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六】

这章私心让赵(bai)莉(he)莉(zi)出场了,我真是爱死她了ヾ(o◕∀◕)ノヾ



6.一比二的二十六万六千七百零九次方


温吞的绿皮火车又回到了原始的节奏。

 

生活的起伏一如既往变化错落,仿佛影影绰绰的风景在身边闪动。上课,谈笑,午餐,作业,例会,巡察,波澜不惊,一切骤然恢复平静的温水生活。学生会的事也似乎一下子多了起来:体育部打算办各班间的篮球友谊赛,社团部着手社团招新,纪检部要配合政教处检查仪容仪表……事无巨细,王俊凯都要亲自过目,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用。

 

但这样的生活,忙碌却充实。更重要的是,它循规蹈矩毫无风险。圆锥曲线也好磁场也罢,虽然烦人总归是有解。逻辑和理论告诉你,答案在此,不服来辩。有理有据的事物总是让人特别心安。

 

——并不像那个瘦削的少年,眼神蒙雾捉摸不定,并无结论可言。

 

从当初内心波涛万丈到如今貌似风平浪静,只有王俊凯自己知道其下的暗流涌动。就像在罐装可乐里丢进一颗曼妥思糖,安静地表象下不断挣扎撕裂,蠢蠢欲动。

 

自那天转身而去,王源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也许是身在两个班本来就机会少得很,又或许是少年有意避开。他路过隔壁班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往里面张望,却很少能在那惊鸿一瞥里看见王源的身影。

 

大概是天意……就当梦了一场。那个嚷嚷着要跟你一起对抗世界的人不过是虚影。谁知道咄咄逼人的世界末日是不是真的呢?他这样想。于是那影子越发模糊,像是用橡皮擦过的铅笔画,只剩些斑驳痕迹,低眉顺眼得让人唏嘘。但是拿起那张出自别手的演讲稿的时候,这样的想法又会直接被打上“自欺欺人”的鲜红大印,心里灌满咸涩的海水。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迹让他轻易地又想起那个少年,漆黑如湖面的瞳仁,柔软微凉的嘴唇,背后嶙峋的蝴蝶骨,笑容真假难以辨别。那仿佛是截然不同的介质,出现在对面,却能让他看到自己身上延伸出的另一个自我

 

什么冷静,知性,顾全大局,都只是假象。我也想像你那样,对生老病死的无聊人生豪气干云地大喊“FUCK YOU,BITCH”。因此当王源说“你怕了就直说”的时候,他莫名其妙地就想冲着他吼,你少看不起人!

 

但是终究说不出口。

 

他还记得自己看过的一本科幻小说,记得那个看起来是个人类的朋友对着主角说,还有20分钟地球就要毁灭啦,你跟我走吧,大爷我罩你漫游宇宙。主角稀里糊涂跟着他上了飞船,谁知道被外星人一脚踹向真空宇宙。临行一脚前朋友告诉他:如果现在深吸一口气,过会儿大概可以在宇宙里存活30秒。

 

而在这30秒里,获救的可能性是,二的二十七万六千七百零九次方,分之一

 

王俊凯看到这里的时候就想,这么大事儿不早说!与其漂在太空里死得孤独凄惨,还不如和伟大母亲地球和千千万同胞兄弟一起炸个痛快。

 

但现在面临选择的就是他。要跟少年登上顺风车逃离末日在即的地球吗?还是苟活在现状安稳的地球上,安稳地毕业找安稳的工作娶安稳的妻子有安稳的孩子最后安稳地躺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和地球一起安稳地消失?哦,听起来就该选择前者——可是,在宇宙里一脚踏空,生命就进入30秒的倒计时,最终一个人跟无数小行星一起,漂浮在不死不灭的宇宙里,实现搞笑意义上的长生不老,真的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所以王源转身而去,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其实他明白,就算说了有何用?那不过是在文饰自己龟缩于地球的软弱。说到底,他还在犹豫,由王源折射出来的另一个自己是否被内心需要。与同性少年拥吻的反叛者和穿着白衬衣在全校师生面前担任升旗手的优等生,哪一个身份更让他心安理得?

 

荣誉与羞耻,典范与偏差,温吞与刺激,平淡与汹涌。年少单纯,无法分辨。

 

心烦意乱。他皱起眉闭上眼开始背演讲稿。字字句句流过心尖。那不是他习惯的遣词造句和行文方式,就像烈夏一样激情澎湃,让他不知不觉中想象起王源一笔一划写下这些字时的样子。

 

黑睫低垂,手指骨节分明,手背上静脉宛转如山峦。握笔的指尖力道惊人,按住自己的肩膀时连挣脱的念头都被摁灭,由他俯身贴近,气息清凉……

 

“砰”一声,他不顾同桌的惊诧目光,狠狠把稿纸塞进桌肚,大声地盖上了盖子,仿佛封印蠢蠢欲动的小魔鬼,惊魂未定。

 

 

 

 

一次次反复挣扎后,演讲的日子如期而至。一月一次的师生大会异常庄重,上千师生迈入爬满绿藤的大礼堂的时候都忍不住把谈话音量降到“窃窃私语”的级别。王俊凯独自坐在台边,默默看着台下座位被一一填满,不自觉地以目光寻找着某个身影。

 

“刘志宏,这边!”

 

大概也是天意……一片嘈杂窸窣中,他清晰地辨识出了那个清爽的声音和它的主人。少年还是一脸的阳光灿烂,跟同行浓眉大眼的男生说说笑笑地坐下。才不过几秒又像是耐不住寂寞,转过头与后排人讲话,手舞足蹈。一帮女生都笑得花枝乱颤。转回身后他突然伸长脖子,四周到处张望。王俊凯的心莫名地一紧,但很快发现是自己多虑。因为王源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从背后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大包薯片,飞快拆开,抓起一大把就往嘴里塞。偷偷摸摸的,却像个小贼一样笑得得意。

 

不过他“吃独食”的行为很快就被众人发现。左右的男生都围过来抓一把。王源作出不情愿地样子把薯片乖乖送到每一个人眼前,嘴里念了句什么,周围一圈人都哄堂大笑。他也笑,坐在人群中眉眼弯弯。那笑容正是最初遇见的模样,少年神采,宛如清风。

 

纵人海如潮,万千人中寻一笑。

 

——看来天生就是圈子的焦点啊。王俊凯远远注视他吃薯片的样子,吧唧吧唧,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松鼠,吃完还认真地舔舔手指,简直忍不住就笑了出来。但紧接着就是失落。

 

多大的难题啊。笑得坏坏的小松鼠和熟悉温暖的地球,选哪一个?

 

或者说,他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追光打下,浸泡在灯光里的少年周身莹莹如玉。身后的女生们发出惊呼,随即屏气凝神——王俊凯扫视全场一周,开始了他的演讲。和预想的差不多,声音操控有度,节奏把握精准,看来是精心准备很久。但王源轻易地听出了几处用词的改变和一些语句的遗漏,应该是临场发挥。这些细微的不同都没有逃过原作者的法眼。但一个人要承受上千人的注目,何其之难?但他却声音平稳,目光安然扫过观众席,有如流水。

 

能被自己喜欢的人,果然很不一般呐。王源单手托腮,不自觉傻笑。光是这样安静地和上千人一起注视你就很满足了,心底被温柔一点点涨满,那天骑着摩托被王俊凯环抱住的那一刻也是这样的感觉,差一点慌不择路撞上电线杆子,脑袋好像充爆了血,稀糊温暖像一锅粥。

 

好久不见你啦主席。他在心里慢慢想道。你呀,一看就是个敏感又别扭,有事就憋心里胡思乱想表面硬撑的家伙。

 

对不起这几天一直躲着你,因为我现在的境况有点糟糕,还是不为你所见得好,否则你又要乱想啦。

 

学生会工作忙吗?会影响功课吗?空下来的时候,会不会偶尔想起我呢?

 

上次给刘志宏这小子辅导感情问题,却是自己被上了一课。他说,去喜欢别人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对方同时也喜欢你,就像给上万艘宇宙飞船开出一条星路杀回地球一样难。

 

你看,听起来就好难,对吧。就像这些话,我想从背后抱住你,把下巴抵在你的锁骨上,感受着你的体温和颤抖,再一句一句说给你听。但是怎么做得到?这么难。现在你站在唯一的光束里,这一瞬间你是所有女孩的白马王子,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而我只不过是觊觎王子的小混蛋,坏到家了,居然想把王子拉下马一起赤脚疯跑……嘿,主席。这叫个什么事儿呢。

 

突然,他发现王俊凯流水般淌过观众席的眼神定住了,定在一个并不和谐的偏转角度上。同时他也知道,那目光所指之处,正是自己所在的方寸之地。

 

呼吸困难。

 

当他还是个好孩子的时候,他总是救场小能手,几句话就把一伙人从尴尬的气氛中解脱出来,撺掇得热热闹闹。现在却没辙了,与那目光兵刃还未相接就丢盔弃甲,觉得自己一张脸就要僵硬成希腊石雕。王俊凯似乎也不是故意要看他,彼时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喂,主席,别出岔子啊。

 

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把自己的脸一拉一抻,好好一张脸成了大饼模样,只有眼睛还亮晶晶地注视着王俊凯。台上的人正好讲完一段,于是彻底放心地一愣,旋即低下头忍不住笑。再次抬头,嘴角还保持上扬的弧度。他听到后排女生集体互掐大腿后倒吸一口冷气,再无比热情地发出娇嗔。

 

上千人里,除了他谁也不知道严肃的少年为什么忽然间眉开眼笑,在光束里像一幅画那样好看。于是他也得意地笑起来,似乎刚刚瞒着大人偷了颗糖,此时嘴里灌满了蜜甜蜜甜的味道。

 

就算不能抱着你讲悄悄话,有这样一瞬的时光也好。

 

 

 

 

 

随着王俊凯担任学生会主席的事情在一个完美的就职演讲后人尽皆知,九月也过去了。季节依次推进,时光有条不紊,顺畅无奇地流逝,一日一日连成完美的整体。各班篮球友谊赛已经报名完成,听说主席本人也要参加比赛;社团招新顺利结束,一大波幺蛾子开始另一意义上全新的校园生活;仪容仪表整顿完毕,据说下一周要检查自行车停放……不温不火的日子还是那样。也许这样才是最好。像鸵鸟一样把自己藏起来,以免于面对那道令人头疼的选择题。这样王俊凯也就不用思考二的二十六万六千七百零九次方是一个怎么样的数字了。

 

心安理得。世界和平。

 

但是宇宙永远运动。时间轴转动,就像印度神话中把前方所有生物统统碾杀的转轮一样。王俊凯总是想起演讲时目光扫过王源的时候,自己浑身一震,顿在那儿险些讲不下去。幸好对方宽容地解围,危机瞬间被化解。想起来都会暗暗地笑自己怎么这么纯情……但事情似乎由此变得越发糟糕。自那天起就仿佛一直听一个声音说:离考试结束还剩十五分钟,没有把选择题答案填涂到答题卡上的同学请抓紧时间——

 

选什么?A还是B?地球还是飞船?

 

最终这道选择题的答案,揭晓于初秋一个热得惊人的午后。

 

 

 

 

体委告诉他,篮球友谊赛抽签结果出来了,他们班是对隔壁班。那一瞬间王俊凯差点把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一脸“你他妈在逗我”地瞪着体育委员,脸色煞白。

 

不会这么巧吧……王源这么瘦,看起来不是会打篮球的人……好吧这算个什么理由,反正就是不可能,不可能会跟他打比赛的!不可能!

 

他如此自我安慰,每天重复无数次。抱着无限大的侥幸心理来到比赛的日子,在踏上球场的那一刻,对于报名参赛一事的后悔之情就如波涛汹涌般猛烈——

 

球场的另一边,皮肤过分白皙的少年换上了运动短裤,正随意地揉着手腕,笑眯眯地同身边队友谈话。尽管是随意地站在那里,他还是轻松地吸引着全场的目光。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无数的女生呼朋唤友赶来,场边人头攒动,嘴里呼喊的却是同样的两个名字:

 

王俊凯。

 

王源。

 

“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队友关切地搭着王俊凯的肩膀问。

 

“没事。”王俊凯摆摆手,嘴角抽搐,冷着一张脸走上了球场。内心却恨不得像动漫里的小人一样挂着宽面条泪疯狂打滚大喊“人家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怎么面对他?对他说“上次谢谢你了”还是说“再上次的事情对不起”?

 

而真正害怕的却是对方温柔地笑着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

 

明明还不分辨不清内心自我的需要,却莫名其妙的,一点也不想听王源说出“朋友”二字。

 

 

 

走上球场站定,少年看到他似乎也不怎么惊讶,一如通常地笑着伸出手来:“哟,主席。”

 

他礼节性地与他握手,触碰的一瞬间心里五味杂陈。天气热得反常,王源的手却依旧冰凉。松手后他沉着脸站回自己的位置,还没开始比赛,心跳已如撞鹿。

 

双方各就各位。哨响,球被高高抛起。还未落地就被一只手揽入怀中,直接分明,白皙得晃眼。那人飞快地运球,突破刚刚反应过来的对手的包围,直径冲向篮下,侧身一抛,球应声入筐,垂直落下,打在地上重重一击。

 

而那人还保持着投篮的手势,手指姿态看起来很放松,但可预见那一瞬间的爆发力:迅疾的血液充盈双手,蓝色的脉管轻度膨胀,绷紧的指甲变成粉红色,闪烁出光泽。少年的霸道意味。

 

场边这才反应过来。人群轰地炸开锅,有女生大声尖叫响起:“源少——!”

 

王源转过头,角度精准地将目光穿过所有无关人员,定定地落在满脸惊愕的王俊凯身上,得意而挑衅地一笑。

    

神经砰然断裂。那一瞬无以言表的羞耻和矫情烟消云散,好胜心熊熊如烈火燃烧。对于王俊凯来说,争强好胜的天性一旦被点燃就不会轻易熄灭。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小兽般的兴奋,仿佛牙齿开始咯咯作响,掌心渗出酸度的汗水。

 

又一次开球。人群再次爆发出惊呼。只见王俊凯空掌控球,青筋暴起。屈膝,蹬地,跃起,肌肉一瞬间收缩又舒张,球划破空气颤抖着砸进篮筐。动作迅猛似乎并不比刚才王源差了一丝一毫。在尖叫声里他走过站在篮下的王源,肩头相撞时有如野兽低吼般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你少看不起我。”

 

他走回自己的场地,没有看到王源的脸庞刹那间被点亮,流露出小豹子一样兴奋而狡猾的神情。

 

 

 

明明是初秋却热得不像话。温度越高物质越不稳定,化学如此,思维如此,心情如此。也是许是因为此原理放诸四海皆准,那么球场边水泄不通的人群不时爆发出的略显疯狂的尖叫和欢呼大概也能解释得通。不光是大批的女生,连年轻的女老师们也都放下脸皮跟自己的学生挤在一起满头大汗地放肆尖叫。毕竟这样的“盛况”的确旷古绝今——

 

球场上的两个少年俨然是发光的焦点。跑动,传接,呼喊,突破,扣篮,身形如水,步下生风。一个笑着偷球,一个皱着眉去防守。就算两人没有正面杠上,却能在一举一动里感受到两方的斗志。偶尔对视,王俊凯舔了舔嘴唇,王源隔了半个球场给了他一个响指,嘴角扬起,两人的眼神都亮如星辰,气场全开,全场瞩目,为他们献上顶礼膜拜般的掌声与喝彩,一阵高过一阵,如潮般令人心醉神迷。

 

“王俊凯——王源——”女孩兴奋到满脸血红,大声呐喊,一颗躁动的腐女之心烈烈燃烧。一旁的女教师似笑非笑地自言自语:“啊呀呀,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啊。”

 

“啊,赵老师,你怎么也在……”女生惊讶地转头看她,颇有些被吓到的样子,脸上也多了分拘谨。

 

“不要把我排除在年轻人之外!”她笑道,“你这么喊累不累?来跟老师一起喊嘛。”

 

赵莉莉深吸一口气,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双——王——!!”

 

女生一愣,但下一秒,如排山倒海般的呐喊鼓动了所有的耳膜。

 

“双——王——!!”

 

“双——王——!!!”

 

双王!

 

王源腾空而起,眼看球就要入篮,却在前一秒被另一人抢去。他空手落下,微微错愕。

 

王俊凯同时落地,把球拍在地上,扬着下巴像只大猫一样心满意足地说:“喂,小王源,占了我这么多便宜,是不是该拿什么做交换?”

 

王源愣了,随即眉眼一弯,上前一步俯到他的耳边轻笑着说:“好啊,你输了就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心脏似乎漏了一拍。万幸,那个放肆的少年还是如此,任何一句调笑都能让我浑身战栗。

 

万幸是你,与我站在这里,成王一双。

 

是他强行捕获了他,强行进入他的温水般的世界,不容置疑。只听吱呀一声,门缝开启,光线瞬间就照亮了所有的被隐藏起来的蠢蠢欲动。他从来未有预期过引领的力量如此强盛。他捕获了他的心灵,带他跌跌撞撞地进入他的世界。

 

他似乎在问,跟我走吧?于是他说,好。那一瞬间下定决心,抛弃生养他的地球,毅然决然地迈入未知的星系。

 

即使出了意外之后获救的比率是一比二的二十六万六千七百零九次方,但是只要你在,我就相信希望无限。

 

所以,这道选择题,我已经选择完毕。

 

那么,交卷吧?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拧了拧与往常一样不讲逻辑的小强盗的脸,笑盈盈地说:“我说的是你要付出的代价啊小混蛋。而且,这世上也不会有‘我输’这一选项。所以还是这样好了:我赢了,你就做我男朋友,如何?”

 

他看到少年呆住了,鼻子渐渐泛红。似乎是过了好久,才笑着轻声回答:“好啊。”

 

他看得出来,这一次的笑容,是真的。








妈的爽绝!写得自己想跑圈!

想了很多办法来和好,最后挑了这一种。少年这种生物,心思复杂但是简单到不行,真是太美好了QAQ 这一章里两方面都写到了,真的是超超超爽(词汇好贫乏!),所以字数也爆了哈哈哈。但是真的很爽啊!!!!!!!!!


哦对了,文中提到的科幻小说就是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道格拉斯万岁><

评论(35)
热度(106)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