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哥哥

1)

王俊凯第一次跟我提“能不能叫我一声哥哥听听”的时候,我就果断地告诉他:不可能。

 

他脑袋探出被窝,一脸不满问为什么。

 

你才比我大多少,才不叫你哥哥。

 

我是90后,你是00后。我明明比你大很多啊!

 

……反正不行。

 

于是他一副吃了瘪的模样闷哼一声,缩进被子里,故意转过背去,摆出绝交的姿态。我懒得理他,继续看暴走大事件。

 

 

 

2)

我大概知道王俊凯为什么会起这种念头,这都是微博上那些粉丝们闹的。不管什么时候我们俩在一起她们就一口一个“哥哥弟弟”。我不排斥这种叫法,甚至觉得蛮可爱——“哥哥弟弟”一定是连起来叫,这听起来就是把我们俩打包在一起,绑得牢牢的。好吧,换句话说,任何让我觉得王俊凯是“王源的王俊凯”的行为,我都表示暗喜。

 

但是当王俊凯真的眼睛亮亮地问我“叫我哥哥好不好“的时候,我简直喉头一甜,想都不想就拒绝他,任凭他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怎么眨都下狠心不开口。

 

我这算什么呢?青春期男生的过度自尊,还是觉得这是主动承认自己是他的乖乖小弟所以很不甘心?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不愿意,叫这个私底下软得跟只大猫一样的家伙叫哥哥。更何况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被窝下的手正环着我的腰,黏糊糊暖洋洋地蹭,像个小孩子似的。有谁肯开口叫他哥哥嘛。

 

而且这两个字,念起来的时候舌头弹过上腭,微微酥麻。发音清脆又含糊,就如同这个词本身的意义一样,过于暧昧了。

 

所以就算看到他像只鸵鸟一样埋在被子里坚决不肯面朝我睡觉,就算起了一点点“要不要叫一下哄哄他”的心思,我还是叫不出口。

 

大概明天醒来他就没这个想法了吧。

 

 

 

3)

第二天清晨,我们很早就起床赶飞机去参加一个演出的彩排。飞机上刚一落座他就开始跟往常一样唠叨着“你们俩快点把手机关掉”。心满意足地看着千玺关机后,他笑眯眯地转向我,说:“王源儿,别玩了,该关手机啦。”

 

这种家长对待小朋友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我突然很不爽,于是只给他一个酷炫的侧脸,说:“等会儿再关。”

 

“先关掉。”他不依不挠。

 

“我有事!”

 

“不行,起飞的时候是不能开着手机的。你知道吗,手机的信号会干扰飞机的。你要是不关机万一干扰了怎么办,那我们不是都要完蛋……”

 

“我知道啊,又不是说不关。”我有点后悔刚才忤逆了他的意思才害他喋喋不休——这样更烦人啊。于是迅速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我换下手机密码就关。”

 

“听话~”他异常满足,笑得虎牙若隐若现。真搞不懂他管东管西的居然还能管出成就感来……当哥哥的感觉有这么好?又想起他昨晚莫名其妙的要求,我心里一阵恼火,随手输了个新密码关了机,把手机递给他,接过他递来的毯子一语不发地开始补觉。

 

“王源你要不要带个眼罩,这样睡觉舒服一点。”

 

“不用。”我偷偷皱眉,他怎么还停不下来了。

 

“我跟你说,这个带着睡得熟。”

 

“不用了……”我无力地拒绝,却被一只手托起了脑袋,头上被飞快地带了个圈,眼睛被软软的棉絮压着彻底睁不开。“你干什么,我说了不用。”

 

“反正带好了。”他的声音里有一如既往的小霸道,“好好睡觉。你昨天晚上一定偷偷看暴走大事件到很迟。我就知道把酒店wifi密码给你是在害你……”

 

“你管我这么多干嘛。”话一出口我就又后悔了。说什么鬼话呢我。被眼罩压着视线里一片漆黑,这种黑暗的未知让我突然心慌得不行——他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表情?恼怒,难过,抑或是失落?我很想掀开眼罩看看,却又不好意思,于是空气一下子就尴尬地沉了下来。他的唠唠叨叨忽然就消失了,安静像只突然蹿出来的身手矫健的野猫,尽管我看不见,但还是感受到了它划出来的弧线。

 

过了一会儿,他干巴巴地说:“……你睡吧,我不吵你。”于是他真的不来管我了。耳边的安静变得窸窸窣窣,我听得见他故意压低嗓子时的声音和千千无奈的温柔的宽容的笑声——这个家伙,一刻不粘着人就不舒服,现在肯定又去烦千玺了吧。

 

他总是这样,念念叨叨着“王源你不能把这个饭剩下来你要吃光”“怎么又丢东西了王源你为什么不干脆把脑袋丢了”“我说王源你不要老是吃这种油炸食品”“王源你能不能多穿一点啊这周要来冷空气了”……烦死个人。每次这种时候我都会想,不就是比我大一点吗,就敢自居大哥?我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这个在舞台上光芒万丈气场全开的人在私底下居然叨逼成这样,管我管得能这么滴水不漏。不知道他那些哭着喊着要嫁他的粉丝知道他这个婆妈模样会是什么想法。

 

但是现在我居然有点后悔。我刚刚这么酷地说了家庭伦理电视剧里角色定位是“叛逆的儿子”的演员该说的最经典台词,现在却慌得一身冷汗。他要是下了飞机也不来管我怎么办?去排练的时候也不管我怎么办?吃饭的时候呢?晚上回酒店呢?以后呢?我们的十年之后呢?他要是以后都不管我了该怎么办?我的天,我真是……抖M死了,就这么巴不得他当着哥哥管我啊?明明嫌他烦嫌了一万次,现在却带着他亲手带上的眼罩一个人沉没在令人恐慌的此时的黑暗和彼时的未来猜想之中,只能听着他和别人窃窃私语。

 

难过的要命。妈的。

 

这时候机舱广播响起,提醒飞机要起飞了。身体被加以加速度之后很不舒服,耳中有细微的嘤嗡声,随后那声响如同电流噼里啪啦爆裂。耳中的疼痛蔓延至后脑。我想,也好,这样我就听不见他讲话的声音了,耳不听为静。

 

“轰”地一声,飞机像是被上帝之手拎了起来。心脏被猛地提起,躯体失去了感知大地的能力,难受得我死死抓着座椅扶手,咬着嘴唇,真想用手指就把它穿出个洞来。

 

脑子里乱七八糟一阵排山倒海。大概是奇怪的念头都被冲到一边了,我这时才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刚才给我的手机换了什么密码?!

 

 

 

4)

出我意料的是,睁开眼之后面对的王俊凯并没有怎么故意冷落我,但是看得出他给我递包的时候有点小心翼翼的。我很有负罪感地乖乖接过来,然后很难过地轻声对他嘟囔:“队长,我忘记刚设的手机密码了。”

 

“什么玩意儿,你怎么连这个都能忘记!”我看得出,他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神情又再一次活灵活现得意洋洋起来,不再畏惧我温度有点低的表情。

 

他有什么心思能瞒得过我呢。

 

我作痛心疾首状:“唉,刚才有点晕机,晕着晕着就忘了,好!惨!呐!”

 

“啊我知道,”他迈开大步走,一边说,“你刚才死命抓着个扶手,跟人有仇似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他光顾着扭头跟别人讲话,没想到他都看见了。嘴里胡乱“嗯”了一声应他。

 

“谁叫你这么不听话,屡次反抗队长的命令,这是报应知不知道?”他语调上扬语气得意得不得了。

 

“是,我再也不敢了。”我很认真地回答,但总觉得是我在给他顺毛。

 

“这还差不多。那等回去了我给你刷机……你大哥我就是这么全能……”

 

我跟在他后面不自觉地笑。算了,偶尔放任他管着我也挺好的。

 

 

 

5)

然而我的愉悦好心态还是没有持续很久。我真的很想知道王俊凯是怎么做到时时刻刻都能黏着我东指指西点点的。一会儿拉一拉我的领结,一会儿扯一扯我的衣服下摆,连带耳麦这种事情都嫌弃我做不好非要他自己来动手。

 

我看着那张好看得要人命的脸离我咫尺之遥,微微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紧张地狂咽口水。一边在心里用张全蛋的口气嘲笑自己,什么鬼!看他看了成百上千次了,怎么还这样没出息,丢源哥的脸!……但是真是漂亮啊。睫毛又长又卷,眼角上翘的弧度恰到好处,既不过于尖利也不显得平庸,而偏偏眼仁又是又黑又圆,搭配起来像只乖巧的小奶猫。可惜这只小猫一直奶声奶气地喵喵喵瞎叫唤,拿小肉球一个劲儿地戳我,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对,真是糟心。

 

我为了泄愤,撇撇嘴说:“我自己来弄,你弄的地方我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了,”他对我的质疑很惊讶,“就是应该这么带的啊。”

 

“可是这样我很不习惯啊……呃,算了,那就这样好了。”我看他无辜的表情就投降了。毕竟不是很想被他单方面念到休息结束为止。

 

“就是要这么听话才行嘛。”

 

你瞧他开心成了个什么样!那脸都笑皱了!有这么好笑吗。可是看着他坦荡荡的小虎牙和晶亮的嘴唇在毫厘之内乱晃,我又感觉自己耳朵有点烧,随口回答他:“对,最听你的话了。”

 

“那,”他不要脸地歪了歪身子凑到我耳边,用气音说,“那叫我一声哥哥好不好……嗯?”

 

我脑子轰地就炸了。你别说我思想龌龊,只是他最后那一声“嗯”实在是有点不对劲,带着鼻子呼出的气息和从喉带最低处发出的振动,听起来……太他妈性感了一点。我立刻推开他,笑着掩饰此时的慌乱,说:“没门。”

 

然后他的表情就从“霸道总裁邪魅一笑,薄薄的嘴唇勾出一个魅惑的弧度”变成了“╭(╯^╰)╮”……这样子。我这下是真的忍不住笑出来了。

 

“王源你怎么这样!”

 

你这个样子,我要怎么听你的话啊。我心想。我知道他一定还想说什么,幸好此时轮到我们上台了,我飞快转身就跑,总算是压制住了了一场差点兴起的言语之灾,以及蠢蠢欲动的危险情绪。

 

 

 

6)

“你们两个吃饭也不等等我!”我急匆匆地领了饭盒跑到那两个没良心的身边去。我可是去帮你俩拿充电器的,居然这就抛下我两个人亲亲热热地蹲在台阶边上就开吃了,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真是痛心。

 

而且,吃饭有必要坐得这么近啊?我很不爽地一屁股坐到笑得一脸猫纹的王俊凯身边去。

 

谁知道王俊凯这家伙根本没什么反应,自顾自跟千玺讲话。我一边愤怒地扒饭一边听他们讲话。尽是些有的没的的瞎扯,无聊。亏千玺这么配合,一直“嗯嗯啊啊”地应他,还时不时笑着接个梗。不过也好,看来我没漏过什么重要内容。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我听到王俊凯很兴奋地说:“千玺千玺,你叫我一声哥哥听怎么样?”

 

我一口饭差点噎住。

 

千玺也愣了,问:“干嘛叫这个?”

 

“你就叫一下啊,”他居然不自觉地把声音拔高了一个调来冒充莺莺燕燕的撒娇口气,“我平时管你们管得这么累,你要承认一下我的功绩对不对?”

 

谁要你管了!我腹诽道,千玺别让他得逞!

 

“可是,很不好意思诶……”

 

千玺干得漂亮!

 

“千玺——”他拖长了声音。王俊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居然在卖萌撒娇就差打滚,就为了被叫一声“哥哥”?!我的天,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好了!我狠狠地咬了一颗排骨,心里疯狂祈祷千玺坚定内心不要动摇千万不要背叛革命!

 

事与愿违。我听道他轻轻地说:“那好吧……哥哥。”

 

“棒!”王俊凯“腾”地站起来,乐得跟个傻子似的就往外跑走了。我还沉浸在那一声意外温柔的带着京腔和千玺特有的沙绵感的“哥哥”中,脑袋里像是CD卡碟了,反反复复地播放这两个字,彻底傻了眼。

 

千玺大概是被这个神经病逗到了,“噗嗤”一下也笑了出来。我很不甘心地用手肘戳了戳他,问:“喂千千你怎么叫得出口……这么羞耻!”

 

他梨涡毕现,很认真地说:“他想听啊,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叫一声又不会掉块肉。他高兴就好。”

 

我心情不知多复杂,随口说了句:“千总,你真是宠这个小妖精。”

 

“你俩吵架了?”

 

“没有。”我忿忿地嚼着饭,不知道在跟谁斗气,肚子里胀鼓鼓的。

 

“骗谁呢。”他吃完了饭,收起了饭盒,“其实他很好哄的……”

 

你跟他有这么好啊,老是哄他?!我差点就叫出来,突然又意识到要是说出口会有多滥伤无辜,于是立马住嘴,活活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真是到了气头上人就不对劲。我夹起剩下的排骨一口都塞了进去。

 

但是我莫名其妙在气个什么呢?

 

 

 

7)

王俊凯什么都瞒不过我,同样的,看来我也什么都瞒不过他。

 

我的小心思到底是被他发现了。回到酒店我一个人赖了一张床,打开行李箱翻来翻去。其实根本没什么东西可以翻的,我只是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跟王俊凯相处,只好闷声不响假装自己是只鸵鸟。

 

谁知道王俊凯大大咧咧地就走过来了,很果断地坐到我的床边来。我倒霉的小心脏一阵瞎跳,我恨不得拿手捂实了它们。跳,跳什么跳啊!

 

“王源……”

 

“干嘛。”我本来想温柔一点的以示友好的,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可以像白天下飞机时那样,轻轻松松地化解尴尬的气氛。可是没想到话一出口口气就那么粗暴……我真的有这么生气吗?

 

“你是不是生气了?”他侧身坐在床沿,扭头看我,目光直直的毫不回避,“我是不是管你管得太多了……”

 

我的心尖一下子像是被小手揪住了一样疼,却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对啊。”

 

我看得清,他的表情一下子失落了。妈的王源,你不是号称很会说话的吗?现在怎么净说蠢话。于是立刻改口:“不是……没有这样。”

 

“我知道了。”他低下头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管着点儿你。

 

“不然,你就好像很不需要我了。”

 

我鼻子“刷”地一酸,彻底慌了手脚,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傻帽儿地乱摆:“没有——王俊凯你瞎想什么。”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甘心老是被人管着束着呢……”他声音涩涩的,头埋得更低。

 

你能了解那种感受吗?那个闪亮得像个太阳一样的人突然之间在你面前黯淡得没了一丝光彩,可怜巴巴的。尽管你知道,这样的脆弱矫情放在别人身上让人打心眼里瞧不起,但是只要这个人脑袋一垂下来你就觉得百分之百都是自己的错了。那样苦涩的声音让人心里的小野兽恨不得要跳出来了。它那么凶地撕扯着心里的血肉,拼命地打滚,狠狠地踩着胸膛里的冰凌……

 

你知不知道,男人的心里都有一层薄薄的冰?

 

你知不知道?

 

你这个样子,它就要化了——

 

“你知道个屁!”我几乎是下了狠心,眼睛一闭就从后面抱住了他。我才发现,他的身形其实很小,是非常纤细的少年的体格,软得让人颤抖,“我他妈就是傻逼就是喜欢你管我,想怎么样!”

 

他身躯震了一下,我感觉得到的。

 

对啊,他有什么我感觉不到的呢。

 

他的皱眉他的好,他的唠叨他的笑,哪一样不是习以为常地大摇大摆地在我的人生里横冲直撞。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它们已经不能被摆脱了,死乞白赖地扎根在心里。一天没有它们我就一定会死,死得彻彻底底七魂六魄统统散个一干二净。

 

但是有什么办法?我没的反抗。我也不愿意反抗了。

 

“你傻子啊。”我听得出来他笑得声音抖抖的,“放开,痒死了,没大没小的。”

 

“不要。”

 

“你不是喜欢被我管吗,那你听话啊。”他象征性地晃着想挣开的样子,却只能是一下下地摩擦我,像渴求着什么。

 

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深吸一口气,我答道:“是喜欢,但是又不是说一定要服从管教啊。”

 

“那我管你有什么意思!”他耍无赖一样嚷嚷,“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那你想怎么样啊?”我一边问,一边稀里糊涂地想,其实不太清楚我现在的姿势算不算标准意义上的“抱”,可能只是用手圈住了这只不安分的大猫而已、但是有什么办法,我又没抱过别人。

 

他大概也没被抱住过,所以估计也看不出我现在姿势别扭得要死。

 

然后他像是等待了很久,慢慢地说道:“那你满足我一个要求……”

 

“什么……”热血“蹭”地冲上了头顶,我只觉得腰椎好僵硬,以及这个房间温度为什么这么高。

 

我好歹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也知道个囫囵。王俊凯的这句话听得我不浮想联翩就简直太不男人了。我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并不是自己思想龌龊。

 

……我是不是今天第二次这么想了?糟糕。

 

他迟迟不肯开口,不知道在磨蹭什么。我毛毛躁躁地抱得更紧了些,催道:“你说啊。”

 

“嗯……那,你叫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

 

……

 

……

 

妈的。这个混账。

 

我大概体会到什么叫枪打出头鸟了……不对不是这个词……反正,我几乎要两眼发黑,估计“被气到半死“应该就是这个状态。可某个始作俑者似乎很满足我一瞬间的僵硬,得意地无声地笑地一抖一抖的

 

他一定觉得我傻逼到极点了。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不过耍无赖——谁不会啊。

 

我低头含住了他的耳垂,轻轻地用舌尖舔过——他浑身像过了电一样跳了跳,立刻也僵硬成了个傻逼。所谓立竿见影也没这么快吧?真有意思。我又试着舔了一下。没什么味道,但是软得过分了,好像小小的耳垂能被轻易地咬下来。

 

“王源……”

 

该死,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声音叫我的名字。我报复性轻轻咬上他的耳垂,心想应该不会咬出血吧?这么嫩。他突然反手抓住了我环在他腰间的手,温热柔软的掌心和若有若无的力道让我心都痒起来了,小野兽的尖利爪牙挠得我恨不得大吼出来。

 

算了吧,反正从小到大跟他玩游戏我就没赢过。这次算我认输,但是你也没这么好下场。

 

我顺着他的耳廓舔了一圈——很慢很耐心的那种,我发誓每一寸都舔到过……他耳朵的结构真是可爱死了。然后我咬着最上面的有些硬硬的那颗软骨,含糊不清地叫他:“嗯……哥哥。”

 

他闷哼了一声,听起来很不爽。但是我知道他这个人最可爱的地方就是他的口是心非。我大概理解了他每次欺负我的时候的那种得意劲儿,于是用牙咬住他的耳垂小心翼翼地拉扯起来,顺便依然说着:“我叫你了啊……唔……哥哥?”

 

“别闹了王源儿……”

 

“哥哥。”我吐出他的耳朵,清清楚楚地叫他。

 

他很轻很轻地,用只有我们两个才听得到的声音应我:“欸。”

 

“居然真的好意思应啊。”我抱着的手紧了紧,示意他我们俩现在的姿势。他却突然转过头来了,突然之间就凑近来——吻了我……还把舌头伸进来了!要死!我又当机了。

 

“以后都要叫哥哥。”他很认真地说。

 

“这里也要?”我把手往下伸了一点——按了按那个地方。

 

“……嗯。”

 

 

 

那就说好了。哥哥?










最后一段第一人称写得我哟……

我真是个变态。

新年快乐!

评论(108)
热度(587)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