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三】

3.我这一生最大的败笔

放下上任学生会主席写给自己的工作安排和注意事项的长篇大论时,王俊凯一抬头发现教室里已经空空荡荡,只有几个用功的同学还在埋头写字。晚自修下课,大部分人都急急忙忙地走了。从教学楼里走出来,人影已经稀稀落落的,路灯昏黄把影子拉成扇形。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早上王源无辜暧昧的表情和他今天在走出办公室之后贴在自己耳朵边说的“明天五点半我在空教室等你”,心头微微一颤,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当他拉住自己的手腕的时候也是这样,全身似过了电。那种感觉无法以语言描述,像是静静潜伏在他身体的黑暗里的、莫名骚动、撕扯着他的,像一只小野兽伸出爪子挠个不停。

有病。他自嘲地笑了笑,走出校门,走进对面熟悉的小街。

小街上的灯灭得差不多了,只有昏昏沉沉的路灯光,射下来时看得见化学老师所说的“光亮的通路”。他走过已经关门的早餐店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大概就是王源天天念叨的鸡蛋饼店。真的有这么好吃吗,明天要不来尝尝看?

——还可以帮王源带一份。

……这个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交情,用得着这么心心念念的?王俊凯又皱起眉来。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人,一言一行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一举一动都被大脑固执地铭刻。

——“如果,做你男朋友的话,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顺地迟到了?”

变态!他低着头用力地踢开了脚边的小石子,心里五味杂陈,却没有看到前面三个绰绰的人影浮动。

“呀,同学,这么用功!这么迟才回家呀?”

王俊凯听到这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他大概也听说过本校的学生回家路上被堵住勒索钱财的事情,现在看有三个游里游气的青年靠近自己,心说该不会这么倒霉被自己碰上了吧。他站住不动,等待那三个神情姿态都很做作的人慢慢走出路灯的阴影。

“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能‘借’点钱吗?”领头的一个点了根烟,姿势夸张地抽了一口。

果然。看来只能破财消灾了。“……要多少。”

“还挺爽气的。”那青年笑了起来,刘海长得看不见眼睛。他慢慢走近,突然间喷出嘴里的烟气,王俊凯顿时鼻腔一阵紧窒。

他一向极度讨厌烟味,再加上这个人浑身都实在是恶心,他忍不住恶向胆边生,不愿做声。

“哟,怎么不说话啊,嫌我配不上跟您聊人生哲学,南明的高材生?”那人叼着烟斜眼看他,“我还真看不惯你们这种人,人模狗样的。高材生?高个屁。”说完又把一口烟喷在王俊凯的脸上。一阵烟雾缭绕里王俊凯莫名其妙地来了火气。今天一整天被王源搞得心神不宁,现在又来这么一出,他觉得脑子里神经都在发烫,冷冷地说:“……刘海,是不合格的。”

“什么?”那人愣住了。

“我说,你的刘海,是不合格的。不能过眉。”王俊凯拿手在眉头处划了划,“你连这个都不合格,难怪只能来向我们南明的学生‘借钱’。”

“我靠,你找死啊!”旁边一个带着耳钉的青年破口大骂。

“请注意用语文明和措辞文雅。”王俊凯就像在学校里纠察一样,缓缓说道,并且微微一笑。

三人没有回话,而是阴沉着脸渐渐逼近了他。气压一瞬间变低。

王俊凯咽了咽口水,心想着到底是谁找死,撞在他郁闷劲头上。以这个距离出拳,应该能把这个为首的打出去,但是同时旁边两个人又会扑上来了;转身跑呢?对方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埋伏,而且不一定跑得过人家……大脑飞速运转,但似乎并无万全的脱身之策。

——忽然,他听到了暴躁的轰鸣声。那是摩托车的爆鸣,如猛兽从沉睡中苏醒一跃而起威震山岗。那种叛逆的、蛮不讲理的危险感觉居然有些熟悉的意味。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为首的混混已经被不明的高速飞行的物体砸中,仰面摔在了地上。同时他被大力地拉住手腕狠命拉拽,脱离了那个前一刻还气氛压抑的包围圈,紧接着身体就撞在了冰凉而坚硬的物体上。隔着汽缸轰鸣,他听到少年清朗的声音在此时变得急躁愤怒:“妈的主席你这个人真他妈不省事!一没看住就要跟人家杠上了?!快点上车!”

想也没想他就顺着那双温热的手的牵引跳上了神兵天降般的机车。还没坐稳他就听到钢炮怒吼起来,一瞬间里和风声一起割裂了空气,将咒骂声痛快地甩到了光年以外,耳边只有王源的吼声:“你他妈是不是傻子?!人家有三个人你还真敢硬碰硬啊!”

“我靠你开慢点!我要被甩出去了!”男孩子碰到摩托车简直是不可调和的兴奋。王俊凯感觉喉咙里咕噜着一阵野兽盼到了黎明一样的快感,不知觉也跟着这暴力的冲刺一起粗鲁了起来。

“你抓住我啊!开慢点被追上来怎么办!”王源别过头大声喊道。

简直是强盗!王俊凯依言抓住他腰间两侧的衣服,直接扑到他的后背上对着王源的耳朵大喊:“你怎么会来啊——”

“老子等你等到现在!本来只想看看热闹的!谁知道你这么会惹事啊?!”

“干嘛等我啊——”

“带你去兜风啦!像少年啦飞驰!”王源笑了起来,声音散开在风中,无比开怀。

“谁要你带去兜风!”虽然风打得脸生疼,但是并不妨碍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他松开了抓着王源衣服的手,喊道,“停下!我要回家了!”

“不行啊我没有驾驶证的现在停下来被交警抓到咱俩一起完蛋——”王源尾音飘起来,蛮横而无辜,天真而任性,“你放手了小心摔下去!又不是小娘们你羞涩个毛啊!抱紧点不然我不给你负责!——别扯我衣服,老子要被你扒光了!”

“妈的你活该被扒光!”王俊凯被风吹得睁不开眼。心想王源之前怕也只是开开玩笑,现在再扭扭捏捏说不定要被他误会了,于是索性一把环住少年细瘦的腰间,勒得很紧,把脸埋在脊背中间深陷的凹处来躲风。王源的背还不是那么宽阔,而且瘦得蝴蝶骨硬硬的戳人,但在暴躁的风里显得异常温暖。可是不知是车在冲风抢路身随车转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感觉到怀里人的身体微微震颤着,仿佛倏地会流出泪来。

“……王俊凯。”王源的声音忽然轻了下来,尾音发抖,像是被重物所压。

“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是认真的。

王俊凯什么都听不清,只觉得耳膜要被风割得炸裂了。他愤怒地喊:“你是不是故意的!我说了我听不见!”

“没事啦——”王源又提高了音量,“我是说,你抱紧点!……你指路!我带你回家!”

“好——下个路口左拐!”

 

 

在看到那混混把烟喷到王俊凯脸上的时候,王源说不清楚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弹了起来,脑子里的弦一瞬间统统崩断,以前混日子的时候那股小狼一样凶狠的性子又起来了。一直在小巷子里等王俊凯出来的他那时已经蹬上摩托车,之前想看那个高傲的学生会主席出糗、乖乖向“社会恶势力”低头的心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不可名状的愤怒。

杂碎,你碰的是谁的东西?!

可是还没来得及扭转龙头,他就看到王俊凯依旧站得笔直地,伸出食指,在刘海处慢慢地划了一道,表情冷漠地对那三人说话。他的侧脸线条晕着光线显得清决,眼睛同灯光重叠的一刻就像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夜光虫——虽然他觉得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男人很倒胃口,但他还是觉得那应该是“妖艳”的。而周身那股似乎是藏在骨子里的偶尔才逃离出来的戾气那么熟悉,熟悉得让他能想起他离开原来的家的时候打在脸上冰凉的雨滴,想起从前踢爆凳子从校长室摔门而去,想起曾经在网吧里眼睛血红地凶狠地豁了命一样熬夜,想起翻墙逃课被老师拽下来的时候一膝盖的血肉模糊,想起晚上趁妈妈睡着了趴到她的床前摩挲她的手指,眼泪悄无声息被倏地吸进床单里。

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没了力气,松开肌肉绷紧的手,坐在车座上。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他之所以这么关注这个少年,大概就是像野兽嗅到了同类的气息那样。在这个荒芜的粗糙世界里相遇,根据对方身上的气味来判别敌友,这样的方式原始而粗暴,因此现在已经少见。然而那个少年笑起来所散发的干净的阳光味儿和他的如出一辙,眸色漆黑气场乍起的暴躁桀骜也与他好像师出同门。想要触碰他,激怒他,甚至伤害他,毁灭他——都只不过是同一个噱头,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与可怜巴巴的孤独小兽,在遇到陌生而熟悉的同伴时颤颤巍巍地伸出爪子时所渴望的一样。

你与我如此相像,为什么不留下来与我共同劈开星路,逃出这个遍布废墟的地球呢?

所以王俊凯笑起来的时候,他听到了心脏里的野兽被唤醒了发出长嚎,甚至感受到了它稚嫩的杀气和快意。那时手掌心也抽痛起来,又酸又麻。但似乎又并不是生理上的疼痛,这疼来自其他地方,就像一场大雪一点点地覆盖了五脏六腑。王源不得不深呼吸一下,再一下,狠狠握住了车把手,大力地扭转它。但这疼痛并没有缓解,他反倒是听到了更为真切的足音。

——汽缸点火,欢快地尖锐地高歌起来。他决定就像梦想中的骑士那样冲锋过去,像摩西劈开红海那样劈空而去,带着这个好不容易遇见的同伴逃离埃及。

所以扔出随手捡的易拉罐的时候毫不犹豫,但拉起那人冰凉的手腕的一瞬间就无法呼吸。

掌心疼得酸涨。

我他妈,该不会,真的喜欢你了吧。

 

 

“王源儿,到了到了,这里右拐进去就到了。”王俊凯一路“左拐右拐”地叫着,喊得嗓子生疼。幸好是终于到家了。大风呼啸的夜里,小区里点灯的窗子能得到特别柔情的暖意。他抬起头看那一扇扇亮灯的窗子掠过眼前,如同从小渔船上仰望夜的海上漂浮的豪华客轮。他不经意间抱得更紧了一些。

“别抱这么紧,被你勒死了。”王源放慢了速度,声音也变得稳定下来。

“冷。风太大了。”

王源缓缓刹车,奔驰已久的摩托停了下来,排气管呼呼地喘气。“下来吧。”

王俊凯长腿点地,轻松地跨了下来。他看到身边的自动贩卖机,愣了愣,转过头问王源想不想喝点什么,他请客。

“主席这么大方,我好荣幸啊。”王源对着后视镜理了理被吹乱的刘海,“一罐雪花就行啦。”

“王源,那个是啤酒。”

“我当然知道……”王源脚撑在地上,踢下摩托车的支脚,“又不是没喝过。”

硬币清脆地被投进贩卖机,叮咚作响。王俊凯说:“我还真没喝过……我有点酒精过敏。”

“真的假的!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啊。”王源夸张地叫起来。

“只是有点!有点而已!”王俊凯给自己按下一瓶茉莉花茶。以前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自己这个有些丢脸的过敏源,今天怎么这么轻易就说出口了。大概是被风吹傻了。他弯腰取出雪花和花茶,把色彩鲜艳的那一罐抛给王源。

王源一伸手接住漂亮的抛物线,“啪”地拉开拉环仰起头就喝,喉结畅快地滑动。喝完低下头,舔了舔唇角,嘴唇晶亮亮的。

还挺好看的……男人喝酒的样子。王俊凯心里痒痒的。

王源发觉了王俊凯怔怔地看他,端着茉莉花茶也不喝,于是笑眯眯地问他:“主席,想不想试试看?”

“嗯……”王俊凯没忍住,迈步上前接过易拉罐,里面气泡哔哔啵啵地响,一股辛辣的味道冲鼻,让他有些兴奋。就喝一口应该没事吧?他安慰自己,又像是给自己越轨找了个可爱的借口。他像王源那样仰起头喝了一口,却被苦涩麻舌的味道呛到了,连连吞下,把酒递回给王源,低下头猛烈地咳嗽。

“有这么难喝嘛……啊你第一次喝也正常啦。以后就会觉得好喝起来了哦。”王源接过酒又喝了一口。嘴唇触到边沿的时候感觉非常。一想到上面大概沾有对方的唾液,喉头便是一紧。

王俊凯咳得眼睛红红的,抬起头瞪王源:“真不好喝啊。……算了,这种出格事我还是少干为好。”

“出格事?这算什么。”王源晃了晃手里的罐子里的酒,“格律也好,界定也好,规则也好,这些都是骗人的。就算你遵守了也不一定能善始善终。相反的,说不定还会死的很惨呐。”

“说什么呢……”

“真的嘛。你信不信我以前也是像你一样乖哦,或者说比你还要像好孩子……毕竟那个时候的我才不会挑衅勒索的小青年。”王源抬眼笑了笑,“我呀不过是想求爸妈好好在一起,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遵守一条条好孩子守则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呢?”王俊凯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又为自己毛毛躁躁而有些后悔。

王源不回答,又仰起头喝酒,这次定了很久,慢慢地喝完了剩下的液体,甚至最后还晃了晃罐子,等待最后一滴流进嘴里才放下。他低下头,安静地看着王俊凯的脸和颤抖的嘴唇,似乎过了很久才开口说:“后来嘛,离婚啦。真没劲。”

这个世界总是这么恶俗没下限,把最狗血的结局仓仓促促地推给人看。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我不该问。”

“没事啦。我只是想告诉你,戒律规定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意思。你看过《海上钢琴师》吗?里面有一句台词特带感。”王源眼睛亮亮的,像是冬日天空里凛冽的星辰,“fuck the regulations.

王俊凯默默走进了跨在机车上的少年一步,忍不住伸手把他把一撮不听话的头发抚平。他忽然温柔地笑起来,说:“想想我今天,干的出格事也够多了。早上徇私枉法放走了一个迟到的小朋友,晚上差点跟小混混打起来,坐着无证驾驶的黑摩的回家,还他妈喝了一口酒——我这辈子还没这么出格过你信不信?”

“我信啊,主席说什么我都信。”王源突然松手,空空的罐子砸在地上发出清亮的声音。那余音还未完,他突然把手环住了王俊凯的腰,用力向自己拉扯。少年的胸膛在下一秒就贴在了一起,心脏跳动清晰入耳。

“……放开。”王俊凯声音颤抖。

“可惜出了学校,主席你就没得管我咯。”王源笑得熟悉,蛮横无理却无辜甜美,像个可爱的小强盗,“介不介意再出格一点?”

王俊凯觉得心该顺着喉咙跳出来了。

下一秒,温暖的唇覆盖了上来,柔软得像水果软糖,却庄严得像一个誓言。

我们不能靠活着的惯性活着,是不是?

如果说我不能喜欢上你也是一个戒律,那就让我打破它吧。





摩托车只是我的私心情节而已!履风少年和小野兽!嗷嗷嗷嗷!

话说这个故事自己长脚乱跑了……跟我原来的大纲已经半毛钱关系没有了【手动再见】

今天早上闲着蛋疼扫了扫罂粟,黑历史到哭粗来!如此玛丽苏!如此ooc!擦这装蛋的文笔!这扯吊的剧情!妈呀我真的都忘记掉了我还写过这些东西TwT……总之我体会到了白大大看神州沉陆的心情!orz

好啦,那么大家下周再见!(。⌒∇⌒)

评论(29)
热度(126)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