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一】

【【【 勿升真,全是我瞎编,什么家庭背景都是情节需要orz】】】】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篇,大概就是有关少年的青春的平淡故事吧。

没阴谋诡计猜忌怀疑,这样的少年最好啦。

就像爱,如果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1.非常抱歉的是地球到今天为止就该结束啦


“喂!那边那个翻墙的!别动!”

王源没有理会那个义正言辞的声音,踩着石头伸长了双臂,两手抓住墙沿,校服上缩,微微露出了白皙的腰。双脚离地,指节泛白,青筋暴起,熟练地跃上墙头,动作自然无比,仿佛完成了一个优雅的跳马。他坐在墙头上,得意地眯着眼看远处跑来的人。

是学生会的正义卫士啊。王源这么想的时候,习惯性地带上了一种做作的轻蔑。之所以做作,是因为其实从他很小的时候,一直到初中这么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里,他都是一个标准的好孩子:不旷课不打架不早恋不结交不良朋友甚至出去玩都会在九点前回家——总之,与这个时间段之后的外人看来的他所做的事情正好相反——之后的他几乎是认真地倾其全力地一一推翻了自己曾经建立的“别人家的孩子”的标准。

虽然,非常俗套的是,其实王源并没有把刚刚列出的事情前的“不”一个个地去掉,至少没有全部。或者说他演得足够好,让人以为他已经不是那个以前的好孩子了。曾经的他会想,如果不是一些我自认为的不可抗因素,我大概会当好孩子当到死?再带着好孩子的微笑跟大家挥手告别说战友们我们来世再见?

——够无聊的。

所以他停下了动作。其实只要再把另一只脚也迈出去,往下一跳,这个气急败坏的正义卫士就彻底拿他没辙了,可是这样做也很无聊,不是吗?他叉开腿坐好,甚至拉了拉衣角,就像要准备踏上战场,或者说是舞台了。

第二个主角终于踏入了追光灯的范围。王俊凯一路奔来气喘吁吁,终于站定在墙边,头也不抬地皱着眉说道:“下来。”

“爬上来很累的哦,怎么能说下来就下来。”

“下来。”

“你有听我说话吗?”

“我再重复一次,麻烦你下来。”

好嚣张的口气。王源兴致更高了。而且这个正义卫士长得意外的清秀。王源从墙头上往下望去看不太清楚那人细致的五官,只觉得长得特干净——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就像长风掠过的夏日麦田,朗朗碧空积累了苍茫云朵。什么玩意儿,还亏老谢这么拼命地捧他——王源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修辞。转来这座学校之后新的语文老师总是不遗余力地夸他作文写得好,他一度怀疑这个姓谢的小老头被他妈收买了。可惜这个长得干净的少年现在皱着个眉毛。啧啧,真不可爱。

王源歪着头问:“你是纪检部的?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你好面熟诶。”

“我说,”王俊凯加重了语气,“没听人说话的人是你吧?下来。”

“好啊,那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讲话呢。”王源把刚刚伸出墙外的腿缩回来,转过身来正对着那人,“你回答一下我的上一个问题,我就下来。”

“……不是纪检部的。”王俊凯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才作答。

“锵锵,回答错误。上一个问题是‘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哦,好可惜啊学生会的,我没法下来啦。”王源得意地笑了。

王俊凯在一瞬间内懊恼了自己的错误,又在下一瞬间发现尴尬的始作俑者其实是这个少年。他只是去团委交个文件,回来的路上却见到这人在墙边摩拳擦掌甚至搬来了石头。他条件反射地大喊一声就冲了过来,没想到对方不慌不忙坐在墙头跟自己玩起了你问我答,关键是自己第一轮就错失良机,惨遭淘汰。他抬头看墙上的人,发现对方也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又是一瞬间,他意外地走神了。墙头的少年两脚晃荡来晃荡去,校裤的一只裤脚挽得高高的,露出了线条柔和的小腿,另一只裤脚掉了下来,蔫巴巴地随着脚晃荡。他的面容混合着孩子和幼兽的特质,笑得人畜无害渍透暖意,仿佛本来就是一个在悠长岁月里晒着太阳的少年,连那种闲散自由的气质也丝毫不差。少年在他经过时与他友好地打招呼,然后就该错开,继续各自的青春。

——对于这颗古老的行星来说,每个在各自生命中的漫游者的故事都那么微不足道。本就冲撞着矛盾着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认真而温柔地彼此伤害,带着爱的热度与心碎互相错过。然而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两个少年的路途奇妙地,突然地,方式不明不白地交汇了,就在阳光打在青翠绿叶上的时候,就在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云在风的吹拂下划过天空的时候,上帝偶尔的,犯了一个小小的,同样微不足道的失误。

"学生会的,你在想什么呢?"

"不叫学生会的。"王俊凯回过神来,简短地纠正他,"王俊凯。"

"啊,好耳熟。"王源望着天空。那些云朵白而薄,轮廓鲜明,看去像是顺着解冻的河川流向大海的坚冰。忽然他想起,眼前人的形象与一张张照片完美重合,这个名字也与记忆中女生的尖叫准确相符。他似乎恍然大悟地叫道:"你就是那个——隔壁班的校草!难怪眼熟,我们班女生都在传你的照片哟。抱歉啦我这学期刚转来,对你这种风云人物不太了解。"

墙头少年语气虽然明快,听起来却让人有一丝不爽快。……他是隔壁班的转校生?凭王俊凯有限的对人际的了解,他也能大概猜出是谁了。王俊凯清了清嗓子:"首先感谢你们班女生的厚爱,其次本校规定学生除特殊情况不得在上课期间出校,新转学生也是不行的。所以说王源同学,你可以下来了。"

王源愣了愣,说:"我这么有名啊原来。"

"嗯,如果你还要坚持待在上面,我也可以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不是我说啊,王俊凯,你该不会是处女座的吧?!"

"我觉得我是什么星座跟你有必要从墙上下来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

"看来是的。......喂,我们隔壁班同学诶,放过我这一次嘛,不然老邓要罚写检讨书很痛苦的。你也知道老邓啰嗦对不对!"

"不可以。"王俊凯冷静地拒绝了。

"……我只不过是以前翻惯了。"王源顿了顿,"啊我的意思是,我们以前的学校没有校门哦,大家都是翻墙出入的,是不是很酷?"

这个人的脑子是弹力球做的吗?王俊凯不得不继续皱眉:"究竟为什么要翻墙出去?我们学校是有校门的。"

"我早餐没吃饱!我想吃学校对面那家早餐店的鸡蛋饼......甜面酱味的。"

王俊凯看了看手表确认了现在是下午3:12分,于是决定放弃接这个横空飞来的甜面酱味的弹力球。他固执地重复:"下来吧。"

"王俊凯,你不觉得一部小说讲了一千来字又回到最前面的话,你不会想撕书吗?!"王源差不多要开始佩服王俊凯了,他居然这么认真地跟他进行了这么久毫无营养可言的对话。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呀,这怎么好参加学生会呢,正义卫士可不是这样的。王源接着问:"你不是纪检部,那是哪个部的?怎么这么拼。"

"一定要说的话,大概也不算什么部。"王俊凯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微妙地闪亮起来,带上了少年人独有的骄傲,"学生会,主席。下周师生大会上会作正式的就职演讲。"

"那可不得了啊。"王源的语调也微妙地变化了。果然是很优秀的人。待人耐心,目的明确,相貌清秀,举止得体,拥有能够骄傲地说出"学生会主席"的称号的资本。一定是不旷课不打架不早恋不结交社会朋友的好孩子。没错,好孩子,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样,只要乖乖的,做什么都会被夸奖,做什么都能被原谅。

看着王俊凯干干净净的脸庞和打理得整整齐齐的校服,王源的眼睛黑得深不见底。这个人,一定生来就长在阳光之土上吧。这样灿烂耀眼,生长得这样健康明亮。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啊。世界的阴暗滋味你尝过吗,一定没有吧。凭什么总有人能够灿烂得这么理直气壮,为什么就有人一生都顺利得顺理成章?

他的脑子里又回闪出那个下雨天的记忆。他牵着妈妈的手离开那个家,两个人打不到车狼狈地淋雨。虽然当时他用手把妈妈的脑袋紧紧地抱住,可他的灿烂耀眼还是就此被大雨冲刷得一干二净。于是来到新的城市,从最开始的上课走神到一整个礼拜翘课打游戏,再到最后他拿着退学通知书转来新学校,前后也不过高一这么一年。曾经以为过得像烂泥一样的日子,回忆起来居然寥寥数笔就能带过。大概是没有加多少比喻句的缘故吧。王源总是这样笑着对自己解释。

啊,对了,像烂泥一样的日子——你一定没有体会过吧,学生会主席同学。

如果你非要说我是在嫉妒,那我也不得不承认。但是你一定不知道,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干净的东西,就像讨厌以前那个作为好孩子的我一样。我也最喜欢给你们抹上一手煤灰,就像践踏我曾经漂漂亮亮的人生一样。

悲剧啊,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你说是吧?

 

也许是觉得王源的表情一下子黯淡而可怕起来,王俊凯莫名有些心慌。他攥紧了拳头。

"好啦好啦,既然是学生会主席亲自抓我下来,我也没什么丢脸的了。"王源突然笑了起来,又变得像刚才一样,散漫随意的笑容暖意洋洋。王俊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但在表面上,他一直站得笔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显示出来。

冷静,理智,顾全大局。这是王俊凯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正是凭借这份理性和高一时工作的成绩,人缘并不广阔,平常甚至沉默寡言的他在学生代表投票时获得了最高票数,成为了学生会主席。

然而他刚才的确是慌了,面对这个看上去懒懒散散的翻墙未遂的不法之徒。

一定是思维受了他弹力球的干扰......王俊凯安慰自己道。

正这么想着,王源已经从墙头轻松一跃,双脚已然落地了。但还没等他"终于下来了"的念头冒出来,王源的脸已经在眼前放大得一清二楚。那眼睛漆黑而烫人,而王源还微微地笑了,他的眼睛已经像是又深又黑的湖,而那个微笑就像是丢进湖里的石块,荡起糅着阳光的斑驳。

王俊凯几乎听到水花溅起的声音。

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失去了笔直的姿势,狼狈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好两手撑住了地。可是身上也多了一份重量,那是另一份肉体的重量。

"好痛......"王俊凯吸气道。

"抱歉,我刚刚没有站稳。"王源笑眯眯地说,"喂,主席,答应我放过我这一次嘛。"

王源的鼻息扑在脸上,王俊凯觉得痒得难忍,却又温热怡然。他避开那漆黑的眼睛,说:"如果我说,不可以呢?"王俊凯没有发现,自己居然下意识地没有推开他,而是保持着这个略显屈辱而羞耻的姿势。

"那我就亲你咯。"王源貌似无辜地眨了眨眼。虽说在跳下来之前他就盘算好了趁机扑倒王俊凯羞辱羞辱他,也预料到他会拒绝自己的提议于是编排好了台词,可是当他以如此近的距离看王俊凯的时候,心脏还是不自禁地漏了一拍。王俊凯的睫毛慌乱地颤动着,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轮廓收敛,眼眸清凉,唇齿甘甜。孩子的模样还没有完全褪去,却已经有了荷尔蒙的气息。

真他妈好看。

——毁了这样的东西,才能算作是悲剧吧。

 

王俊凯震惊地看着王源一脸天经地义,仿佛他刚才说的比"皮卡丘是毛茸茸的"还要正常无比。他哪会知道此时王源心里的鲜血淋漓和此后的故事呢。他只不过是自己生命路上的漫游者,但突然间另一个人撞他个满怀,于是两个少年一起踏上新的旅程,去寻找大海深处的宝藏或者成为火影——正常来说该是这样的,只不过这次的另一位主人公心怀鬼胎,并且对他说,非常抱歉,地球到今天为止就该被毁灭了,我们俩还是一起找一艘宇宙飞船飞出这个行星吧——大概就有这么奇怪且违和。

"怎么不说话啦,默许我了?"王源撅起嘴。说句实话,虽然王俊凯也是男人,但他不得不承认王源真是可爱得过分了。尤其是他的嘴唇,有着淡淡的樱桃色,还被主人舔得晶莹莹的......真是好看。他在一瞬间甚至产生了"这样被亲一下也无所谓"这样的念头。一定是疯了.....明明都是男生,而且才刚认识几分钟吧?!他略显僵硬地摇头,说道:"别闹,快起来。"大概是王源表现得太可爱,王俊凯说话不自觉带上了一份对小孩子般的宠溺。其实他不知道,王源作为扮猪吃老虎的行家,他刚才只是习惯性地装可爱,可惜装得天衣无缝,让王俊凯误地着了道。

"我是认真的。你别把我翻墙的事告诉老邓,好不好啊。"

"怎么,刚才不肯下来,现在是在求我了?"王俊凯忽然笑了。嘴唇一咧开,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就露了出来。

"王俊凯,你有虎牙诶。"王源避开他的调侃,专注地盯着他的虎牙看。

"你起来我就答应你。"王俊凯发现自己也学会了抛接弹力球的对话方式。

"好〜"王源懒懒地把尾音拖得长长的,撑着地站了起来。等站定后他一手撑着膝盖,另一只手伸了出来,说:"你也起来吧,主席。"

王俊凯指尖触碰到王源手掌心的一瞬间下意识地弹了起来,于是飞快地把手移到了王源的手腕处才握住。这么细不知道会不会握断了。他这么想道。

 

夏末的午后,为交到新朋友不动声色地高兴的少年抓住同样不动声色地心绪复杂的少年的手腕,从墙边的草地上站起。阳光点点如星子打在路边和青春的故事的开端上。找到一个共同的漫游者并不容易,因为情感的维系是这样挑剔,很直接深刻,也毫无根底,并且在遇见的第一个五分钟里,预感就决定了一切。于是刹那的电光照耀存在。之后不论发生什么,也是应该。

此时此刻,学校上课时间里那振翅声般特殊的寂静让人心安,甚至是温暖的。让人觉得前面还有很多,很多漫长的岁月,无论怎样挥霍,就算地球真的爆炸,就算飞船会坠毁,就算世界的真相不再是42也无所谓了。

 

总之,上帝都在温馨地保佑他们。

 

 




------------好的以下这些又是屁话。

昨天晚上写到两点!其实我本来的设定根本不是这样的!!!!妈的!!源哥本来就是好好的一个有点扮猪吃老虎的少年!!!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突然加了黑暗属性啊!!!卧槽!!……但是自己觉得有点带感!妈耶别打我脸。

这个世界上让我能够由衷地高兴的两类人就是像俩宝像豹豹的少年和朱小喜书颖丹那样的少女了!!对我最近又在复习超合金社团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啊!!!!有没有同好!!TAT

二战史怎么这么烦啊!bbu来条锦鲤让我顺利过半期考吧!!

第一章我就写了5K字!天哪!一写就根本停不下来!可惜我是注定周更......

所以说,美真奇异。最初诱惑人,征服人,最后又奴役人,摧毁人。

就像爱情那样。就像少年那样。

一如既往,题目还是乱取的!送给亲爱的道格拉斯。

祝你们都平安如意。


评论(24)
热度(141)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