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脑洞 任性地不想取标题

一点都黄不起来 真的好难过。

夏秋的设定 运动会背景 跟正文无关。


“……那么,以上就是校长先生的讲话。感谢校长的致辞,也感谢各位领导对运动会的大力支持!”主持人激情昂扬地停顿,暗示学生们鼓掌。

有气无力的掌声。

“……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主席王俊凯同学,代表运动会行政人员宣誓!”

雷鸣的掌声和不明尖叫声。

在看到王俊凯今天认认真真地穿齐了一整套的学生会干部制服后,台下的不明尖叫声纷纷转为“卧槽啊!制服!嗷嗷嗷嗷!”“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卧槽好帅!!!!”

“你们能不能冷静一点……”刘志宏对着身边满脸通红的软妹们捂脸,内心却狂吼“卧槽男神真的好帅”。

白衬衫,西装,领带。笔直干净熨帖的在他身上也不显得老气横秋,反倒有一种青涩和成熟混杂在一起的气息。听着旁边的妹子们低声尖叫“妈呀三大杀器”,刘志宏恍恍惚惚地想到什么屠龙宝刀号令一出莫敢不从……然后可耻地,咽了咽口水。


不过可惜的是那所谓“笔直干净熨帖”只是假象而已。如果凑近了看就会发现王俊凯领带的结打歪了位置,只不过因为是纯色所以看不出色差;领口皱皱巴巴的,第一颗扣子也只是扣到一半,岌岌可危地挂在那儿,也许随时会弹开;西装的腰际皱褶痕迹明显,似乎是接受了蛮力的对待……万幸的是,台下千人离自己起码有一百米,大概是看不出自己的小小狼狈。站在麦克风面前的王俊凯自我安慰道。

突然,刘志宏听到了一个妹子清脆的、略不怀好意的声音:“诶我说,王源儿呢?”

“对啊,这种时候王源去哪了!”

“就是说……”

“呃,王源说他去上厕所了。”刘志宏默默地替兄弟解释,心里却想,都过去十分钟了,王源怎么还不回来?掉厕所里了?


“……在本次运动会中,我们保证一定遵守大会纪律……”王俊凯一个人蹲在后台的楼梯上读宣誓稿。一个个代表发言下来,他是最后一个轮到的。发言完了的学生和老师都留在了台上了,现在后台只留他一个人在昏暗的楼梯口念念有词。

搞什么,干嘛把我安排到最后一个,校长已经讲了十分钟了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主席?”清朗的、熟悉的嗓音,在校长激动到破音的声音里有些突兀。

王俊凯猛地抬头,看到王源倚着墙看他,笑得有些贼。“你怎么来这里了……擅自离队被发现要扣分的,精神文明队的考核从集会就开始的……”

“你怎么这么啰嗦……”王源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拽起来,“干嘛不起来。你还是站着跟我讲话比较好。”

“所以说你来干什么?我还要看一下宣誓词,还不怎么熟……嘶,等等。”王俊凯被不情愿地猛地拉起来,突然一阵眩晕,搅浑了身边幽暗的空气。

“头晕?”王源作关心状地拍上他的肩膀。

“有点……没事了。”王俊凯这才感觉到这仅容两人侧身上下的楼梯的狭小。最近低血糖是不是严重起来了,站起来一下就晕,好丢人。他有些羞愧地想推开王源的手。

王源意外听话地由他推开,眼睛眨了眨问道:“你还有多久上台?”

“不知道啊,那得看校长大人讲多久。”王俊凯无奈地笑,“估计他还要再讲十分钟。”

“哦……”王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之间把王俊凯轻轻一推,抵到墙上。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熟练地揽住了他的腰,呼吸在一瞬间清晰地扑到了瞪着眼睛惊慌失措的脸上。“那应该还来得及。”

紧接着校长的声音、聊天的声音、大风穿过狭长后台的声音都消失了,只留下熟悉的,缓慢的却略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像海浪一波一波地不停交织;以及柔软的唇舌滋味,也如大海一样汇集起来源源不断地赶来,又急急卷回,又再次回归,如此往复不已。


温柔的,耐心的,欲进还退的。试探的,旋转的,合二为一的。


浪潮退去。王俊凯有些恼怒地瞪他:“别闹了,我马上要上台了。“

“我又不急。反正不是我上台。”

“你这个什么逻辑……”王俊凯嘟囔道,“行了……说真的,你等我讲完再……”

“再什么?”王源撅着嘴一脸不乐意。

可能是少年扮可爱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王俊凯一点也恼不起来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暗戳戳地笑着咬下嘴唇,“你说呢?”

“你以为你说了算啊。”王源皱着眉头又凑上来,狠狠抓着王俊凯外套的腰侧,把他用肩膀顶住亲吻。王俊凯心里感叹这人怎么这么任性,却又恍恍惚惚地想他吻技是不是又变好了,怎么身子这么快就热起来了。

大概是王源的身体紧紧贴着的缘故,感觉得到他皮肤的温度和摩擦。温度一点点地上升,渐渐地,随着冗长而缓慢的吻,欲念在空气里爆开火花,噼里啪啦地把脑海炸出浪来。

就这样,呼吸他的呼吸,吸吮他的唾液,缠绕他的舌尖,传导他的温度,感受他的指节。十几米不到的地方校长在慷慨激昂地陈词,摄影师谄媚地三百六十五度连拍校长油光发亮的秃头,致完词的代表们坐在台上想打哈欠却强忍着。百来米外是千百少男少女的嘈杂声音,绿茵场上黑压压的人头攒动不停。而我在这里——领带被拉开,第一颗扣子也投降,城门大开,敌方的手指在锁骨上抚摩按压,一片羞人的红通通与白晃晃。

光是想想这样,王俊凯就兴奋到颤抖。舌头按部就班的缠动也变得紊乱起来。

在不知不觉中他拥住了胡闹的少年,于是身体的界限越发模糊不清。从绵长的吻里挣扎出来眯着眼看他,见他眉头已经舒展,闭着眼过分深情。于是又闭上眼睛,在未知底细的黑暗里接受他带来的呼吸困难。昏暗的狭小空间里弥漫着灰尘的气息,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楼梯口上的一口光线模模糊糊地变成了椭圆形,似乎要深深地包裹住他,就像母腹一样温暖。而正是因为母腹的缘故吗?王俊凯觉得非常的气闷,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

那就死好了。王俊凯,17岁,死于窒息——丢人。他如此乱七八糟地想道。

可惜下一秒还是活着,因为王源松开了他的唇瓣,新鲜的、可爱的空气又涌入了肺部。王源像只心满意足的猫一样笑着,说:“今天怎么这么配合我。那就这样吧,你读你的宣誓词去,我先回去了。”说罢退了一步像是要走。

“喂你什么意思。”王俊凯拉住他的手腕,“就跑来亲一下?”

“不然呢……你还想我干什么?”王源不怀好意地笑。

“不是……我没这个意思。”

“主席,我跟你讲过的,我最讨厌不诚实的人。”王源呼出的热气又冲到面上来,“想说什么直接说。”

睫毛颤动,眸里深黑不可知。“嗯……再来。”王俊凯似乎是很羞于启齿,轻声地说。

“什么?”

“再来……”

“你要上台了。”王源故作严肃状。

“亏你还知道啊。”

“那怎么办?”王源笑起来眼睛亮得像在发光,此时更是如此,里面闪动着不可言喻的火苗。王俊凯想自己的眼睛现在大概也是这样。他如同迎接黎明的野兽般兴奋而浑身战栗,压低了声音回答:“到上台为止,如何?”


——什么是满足呢?当你心甘情愿地沉溺于爱或本能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当王源又驾轻就熟地含住他的双唇,撩起他的衬衣下摆,把手探进去并触到肌肤的那一刹那,王俊凯这样想道。与此同时,青春期躁动不安的青涩情欲轻轻松松地爆炸,一种缠绵的气息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氤氲上来。牙齿相抵,舌头像小兽一样固执地用最原始的方式交缠。自己的虎牙也许划到了王源的舌头,口腔里有一缕缕血腥味,作为催化剂将笨拙的拥吻里相依为命的气息推到顶峰。

欲念,大概是一直存在于己身的。王源只不过是把它引发了出来,所以这没什么可怪他的。反倒是自己,原来一直都是这么渴望着触碰禁忌的感受吗?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拥着王源,十指陷入他的背脊,像是要把他的身体嵌进自己的灵魂——却在这样一个时刻:再过不久,也许是一两分钟,也许是几十秒就要上台,当着两千人的面宣读宣誓词,西装革履,器宇轩昂;现在这一秒,他还在幽暗的小楼道口处,和着嘈杂的人声和任性的小情人拥吻。不对,任性的到底是谁呢?无从考证。反正,此刻期待的只是能抱得再紧一些,吻得再久一点,王源的手再往上探一点……就够了。


“……总之,我相信同学们,一定能从本次运动会中有所收获,有所裨益!谢谢大家!”

“操。校长怎么一下子就讲完了。”王源松开王俊凯的时候轻声嘀咕。他一边以最快的速度理好王俊凯的领口,扣上扣子,拉好领带,一边拉齐底下皱巴巴的衬衫和西装外套。当台下发出稀稀拉拉的、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掌声的时候王俊凯终于大致恢复原样,深吸一口气,从丧失逻辑的欲望海洋里脱身上岸,抬脚要上台阶。

“接下来,有请……”

——突然间,王源又从后面拉住了他的小臂。

“……我们的学生会主席……”

——他很自然地转身,抱住王源的脑袋。头发柔顺,黑得像夜一样。

“……王俊凯同学……”

——唇齿交错的瞬间,想深陷在这无止境的柔软唇舌里的欲望像洪水一般,铺天盖地汹涌而来,淹没了一切所谓理智。

“……代表运动会行政人员……”

——王俊凯推开了他,四目相对时发现对方的眼神和自己一样,难耐、愤怒、贪婪、渴求、不舍。而爱意和情欲的浓度,大致相当。

都只不过是凡人。

“……宣誓!”

一瞬间掌声爆发了出来,如潮水一般令人心醉神迷。王俊凯转身走上台阶没有回头,脸庞在光明处露出的那一瞬间前把放肆的戾气与神情统统收管。

西装领带白衬衫,恰到好处的微笑和洪亮清楚的宣誓,完美无缺,一切都宣告他是最合格最赏心悦目的焦点。

只有站在麦克风前的王俊凯自己知道,从他站定那一刻起,拿着讲稿的手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






=m=我就是那么纯情

昨天晚上回家,莫名其妙因为一点小事在QQ上跟三次元朋友吵了一顿,唉。

然后去看微博,看到宝宝剪了头发露着额头,脸庞稚气未脱却已经有了男人的感觉。翻完所有照片之后突然超级down,想了很久到底是为什么也不太清楚。

跑去问树洞基友,他说,当妈的人是这样的,正常。

我就没话讲了……

就让我任性地停更一次正文吧TwT 大家别打我脸……


顺便记下几个脑洞=m=

实习医生和小病人。不会恋爱的王老五和人精恋爱指导员。民谣木吉他青年和玩摇滚的音乐社长。

话说我好想看y和穿着运动短裤的主席在体育器材室……(*/ω\*)

评论(38)
热度(234)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