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五】

=m=心情好糟糕节奏好糟糕的一章……



5.爱不爱都受煎熬 


王俊凯还记得那时候接到老师的电话,说他已经被南明录取的时候,母亲一瞬间失落的表情。

对于百年名校的南明,王俊凯从小开始憧憬里面的红砖绿藤,还有风中带来的严谨而欢快的气息。这座优秀的学府唯一的缺点就是与自己家的距离正好是庞大城市的一头一尾,远似银河两端。

当他提出想考南明的时候母亲第一个反对,理由是“这么远怎么照顾你”。但随着月考成绩的排名一次比一次惊人,她似乎没了底气,只是偶尔在他的书桌前放下一杯热牛奶的时候,轻轻地叹气。王俊凯总是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解压轴的几何大题。

等到真的离开家搬进学校不远处的小出租屋的时候,他听妈妈说了十三次的“每天晚上到家打个电话来”和十五次的“好好照顾自己冷了多穿点”,鼻子酸酸的,一边“嗯嗯啊啊”地应,一边拼命眨眼睛把眼泪逼回去。

送走三步一回头的妈妈之后,期待已久的省重点高中生活正式开始。从陌生到熟稔,从冷淡到热切,逐步适应新的朋友老师,慢慢习惯一个人看天气预报加衣服,偶尔打完电话的时候用力地吸气——这仿佛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也逐渐发现重点高中里的大家与平常小说里的少年少女并无两样,同样拥有平凡苦闷简单放肆的青春。欢呼、尖叫、哭泣、起哄、对吼,热热闹闹熙熙攘攘。

而王俊凯一如既往地勤勤恳恳。同班的男生翘着二郎腿嘿嘿笑着交流某些青春期的少年话题的时候,他不闻不问地看书;他们邀请他逃课去网吧通宵,王俊凯想了想一脸诚恳说,我妈妈有门禁。天知道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他们说王俊凯去打球,他就笑出虎牙说来了来了,传球跑动接球投篮,投中了就羞涩地挠挠头,没有中就吐吐舌头乖乖去捡球。球场上一来二去,比教室里瞎吹牛逼更有朋友的实感,因此王俊凯在男生之中混得不差,却也有自己的一方世界。

这样努力的缘由,或多或少出于母亲的失落眼神的自责。想着不能辜负她的牺牲,于是从来没有尝试过放纵自己,相信克制才能带来理性。

如果说有什么是稍稍越轨的,那就是参加学生会这件事。班主任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年轻得似乎跟这个温吞的学校有些格格不入,却的确有好手段,逃课通宵的哥们被叫去办公室小半个钟头回来就发自真心要奋发图强励再也不碰游戏。而某一天,她把他叫去办公室,从乱糟糟的办公桌上找出一张表随随便便地塞给王俊凯,说,你去选学生会干部吧。

王俊凯反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低眉顺眼说不去,没这个心思。

她收起平时暴躁的神情,认真地,耐心地说:“相信我,你需要这个机会。”

大概是因为被这个不正经的班主任第一次这么严肃温柔的模样震住了,他愣愣地拿回申请表,填写上交演讲投票。最后稀里糊涂被宣布任职纪律部长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选他的大半都是女生,并且已经在他演讲完之前就给他冠好了“校草”的称号,双眼放光。

从此他开始收到各种各样的信件,洋溢多巴胺与荷尔蒙气息。也有胆小的女孩远远看他一眼就满脸通红,胆大的直接来搭讪问有没有女朋友。他的回答一概如同他回答想逃课的哥们时一样诚恳:不好意思,没有。但是,兴趣不大。然后跟已经不再逃课的哥们说说笑笑地离开。

她们仰望他,给他设置好头顶的光环。这让他无所适从,只好更加专注于手头的工作和学习。慢慢的他的对事认真终有回报,工作成效有目共睹,于是又扳倒了“花瓶”的名号,真正地开始被认可被尊重,被认认真真地叫一句“部长好”。他微笑着回礼,暗暗感激班主任当时貌似随便却坚决地把申请表塞到了的,是他的手里。

那时的王俊凯,所关注的始终是学业功课,学生会大小事项,以及从未放松过的自我成长。对他而言,高中的生活不温不火,像一列晃晃荡荡的绿皮火车,缓慢地驶过红色砖墙间的小道。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总会抵达温柔的终点站。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今后的日子里,会有这样一个少年笑得像个小强盗,没遮没拦地大声叫他“主席”,站在秋日的阳光里,比起太阳的温暖都丝毫不差。

那时的他也不知道,这个少年唇角的温度,略微偏凉。

 

 

 

 

 


——“我想逃,就算一步也好,离开这个既定的轨道。”

——“这就是我对抗它的方式,你能明白吗?你能的,对吧?”

——原来,当一个人面对一整个世界的时候,是会这么惶恐不安的吗?

 

 

 

“王俊凯……你有空吗?我想请教一道题目。”轻柔的女声打断了他。

    王俊凯猛地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地说有空,题目给我看看,然后慌张地去看题,打草稿的时候力道太大,手抖了一下戳破了纸张。

——他还没有从那个灌满落日余晖的教室里脱离出来。虽然当时他几乎是窜起来逃了出去的,狼狈到不行,跑回教室一身冷汗地喘气。王源的问题太沉重,一个个似重锤击打在曾经规划好的踏实的人生蓝图上,直到上面出现微微裂缝,以及少年嘴唇的凉意和气息的灼热在触碰瞬间爆炸,脑子里的理性神经啪啪弹断。

以前的哥们问他,你这么冷淡,搞不好人家女生要强吻你怎么办。他说那就先讲道理,讲不过就跑。

上一次在家门口,他连道理都讲不出口就让对方得逞了。这一次他也的确没讲道理,而是直接跳起来就跑,怂到回想起来都想捂脸。

——你想要对抗什么?生活?命运?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王源,谁知道对方这么天经地义地给他一个吻作答。他虽然早有预料,但也在一刹那心脏如漫天烟火般爆开,紧接着就是毫无男子气概的落荒而逃,英雄累累如丧家之犬。不仅是由于羞涩一类的心情,更多的是对于那些残酷问题,他实在是被吓坏。他也还没有想过,能够有一种方法来对抗它,来驳倒他。

——更不敢相信,自己能作为少年用来对抗它的工具。

一整晚的晚自修,他脑袋里像塞了块热炭,滚滚发烫。

五三第72页,他前所未有的盯着看了一整节课,直到第三节课下课放学铃响起,众人纷纷起身回家,他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那个……王俊凯?”略带疑惑和紧张的声音,软软地敲醒他又一次差点坠入胡思乱想。

“啊,呃,那个——嗯,你这个做法有点问题。应该先讨论焦点在哪一个坐标轴上……”

“……我讨论了的。”女孩指了指自己的笔记本,“这里写了。”

“哦对不起,我没看到。”王俊凯狠狠地拿指节顶太阳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重新认真读了读题目,他大致有了思路,便抽出纸飞快地画出图形,“首先考虑焦点在x轴。已知离心率可得a与c的关系式……”

“主席!”

这个声音,一如既往是春末夏初的感觉,湿漉漉的,如此熟悉。

一抬头正与他四目相对。那人斜斜地靠在教室门框边,拎着书包。王俊凯丢下笔说了句“柳昕你等会儿”就站起身走出去。

 

“干什么?”他保持着一个正常的距离,努力用正常的语调问道。

“提醒你一下,”王源的眼睛漆黑,却似有波涛暗暗涌动,“早点回家。”

“我给人家讲完题目就走,你……先回去吧。”

“事真多……那我等你。”王源像只倔强的小狮子昂着头,不容置疑地说道。

王俊凯又觉得理性的思维被淘气地阻塞了。他懒得争论,就转过身回去,小声念了句:“发什么神经。”坐下拿起笔,再次开始纠缠于abc。

 

 

 

“……这样就解出k与m的关系,可证直线过定点。懂了吗?”

“嗯,懂了,谢谢。”她点点头,收回自己的笔记本,“那个,我……”

 “我先走了。”王俊凯打断他,抓起书包迈开大步就走。女孩略有失落地挥手。

走出教室门的时候他看到王源站在走廊上背对着他,看起来很无聊地盯着天空看。那有什么好看的呢,被夜色晕开的霓虹灯,巨大的麦当劳M字招牌,灯火辉煌的广告板,在城市一隅的上空各自为营,划分了暗黑发红的夜空。他正要开口叫王源,另一方却猛地转过来,有些难过地撇撇嘴,说:“没有星星啊。”

老旧的日光灯管嗞嗞作响,灯光没有干扰地流泻,就像一个没人来关的水龙头。任何一点细小的声响在安静的空间里都没放大,比如空气凝固的声音,比如灯光流动的声音,比如王源细微的呼吸声,和夜色一样沉稳。

王俊凯看着他忽然一时语塞,彼时的郁闷,羞愧,恼怒,不甘,困惑在四目交错的瞬间似乎都消散了。半天了他才憋出来一句:“我们……走吧。”

 

 

 

王俊凯发现王源走路也不太安分,老是抓着书包晃来晃去,或者是姿势夸张地踢开脚边的石子。

“你几岁了……”他看着这个超龄儿童,无奈地笑着说。王源却不理他,专心致志地跟脚下的石子作连续的斗争,似乎另在想着什么。

两个人过分安静地穿过空荡荡的校园,路灯光与黑暗交错打在身上,明明灭灭。少年各怀心事,彼此沉默不语。但当离校门口约百米,王源突然地站住身。

“啧,走迟了。”

“啊?”王俊凯没刹住车,往前又走了几步,这又倒回来了。

“你没看到吗。”王源扬起下巴对着校门旁的阴影处,“那伙儿记仇的。”

王俊凯定睛一看才发现那里站了好几个人,手里拿着棒一类的物体,体态眼熟——就是那个被王源一罐子正中门面的小青年啊。操。他自然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看着那伙人手里的棍棒,心里发毛,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我叫你早点出来的……刚才人多他们不敢出来。现在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看样子有点麻烦啊。”王源表情有些暴躁,凌空一脚踢开了一路被踢到这儿的石子。

“我……对不起。”

“没怪你。”黑暗里看不清王源的表情,王俊凯却能感受到少年周身微微释放的气场。

“那怎么办?”

手腕突然传来异样的温度和温柔触感。他吃惊地抬眼看王源,发现他的眼睛像冬日夜空中的辰星,锐冽地闪亮。他说:“王俊凯啊,你有没有翻过墙?”

 

 

 

被一路拉到僻静的校园边角,王俊凯才发现这就是他和王源第一次相遇的墙边。王源踩着上次没利用完的砖头轻松地翻上墙,骑在墙头上喊:“上来啊。”

上一次以这样的角度看他的时候,他在阳光下似乎能闪光,像个邻家少年对他笑得温柔,却看不清漆黑的眼里盛着的东西。那笑容捉摸不定。就像一只小兽全身涂满保护色,向他示好。胡言乱语地跟他谈天,两脚脚跟一下下地打着墙壁没个正行。而现在他坐在上面,半边身子被墙外的路灯光映亮,收起雾一样的笑脸,并不扭头来看他,只留一个干净的侧脸,在灯光的包容下莹莹发亮。

 

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他默不作声地踩上砖块,学王源的样子攀住墙沿跃起,不太熟练,幸好还是爬了上来没掉下去。王源把脚也抽了出来,两个人都坐在墙沿上,面对着昏黄的路灯。夜风有丝丝冰凉的快感。

“王源。”

“干嘛。”王源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指尖。

“没事,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我说主席,这能好吗——你到底给不给我面子,下午的时候怎么跳起来就跑了。”

“喂这个哪里是面子的问题!”

王源沉默了几秒,抬起头来看他:“是不是我太突然了。”

那眼睛过于明亮,浸润在水光之中,映衬淡色的阴影。对着这样的眼睛王俊凯只好说实话:“……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真的。”

“我要不是认真的,今天才不来管你。”

“……”

“王俊凯,你怕了直说。”说完,他两手撑着墙沿跃下,站在地上依然背对他。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却听得出声音略略发颤,“你不敢对不对。你……还是想只做你的好学生?”

 

王源转过身来,一样的笑脸。他却永远看不透笑容下的暗涌。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对于你,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我也分不清。”

“真真假假有什么必要的吗。”

“对于这样重大的决定,那是必要的。”

“说不过你……学生会主席。”王源苦笑,“算了,我今天有点事,心情的确不太好。口气有点冲,你不要介意。”

 

“那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王俊凯的声音没有起伏,嘴角向下滑去。和夜风一样冰凉。

 

这就是你生气的样子么。有点吓人啊王俊凯。

 

王源吸了吸鼻子,说:“是,没什么权力冲你发火。是我有错在先。”

——怪我庸人自扰吧。

“我不是……”

王源深吸一口气,换了个语调,故作轻松地告别:“那今天不送你回去啦。晚安。”

大步走开,头也不回。

 

可是心里的话明明还有这么多,想和你坐在墙头,随着凉凉的夜风一一讲完。

最后却只剩一句“晚安”,可以光明正大地说给你听。

 

世界这么大,七十亿的人口,五分之一语言相通,五万分之一与我相识,五百万分之一与我熟识,却只有一个人让我想要伸手触碰,喜欢得无以复加。喜欢他所有表情,包括不耐烦地耷拉嘴角。

 

但不能强求你也如此。







_(:зゝ∠)_嘤。

评论(15)
热度(96)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