过来了!!”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可以么?”男生低着头问。

“可以可以……”

……

“妈的,老子刚才少女心都要飞出来了!他居然靠得这么近呜呜呜呜呜呜……”

“你洗洗睡吧……他都秀恩爱秀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认清现实。放弃吧少女。”

“……你在说什么!王源刚才不是一个人吗?什么秀恩爱?难道我瞎了?”

“你是瞎了。离这么近都没看到?他带的校卡啊,”女孩神神秘秘地凑近朋友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是王,俊,凯的。”

“……好的,我的下一个人生目标是参加他们两个的婚礼……”少女可耻地捂脸了。

王源打了个喷嚏。是这几天温差太大了的缘故吗?该不会感冒了吧,要是真感冒了还不要被那家伙唠叨死。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路懒洋洋地走回自己班的看台,有意无意地玩着黑色的带子,把它们缠在自己的手指上,直到紧绷,再倏地抽出手指,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虽然只是自己无意识的小动作,在旁人眼里仿佛就是在强调那根带子和它吊着的那张胸卡。虽说都姓王,胸卡上写着的可是明明白白的三个字,也不能不让人注目。可是王源完全没有注意路人的窃窃私语甚至低声尖叫,哼着奇奇怪怪的小曲从各种阳伞、书包、零食堆、垃圾袋以及学霸、大长腿、狗男女、班主任中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而那校卡随着他的脚步晃来荡去,像是获胜而归的冠军,脖子上带着象征骄傲的奖牌。

——“那些一天到晚只知道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的狗男女真是弱爆了……”

——“对啊,这种轻描淡写宣布主权的方式……!!对不起了旁友,我先炸一步!”

——“见识到他俩这么明目张胆,老子这辈子值了。”

——“炸完回来了。这一秒开始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论正确的秀恩爱方式。”

 

“王源啊,”刘志宏凑到少见的安安稳稳坐在看台上看书的王源身边,“你又换胸卡带了?上次那根薄荷绿呢?”

“丢了。”王源下意识地扯了扯黑色的带子。

“这么不小心啊你,那条真的挺好看的。……等等,你是怎么做到丢了胸卡带不丢胸卡的?!”

“当然做不到。所以我把胸卡也丢了。”

“……那这张胸卡是谁的?!”刘志宏好奇地伸手去抓那校卡,却被王源一把抓住举了起来。

“嗯,怎么说好呢……”王源仰起头看着校卡上少年的眼神,觉得那温柔极了,就像一群突然飞过蓝天的鸽子,生动而美好地撞击着他的视觉。

“应该,也算是我的吧。”

 

Yours are mine.

You are mine.





---------------------------------------------以下是屁话。

写英文结尾是不是太装逼了,而且好傻。自我厌恶。

遇到几个奇怪的事。第一个就是我妈那天来学校看我,我听到她手机铃声响了,是快乐环岛……当时一口可乐呛到了。关键是我妈不知道这是儿子们的歌,她只是觉得好听才设成铃声的……完蛋,我的手机铃声还是妄想税呢,看来是爱得不如我妈深。orz

另一个就是跟同学谈胖,不知道为啥讲到了KARRY,她突然喊了一句“KARRY学长”,我又是一口可乐呛住了【没错我就是时时刻刻都在喝可乐,活该胖死】我问她你在说啥,她告诉我“微博上那个KARRY学长和马班长啊,前几天还告白了”,我想,日记组简直是好样的……后来发现她没看过正剧,只是因为微博上日记组的互动而萌K远(甚至不知道有正剧这回事……也不知道是儿子们演的)。于是我就安利了她!妈蛋,世界真奇妙!我要给日记组告白!TAT

至于新文什么时候能产出来,我也不造……(关键是,我又,取不出,题目了)而且下下周要期中考,我政治基本不会背啊……扑通。

这样的设定应该还行吧……?

评论(37)
热度(142)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