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四】

4.Don't panic!

规则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用来规范事物,比如交通规则,比如图书馆规定;另一类则成为了事物本身,也就是说,离开了这些规则,事物就变得没有意义,比如足球比赛的规则。总有卓越的人试图将我们生活的纷繁复杂的世界尽量总结得清晰明了,至少让它看上去容易把握。

——比如说,校规第十条,严禁男女同学交往过密

当王俊凯清晰地感受着另一个少年缓慢的、粗重的、炽热的呼吸的时候,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一条饱受吐槽的校规。虽然说南明是重点中学,但是正如所有似曾相识的青春里的场景一样,拉着小手的情侣在校园里屡见不鲜。王俊凯每次站岗检查的时候面对这些人总是很头痛——搞什么,抓住问班级然后训话也不是,装瞎没看见也不是,让时任纪检部部长的他相当为难。但是那时候的自己想到过吗,在某一个晚上,路灯像这个城市模糊的月光一样打在他冰凉凉的脸上,照成温情的灰白色的时候,自己会被人这样揽着温柔细心地亲吻,唇舌缠绕,呼吸交织,目光火杂杂碰撞,一瞬间天塌地陷。

……过马路要走斑马线,红灯停绿灯行,上公交车请主动投币,燃烧都是放热反应,使用韦达定理前要先验证△大于0,等比数列的公比不为0……脑子一片乱哄哄的,各种莫名其妙的心照不宣也好明文规定的也好的规则,你方唱罢我登场,和这个至今还没有停止的吻一样让人晕眩。你们这时候冒出来是什么意思,来讽刺我的越轨?不,我没有,我怎么会违反它们。我是学生会主席啊。而事实上我也没有,不是吗?男女同学交往过密,男女同学……开玩笑,我没有。因为,因为——

对方也是男人啊。                                   

 

王源放开了怀里颤抖的少年,帮他理了理弄皱了的领子,然后轻声说:“好啦,你看,出格出得功德圆满了。”

王俊凯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别生气啊……”王源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声嘟囔。

“……我回家了。”王俊凯低着头后退,再绕过那辆已重新变得冰凉的金属机车,努力让自己走得像平常一样笔直而沉稳。王源没有回话,但他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在后背上如追光灯般照出了一个小小的范围,正在暖暖地发烫。进了单元楼他却没有开灯,而是慢慢走上台阶,直到拐角处,他确信王源已经看不见他了,于是膝盖的支撑仿佛啪地一声断裂,双腿一软半个身子就狠狠摔到了扶手上。

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兵荒马乱。妈的,还有什么形容像我这么狼狈的词吗?

 

其实王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真的一个不小心没忍住,对着那张稚气未脱却已经轮廓分明的脸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就吻下去了。当王俊凯把手环在他的腰际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头脑发热了,掌心的酸痛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地袭来,最终在看到他被啤酒呛得双眼红通通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触到了那柔软的嘴唇的时候还想着,本来打算好一点点来的,这下完蛋,对方就算是现在一记老拳正中门面自己也没话可说。而更担心的是,这个故事会这样仓促地开头就收尾,他将永远地丢失这个得来不易的搭车伙伴。可是王俊凯只是重重地抖了一下,眉头紧皱却异常温顺地微微张开了嘴,感觉得出是青涩的,生疏的,小心翼翼的,像个孩子那样紧张而热切地体验着所谓的“第一次”。

“第一次越轨”等于接吻,王俊凯你的人生也蛮无聊的。

——当他看着王俊凯背对着自己离开,硬着头皮走得直挺挺的却看起来下一秒就会摔倒的时候,这么想道。死要面子活受罪。他心里涌上来一阵广袤的温柔,忍不住就低头暗笑。你怎么这么不可爱。

那一刻,王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准确的说是一大串问题。那些问题是他烂熟于心的,因为在很多个夜晚他坐在网吧或者屋顶都会想这些个不知底细的问号,但它们像妖魔一样没有真相。此时它们却不管不顾地在这个本该对那人的背影道一句“晚安”的时候跳了出来。这是不是说明,现在,他找到答案了?

车钥匙插进摩托,机油又开始了燃烧。

我想要未知的疯狂,想要深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把钥匙插进门里的那一瞬间,这四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弹出来在脑海里张牙舞爪,让王俊凯一下子慌了手脚,哆哆嗦嗦好久才顺利扭开了锁里的弹簧。

打开房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家常气息终于是让王俊凯稍稍喘过了气。照例对着空空的房间喊一句“我回来了”,就算只听到微弱回音也觉得有了点底气。

打开手机发现果然已经有未接来电了。也是,比平常回家已经要迟了半个小时左右啊。他闭上眼轻轻地深呼吸,直到感觉心脏的跳动恢复到正常水平,才郑重地按下了通话键。响铃不过几秒,就听到了略带急切的声音:“小凯,今天怎么这么迟?才刚回家?”

“跟同学一起走回来的,路上聊聊天走得有点慢,回家就迟啦。”王俊凯一面说着一面走进卫生间,“没事儿的你别担心,妈。”

“没事就好,妈这不是担心你有什么事吗。”

“好好好,我的错。”他笑着说。

“诶我说——那同学男的女的?”

“妈——你想什么呢。”王俊凯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笑得又无奈又温柔,却忽然瞥到了自己的嘴唇。心脏像被猛击,蹭地加足马力跳动,“是……是男同学。”

电话那头略略沉默了几秒,“……哦,男同学。”母亲似乎欲言又止,“小凯,当初送你来南明爸妈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毕竟离家这么远,爸妈照顾不到你。还好你从小懂事,妈妈就算给你租房子你一个人打理自己妈也放心。但是你要记得……不能分心啊。要以学习为重……”

“妈……你讲过很多次啦。我知道的。”

“你知道,知道什么呀。听赵老师说,你是不是又跑去选什么学生会主席了?我不是说了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吗?你……”

“这个不冲突啊妈,”他有点倦,“我跟您解释过很多次了。”

“……”母亲又沉默了一会儿,“你自己知道就好,反正书还是靠你自己读……”

“知道啦。”王俊凯叹了口气,又把语调放回刚才的温柔,“时间也不早了,妈你早点睡,我再看会儿书。”

“好好好,妈不打扰你。你也早些睡,天凉了多穿点。”

“好的好的,晚安,妈。”

放下手机,王俊凯对着镜子有些出神,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仿佛那是定时炸弹。而上面存留着的另一瓣唇的柔软触感就像火药,易燃易爆。王源的舌尖伸过来的时候甚至有些羞涩的意味,并不像他平时看起来那么轻狂。而那个吻也不同于他之前带着自己一骑绝尘的暴力,而充盈着清新的少年味儿。那是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呼啸而来,把他的灵魂干脆地砸出一个黑洞。他忽然自嘲般想道,要是妈知道了今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她会不会更愿意他是跟女同学回来呢?

按常理,他也该像所有血气方刚的男孩一样,默默地或大胆地关注着某个女孩,在吵吵闹闹的教室里侧耳倾听她银铃般的笑声,或只是期待她从窗前那么匆匆地路过,留下一个甩着马尾的背影。然后找个机会接近她,跟她打招呼说“这么巧你也在这”,运气好就能要到QQ号长久地等待她上线聊天,从幽默渊博体贴入微到略带大胆的玩笑调戏循序渐进,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候用从书上学来的情话生涩或故作老成地告白。牵手,拥抱,亲吻,争吵,猜疑,分手。但仍然是彼此最美好的年华里明亮的回忆。多年以后相会也是温柔一笑泯恩仇。

但是现在自己的境地,与之相比简直是形同陌路。闭上眼睛的时候他想起路灯下王源透明般的笑容,就像树冠一样被映得透明。说透明也不确切,总之是一种令人惊喜的光泽——不似凡尘俗物。

那个少年与自己十多年来所习惯的世界和一切安分守己的规则格格不入,领着他兴奋地踹开了那些条条框框,眼睛亮得像只动物。

——介不介意更出格一点?

当时他不知被什么东西施了妖术,居然在心里回答:如果是你的话,也许就不介意了。

于是事随人愿。从小到大习得的各种规定戒律准则在脑海里群魔乱舞。这是对于自己违反规则的惩罚,我知道。我知道的,别再提醒我了。校规第十条,严禁男女同学交往过密。我知道,别说了,别说了。

——那同学男的女的?

男的。

完了。他仓皇失措地猛地打开水龙头,开到最大。水喷涌而出,宣泄着被节约用水的人们压制了太久了的愤怒。他双手接住很激烈的一捧水再把它们泼到脸上。又猛地关上水龙头,那时他有种错觉,觉得是自己的力量遏制了一场浩浩荡荡的暴动。他抬起头看镜子里挂满水珠的脸,觉得那竟然有些陌生。

他又轻轻地深呼吸,对自己说,王俊凯你完了。与此同时心里开始慢慢涨潮,一波又一波的疼痛推涌着沙子拍到海岸上。那是我无法回头的路了,妈妈,你会知道吗?我,我不是你所期待的好孩子啊。这种放肆的快感让他隐隐有了上瘾的念头。他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如此热烈地期待着这样一种“完了”。

完了。他在心里重复。多么决绝,多么壮烈的一个词啊。

 

 

 

第二天傍晚,五点二十分。

王源提前了坐在空教室里,看着昨晚回去熬夜给王俊凯改的演讲稿,心里担心的却另有其事——之前约了王俊凯是今天下午五点半在空教室等,但是昨天这么一折腾,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来?万一他真的生气,或者觉得他这么做恶心,想要远远避开他怎么办?或者说,在品尝完新鲜刺激的“第一次”以后就不愿再与他保持关系,又该怎么办?但归根结底,他还是不知道答案。只能像薛定谔那只倒霉的猫一样在笼子里躲着,等待教室门开的一刹那,走进来的人跟放射性原子一样来决定自己的生死。

咋这么怂。王源烦躁地挠头。拜托了老天,不管你叫什么,耶稣也好如来也罢,我今天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的,少了主角我说给鬼听啊?!

“咔哒”一声,教室门,或者说是笼子开了。放射性原子就要撞击我了——我就是那只被虐的猫。来吧,撞击吧,看看命运会把指针指向哪个二分之一的可能性呢?

“对不起,来迟了。”

“不……我只是提前到了。”王源下意识地回答,长出了一口气。看对方表情还是那样冷冷清清的没有多少额外的情绪,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呢,约我来这里干嘛?”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的课桌,拉开椅子坐下。空教室一般用来做竞赛辅导用,鲜有人打扫,一推门进来就闻到亲切的尘埃气息。窗户也没人关,大大敞开着,白色的窗帘如逃不及的亡灵飘动。夕阳从天空破开的口子里浮动出来,落日的颜色无遮无拦地倾泻进来,水波荡漾,照亮了王源另半边脸。

“给你看看我改的演讲稿。”王源用手展了展桌上的稿纸,“下周就要讲了吧?我怕来不及赶出来的。”

“……谢谢。”王俊凯拿起稿纸大致扫了扫,忽然问道,“就这么一件事,你要约我来这里?”

“啊,这个……”

“亏我还特意把学生会的小组例会推到明天了。”

“不好意思啦,”王源双手合十,“我昨天的打算是找你来,两个人独处气氛好容易攻略是不是?可是你看现在好像不太有必要了……”

王俊凯抬眼瞪他,“什么攻略不攻略的,你是不是galgame打多了?”

“诶——主席你也玩过吗?”

“……听说过而已。那种虚拟的东西,我不是很有兴趣。”

“好啦我也没玩过的。但是,你就没想过谈次恋爱看吗?不然青春真的是好浪费!”

“兴趣不大。”

“……喂,我已经想象到你以后天天做做报表开开会却干干净净一条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完美钻石王老五形象了。”

“闭嘴。”王俊凯耳朵红红的,低头假装看稿纸。

“我昨天就想说了,”王源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稿纸,“你这样装模作样的,多不可爱。耿直点撒。”

“你还好意思提昨天……”王俊凯没得装模作样看演讲稿,只好愤怒地瞪王源。

“怎么不好意思。喂,你要不要试试看,”王源的脸忽的在眼前放大,“再来一次?”

“……不要。”王俊凯下意识地后退,咬紧嘴唇。

“我说你这个人,思想怎么这么狭隘。”王源看了看他的嘴唇和一脸戒备笑了起来,“我是说,不如再干点好玩的事儿?”

“不用了,”王俊凯垂下眼不去看他,声音却弱下来,“一次就够了。多了会上瘾。”

“有什么不好的。”王源又坐回原处,托着腮盯着空空的黑板看。王俊凯也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沉默就像细细的粉末悄然漂浮在了空中。那是来自特殊空间的成群的飞蛾刚撒播的细粉,在夕阳的光线里柔软地跳舞。

过了一会儿,王源突然问道:“王俊凯,你说,高中还有两年,你想做什么?”

“嗯?”

“努力学习当学霸吗?还是尽全力当好学生会主席?社团、协会之类的呢,参加吗?或者是竞赛辅导争取保送?”

“你想说什么。”

“那,翘课呢?跟兄弟一起通宵呢?或者说得假惺惺一点,去体验青春无限的高中生活,然后勇敢地追逐梦想呢?”

王俊凯靠在椅背上沉吟几秒,问:“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王源没有理他,继续喋喋叨叨地说下去:“有没有考虑过今后的目标大学?专业?工作?生活的城市?择偶的对象?面对上司的时候媚笑的幅度?什么时候有孩子?孩子的名字?怎么教育他成材?然后,等你退休了做什么?养鸟还是打太极?还有孩子的婚事?什么时候抱孙子孙女?最后的最后就是——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呢?”

王俊凯没有继续徒劳的追问。王源这一串语调毫无波澜的问题让他害怕。任何一个都。但是毋庸置疑,这就该是一个完美的人生模板问答。也许死神——会跟你讨论绣花针法的亲切的死神也会这样问你吧:你,想以什么样的方式告别这个温情脉脉又冰冷无情的世界呢?

想得出神,他没有注意到王源蹭地站起来遮住了洋洋洒洒的夕阳,背着光身上镶了一道光圈。然后忽然间俯下身连着自己的眼前也一并挡住了,只留一片渍着金光的黑暗——不,不是他挡住的,是自己闭上了眼睛。

两睫交瞬之顷,嘴唇上的温柔触感与昨日如出一辙。

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王源表情与刚才的调皮无辜的孩子神情又不同。仿佛是电脑键盘上的切换键,让孩童一秒穿梭到了成年人。漆黑的眼像黑夜里的海面,听得见静静的海浪声。

“很可怕对吗。不骗你说,这些事情我已经想了很多很多次,想到自己毛骨悚然。你说,生活这玩意儿怎么这样?它已经定好了一切,它是规则,也是事物本身。这简直太不讲理了……我不想逆来顺受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人家按着我干着干那,我不行啊主席。我想逃,就算一步也好,离开这个既定的轨道。”王源促狭地笑了笑,轻轻地、温柔地捏了捏眼前少年的脸,“所以,这就是我对抗它的方式,你能明白吗?你能的,对吧?”

 





反正你们都知道我是柏拉图精神派的我也就不隐瞒了!!

十六岁的小爱情才是浪漫啊!!

就不夸夸我这一章的标题吗TwT我觉得是目前以来最走心的一个了...

就是喜欢写大宝的纠结戏=-=

评论(28)
热度(102)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