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二】


2.谢谢你的鱼

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在学校这个复杂的小社会里有着千百张面孔,一一从眼前闪过你都无动于衷。可是当与某人相识之后,那张面孔总会时不时地在你面前出现,无孔不入。

比如现在,王俊凯看到向着校门口一路奔来的王源,眼皮跳动。

王源书包里不知装的些什么东西,跑起来丁零当啷的。当他在校门口十米处放慢脚步时,整个人都像是从太空旅行归来,头发乱糟糟的,书包的肩带松松垮垮地吊在一旁。他睁着大眼睛扫了一圈门口值班查勤的学生会成员,表情像只惊慌的兔子。但是当小兔子看到王俊凯站得笔直地注视着他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仿佛带着即将踏上舞台的兴奋。

“王源同学,现在是6点52分了。”王俊凯认真地看了看手表,抬头面无表情地面对王源。在工作方面他一向是个严格的人。虽说跟王源也算是认识了,走在路上常常会接收到这小子灿烂的笑容然后点头打个招呼,但是鉴于他从来都没有因为私情包庇别人的想法,他并不打算让王源衣冠不整地冲进校门。更何况他已经迟到两分钟了。

“主席早上好!”

“……王源,我的意思是,你迟到了。”

“啊,我跟你讲啊主席!有外星人要害我!”

“啊?”

“他们偷走了我的闹钟!”

“……”

“我又没有吃到上次说的那个鸡蛋饼!”王源抿着嘴一脸悲痛,“加甜面酱的!”

“你的意思是……是不是……睡过头了?”王俊凯觉得自己这么努力地从王源乱七八糟的话里面挑出一条能称得上是“逻辑思维”的线来,已经算得上壮举了。

“不,是外星人的错。”

“可是这个迟到的理由啊。”再摆出严肃正经的样子面对他,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蠢的事情。王俊凯这么想着,打开执勤登记本,低着头边写边念:“高二……九班……王源。六点五十二分。”

“主席!你怎么这样!我的心好痛!我的理由明明名正言顺!”王源像是发泄一般奋力地拉扯自己的书包带,朝着王俊凯大叫。

“不然还能怎么样。”王俊凯合上本子,扬起下巴看他。

王源低下头去,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去学生会室偷看到今天是你值日的日子,我才故意磨磨蹭蹭到现在才出现在你的眼前哦。你肯定不知道我远远地看着你皱着眉头拦下一个个没带胸卡的骑车的没穿好校服的,看着你跟小女生们温柔地点头微笑虽然你都不认识她们,看着大部分时间里的你站得直直的面无表情地扫过每一个路人,下巴就像现在一样微微上扬,眼神冷冷清清的,莫名其妙的像个玻璃制的鱼缸,里面游曳着血统高贵的热带鱼。

见王源不说话,王俊凯有些尴尬,于是又加了一句:“校规第三条,按时上下学。名不正言不顺啊,小王源。”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脸庞明明稚气未脱,却已经有了开始成熟起来的感觉,轮廓渐现。

王源拉着书包肩带,站得直直的像个乖乖的小学生,然后笑眯眯地问他:“喂,主席。如果,做你男朋友的话,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顺地迟到了?”

王俊凯身体轻微地颤抖。一个男生对自己说这种轻薄的话,一时间居然没有感觉到恶心,反而是他这边尴尬甚至紧张起来。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耳朵异常诚实地红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暴露了表面故作镇定的主人慌张的内心。

“哈哈哈王俊凯看你那样儿!开个玩笑,别当真了吧你。”王源笑得更开心,眼睛眯得更欢喜。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忍不住想把这个骄傲的鱼缸打碎看看,忍不住看那条蓝莹莹的鱼儿跟我一起落在泥淖里,翻滚挣扎。……我一定是疯了。比我过得好的人多了去,甚至我敢说那边那个被罚扫校门广场的小学弟也比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是为什么我就这么的关注你呢?大概,大概是你皱着眉头的样子特别好看吧?那种居高临下的却异常脆弱的感觉,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作出,但偶尔这样的气场散发出来就像是引人上钩的饵料。我很喜欢。因此非常想看看它被我亲手摁灭了的场景呀。

 

王俊凯此时心情简直不能用“想抽死自己巴掌”来概况。男生之间开个这样的玩笑大概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吧?自己一下子比被告白了还紧张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他抿着嘴不肯讲话,却是终于把头低了下来盯着自己的脚尖的地面,似乎想要洞穿那可怜的水泥地面。

睫毛低垂,如同半闭的黑色眼眸。而它的主人已然方寸已乱。那条鱼开始游得慌慌张张,连翅羽似的鱼鳍都来不及摆动原来漂亮的轨迹了,主席先生。王源满意地看着王俊凯无助地舔了舔下嘴唇。那嘴唇十分柔滑,宛如美极了的水蛭的环节。

“生气了?我就开玩笑嘛。”尽管知道对方并不是生气,但还是装着无辜的样子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事……”

“那就好。那商量个事,既然上次我翻墙都放过我了,今天也才不过迟到两分钟,一起算了吧。把我名字划掉行不行?”

……好自然而然的得寸进尺!但嘴巴抢在意识之前回答道:“……嗯。”

“谢谢主席,主席最有爱心了!”王源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与人畜无害,宛若朝阳不偏不倚。他从身边跑走,边跑还边转身向他挥手。

王俊凯呆呆地与他挥手。大概是严谨惯了,他对周边人事也格外敏感细心。他发现自己对于这个总是以弹力球形式对话的男生的感情好像是异乎寻常,他的轻微举动都能在脑海里留下印象。另一方面,他总觉得仿佛王源的每一个动作下都隐藏着深意,每一个笑容下都流淌着暗涌……天哪,王俊凯,你在想什么。他甩了甩头,心想,思想复杂的人是自己才对吧?对着一个男生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认真你就输了。不是吗?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撕下了写着王源名字的那张登记表,揉成一团塞进口袋,转而在本子上写上了“无迟到”。

 

 

“……这一段应该是调动情绪的,你写得太平淡了,再改改。这一段条理不对啊,应该先总结再散发。还有这一句,加在这里是不是有点突兀?……”

王俊凯俯在桌前,看语文老师在自己的就职演讲稿上圈圈点点。他本来就不擅长文字工作,语文一向是他很头疼的方面。当初竞选的时候完全是靠自己有目共睹的能力和工作成果取胜,但这次要在全校面前做学生会主席就职演讲,这份演讲稿相当重要。他也是写得要死要活。可就算这样还是被老谢带着老花镜盯了半天训了半天,不仅让他有点怀疑人生。

“王俊凯啊,”老谢摘下老花镜看着他,“我知道你可能不擅长这个,但是这个稿子有多重要你也是知道的。新任学生会主席在全校面前第一次亮相,好的演讲会给你大大加分,以后的工作会顺利很多……”

“嗯。但是我觉得我写不好。”应付议论文就够呛了,更何况是这种需要激情与辞藻堆砌的演讲稿。王俊凯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不足。老谢似乎也不知该怎么办,挠着头想法子。

“报告——”熟悉的清朗声音传来,带着其主人特有的愉悦气场。王俊凯一转头就看到王源拿着作文本又蹦又跳地跑了进来。他径直冲到办公桌边把本子拍在桌上,欢快地说:“谢老师!上个礼拜的随笔我补好了!”说完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少年,笑嘻嘻地说:“又见面啦主席!你怎么看上去这么忧郁?”

王俊凯盯着桌上的演讲稿,朝他努了努嘴。王源眼疾手快一把抓过老谢手里的纸看了起来,没看几眼就叫起来:“这个是你要作的就职演讲吗?开头怎么怪怪的。”

“……有这么明显吗?!”王俊凯深受打击,心窝子好痛!

王源抖了抖那张稿纸,认真地说:“首先层次就不对吧。你怎么先表决心再自己介绍的……话说这写得也没啥气势诶……”

“给我留点面子……”王俊凯捂脸。

“王源说的很对啊。”老谢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要不王源你帮他改改吧。交给你了,好好完成这个任务,我就不追究你上上周的随笔也没写这件事了。”

“谢老师你是怎么知道我没写的!……啊我怕我改不好啊。”王源瞟了一眼身边愁肠百结的王俊凯,忍不住要笑。看来是遇到麻烦了嘛。

“相信你啦,毕竟我刚给你的随堂作文打了最高分啊。”

“谢老师,你是不是自己懒得改……”

“哈哈哈怎么会……呃锻炼你的能力是不是?好好加油啊。”老谢挂着憨厚的笑冲他们挥挥手。王源看起来很乐意地点点头,另一个倒还一脸郁结。他看着他们走出办公室。他倒也不是想偷懒,只是非常期待王源会给改出怎样精彩的文章来。他接班之后第一眼见到这个转学生时,他正乖乖地一个人坐在教室后排,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绿油油的银杏发呆。后来终于和他单独交谈,他发现王源笑得格外单纯好看,就像他写的作文一样带着少年意气,让人过中年的他仿佛也能从中找出一丝年少时的意气风发来,于是总是毫不犹豫地打下高分。但他也听同办公室的女老师八卦说,这孩子是被上一所学校劝退了才转来南明,总觉得不该相信。不过是调皮了一点的男孩,哪里会有劝退这么严重。

忽然他看到,王源拉住王俊凯的手腕,微微踮起脚尖,笑眯眯地贴到他的耳边讲了些什么。王俊凯愣了愣又点点头,侧过面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出来,眼神飘向走廊边略有些泛黄的银杏树叶。

夏末秋初的午后阳光闪亮却不刺眼,给少年们勾勒上一圈毛茸茸的光边正是恰当合适。大概只有年轻时才会有这样的情愫,暧昧不明模糊不清,连自己都抓不住要害。那种可爱的心情看起来那么美,美得让人想笑。那属于年轻时,属于阳光照在眼皮上,午睡醒来听到空气中有细碎的翻书声和钢笔书写声的时光,属于身穿校服的少年,属于夏末悠长岁月。

老了啊。谢老师这么想道。







九十四岁的太婆过世了,一个周末都在忙丧事,昨晚熬夜到发烧TmT

愿她安息。

评论(11)
热度(83)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