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心溃疡

这次是真的要闭关了!期末考简直洪水猛兽!要开始背政治啦啊啊啊

2月多考完回来写夏秋!我是爱你们的!

这篇不知道在讲啥......脑洞来源于一条微博

那么开始!

01

其实那一天晚上我已经睡得很熟了,如果不是王俊凯突然起床,被窝里钻进来一股冷气,我也不会被冻醒。烦死了,大半夜的他又搞什么。眼皮有点亮,估计是他开了灯。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我拿被子捂住头,企图躲回刚才的温暖空气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是我模模糊糊再次要睡着的时候,被子又被掀了起来——

 

“王俊凯你有病吧……”似乎是好几个小时没有动用喉带,我觉得自己的讲话的声音又低又哑,但很符合我现在暴躁的心情。

 

“王源王源。”听他声音简直可以用忧心忡忡来形容,“刚才我醒过来觉得不太对,就去照了下镜子……”

 

“半夜12点照镜子,你是见到鬼了吗……别烦我让我睡觉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睁开眼睛。但是昏暗的床头灯的光蹭着我的睫毛,好像非要钻进眼皮缝里来。

 

“不是的,我,”他声音颤抖地说,“我发现,我的舌头上,长了一个泡……”

 

“睡觉吧……明天它自己会好的……”我实在困得不行,蒙住脑袋正式开始继续睡觉,心里气得不行。

 

居然这点屁事就要吵醒我。

 

 

 

02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件事情很不得了了。

 

比如说,一大早起来,我就听到了王俊凯的惨叫。

 

“老王你怎么了!!”我裤子换到一半,拎着裤腰就冲进了传出叫声的浴室里,看见他吐着个舌头满嘴泡沫,面目狰狞。

 

“额的合头——”他悲痛欲死地说。

 

“你,你先漱口!”

 

他瞪着眼睛傻傻地猛点头,然后喝了口水“咕噜咕噜”一阵后吐掉,嘴边还是一圈牙膏泡沫就扭过头来叫苦:“我刷牙的时候碰到了我的舌头……痛死了!!”

 

“你的舌头怎么了……”我低头去扣皮带,突然想起昨天半夜的事情,“呃,是你的舌头上的泡的缘故吗……?”

 

他看着,缓慢地,沉重地点了点头。我突然觉得壮士扼腕的表情也不过如此。

 

“有这么痛吗。”

 

“有,”他弯下腰去洗嘴,“我再也不想刷牙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走出浴室去穿鞋子。可是没想到这才是个开始。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早餐时刻,千玺一边撕开包子一边问。

 

“没有啊,最近工作又不忙,作息也是按正常的来的。”王俊凯刚把包子塞进嘴里就吐了出来,“啊——又碰到了!痛痛痛痛痛!”

 

“长在哪儿呢?”我凑过去看。他悲愤地长大了嘴,伸出舌头指了指舌尖说:“个里个里。”

 

我无视他变形的发音,凑得更近了些。舌尖正中间有一粒白色的小圆,鼓起了一个泡。我刚想说话,眼睛却没法从他舌头上移开。他的舌尖亮晶晶的,颜色粉嫩,看起来又柔软又可爱。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包子和唾沫。

 

“看完没,我伸着舌头很累的。”他倏地一下把舌头缩了回去,继续哭惨,“我昨天晚上睡到一半突然醒了,舔嘴唇的时候觉得好痛,又说不出是哪里痛,就跑去照了一下镜子,就看到舌尖这里有个泡了!”

 

“应该是叫口腔溃疡吧?”我插嘴。

 

“唔,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出来的。”他愣愣地拨弄筷子,“这下麻烦了,我要怎么吃饭啊……”

 

一直低着头的千玺忽然抬起头来说:“我上网查了一下。百度说如果是突然长溃疡的话,可能是上火了。”

 

上……火……?!我被牛奶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管它怎么来的,我现在只关心它要怎么没的啊!”

 

 

 

03

你要说王俊凯会上火,打死我也不信。

 

——为什么?因为要上火也应该是我上火才对吧。

 

有些时候我都很怀疑王俊凯是不是故意做某些事情的。譬如,他前天晚上洗完澡裹个浴袍湿答答地就冲出来,说是内裤没拿,我就明白了他现在是全果的,于是耳根通红;譬如,昨天我安静地在吃花生,他捧着我的手机玩我的音游,两只手闲不下来却还要目光闪闪地盯我的手。我很会意地剥了一颗塞到他嘴里,两个手指头却被他不知是不是有意地舔了一下,像是被电过了一般滚烫了一晚上;譬如,今天——

 

他从早上开始就吐着个舌头,哈哧哈哧的,样子要有多蠢有多蠢。我忍不住说他:“王俊凯你像条狗一样哦,注意点形象撒。”

 

“我怕碰到那个泡。”他不容置疑地回答。

 

“那你也不用一直伸着……”

 

“又不是你长!”他瞪了我一眼,一脸天经地义地把他的舌尖暴露在空气里。我很怀疑这截舌头已经被风干得差不多了。

 

“行行行,您继续,您继续吧。我边儿凉快去。”

 

他被我逗笑了,眉眼弯弯,伸出手来——一定是想摸我的头!于是我果断地避开了。

 

“我是病号,你就不能同情我一下让我摸一下嘛。”他颇为不满。

 

长个口疮就能叫病号啊!骗谁!我“切”了一声不再理他,低头剥花生。我发现剥花生这件事情其实也蛮有意思的。干脆的壳爆开的那一刻配上粉碎的种皮,给人一种粉身碎骨般的错觉。

 

突然我感觉到手臂被撞了撞,转头看果然是那只粘人的大猫,吐着舌尖满脸期待地看着我,像是下达命令一样不容置疑地说:“我饿撒。”

 

我把手头刚剥好的这一颗顺手塞进他嘴里。他很努力地歪着头,只有一边的腮帮子使劲儿鼓动,似乎是在把花生都挤到同一边来嚼碎,样子简直幼稚得可爱。

 

“能吃吗?舌头不痛?”

 

“还行。不碰到就行。”他仰起头张开嘴,示意我再来一颗,样子居然让我想起来被投食的小海豚。

 

“一颗花生相当于两块红烧肉哦。”我笑着说,“带肥肉的那种。”

 

“我早饭没怎么吃啊,你体谅一下病号好不咯。”他说完又张开嘴,上扬的眼角轻飘飘地用目光挠我。大概猫性就是这样,给它一点好的,它就会抓着不放以此为据,继续要挟变本加厉。而王俊凯也总是不自觉地这么做。他自己一定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某种角度来说是在撒娇,而且就算他意识到,这个中二病也一定不会承认。但是你只消看那眼角的那尾桃花鱼一眼,他想要做什么,谁会不买他的帐呢?就像现在,我又很不争气地动手给他剥花生了。

 

“你这样饿着不好,等会儿我问问任姐,要不中午给你买粥吃……喂!”我把花生递过去,却大叫不好——

 

他的表情一下子翻成了得意洋洋的的模样,就像扒掉了大人裤子的小孩看着大人傻眼的样子大声欢呼——他咬住了我的食指!坚硬的牙齿硌上骨骼有些吃痛,却又像是小时候喂兔子的时候被它咬了一口一样,不是很疼却又酥又痒的,心里还泛着一股子甜……他似乎还嫌不够,合上了嘴唇。人的唇瓣是这么软的吗?那种柔软的压迫感带着奇妙的感觉,撩得头顶都一热。

 

“你松开,脏不脏啊。”我轻声说道。他的鼻息都扑在我的手上,痒得磨人。指节的疼痛已经退了,取而代之的病状是呼吸困难心跳失控。胸腔里像是被灌满天然气,再有一点火星就该炸开了。

 

他却不回应我,甚至看起来饶有兴致的样子——说真的我一直不明白他这种热衷于三百六十五度欺负我的恶趣味是哪里来的。明明对别人都温柔贴心,被粉丝各种夸被路人各种赞,私底下却时不时就闹腾,就像做节目的时候,每次一到我接受惩罚他都恨不得亲自来痛下黑手,那个时候笑得一脸猫纹,高兴成个什么样儿啊!我一向忍气吞声随他乱来,一开始年少无知当他是前辈,到后来时间发酵感情,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之后就像上了瘾再也戒不掉。

 

——只有大哥能欺负一哥,在公司里居然成了心照不宣的规定。想来也觉得挺好笑的,要不是我的默许,他能作威作福到今天吗。

 

可是以前那些事,就算它们是恶作剧性质罢了。这一次呢?他眼睛里盛着的东西是什么我看不懂,是天真还是深意?说这与童年玩闹毫无二致,我也不相信——我全身神经末梢最集中的部位就在他的嘴里,一点点细小的摩擦都能直达中枢。这样的举动太富有暗示性了,他也是男人,怎么会不懂?

 

我简直忍不住想爆粗口,王俊凯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他要是再,再把舌头伸出来一点,触到我的手指的话……

 

最糟糕的是,我觉得下身的感觉有点微妙起来了。

 

“松开啊。”我深吸一口气。他似乎没有听到,但我肯定他听到了,不然他不会有下一步动作——柔软的物体真的贴了上来,一寸一寸一点一点,慢慢地包上了指节,然后移向最敏感的指尖……粗糙的味蕾凸起摩擦指纹,我第一次觉得它们是这么糟糕的设计。那刺激太细致太强烈,最后一点火星也几乎就要燃起了,我简直无法预知会发生什么。

 

——“呜啊!”他突然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猛地吐出我的手指,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我靠!!痛!!!”喊完了还捂着嘴跳个不停。

 

我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猜,我的表情应该是要裂了。

 

“你……好蠢……”

 

“王源你要剪指甲了!”他似乎很疼地倒吸气,“嘶……痛死我了……”

 

“喂喂,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我见他作恶不成被自己倒打一耙,心情莫名大好。

 

“切……反正,你要剪指甲了……”是我看错了吗?他的耳根居然是红的,像是喝得烂醉,“千玺!帮大哥看看我舌头上的泡是不是破了——”

 

“傻子哦。”我看着他走开,绷紧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脸上的笑意也一并坍了。

 

居然,有点失望。

 

失望什么啊,难道在期待他做到底,期待他真的像猫一样开始把玩自己的手指么?

 

不不不。如果他做到底了,我是不是可以懂得他的意思了呢?如果他是那个意思,我是不是可以……

 

下流!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乱七八糟不知在想什么,开始痛骂刚才的想法。下意识摸了摸耳朵,却发现它滚烫得像是烈火的余温。

 

——这样下去真的上火了怎么办……

 

 

 

04

“你有没有觉得,队长太在意他的口疮了……”

 

千玺这么对我说的时候,王俊凯正对着镜子上上下下地照他的嘴,毫不顾忌地张大了嘴以各种扭曲的姿势企图看清那颗明明就只是长在舌尖上的泡。搞什么,老是刷它的存在感干嘛。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看到他的舌头感觉就不太好。留在指节上的火烧火燎般的感觉像是生了根,异常顽固地盘踞其上。另一方面,他的病情似乎变严重了。他现在为了呵护他的舌尖(或者说为了防止讲话时弹到牙齿就痛),在我跟千玺聊天的时候甚至当起了安静的美男子——忽略那一小截时不时在真空中露一下脸的嫩乎乎的舌头的话。

 

“王源儿,你想什么呢?”他突然转过头来说。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一直盯着他看。

 

“没啥……我是想,你舌头好点了吗?”

 

“完全,没有。”他皱着眉,“而且更痛了。肯定是上次被你划破了……”

 

他突然停了嘴,表情僵硬了一瞬。我见千玺也抬起头来,赶紧打圆场:“啊,那个……呃,你要不要上点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嘛。”

 

“哦,对。”他点点头,立刻接受了我的话题,“那要用什么药?”

 

“我哪知道……我给你查查。”

 

我打开百度随手翻了翻。

 

——“生食青椒。挑选个大、肉厚、色泽深绿的青椒,洗净蘸酱或凉拌,每餐吃两三个,连续吃3天以上。”卧槽,听着好恶心!

 

——“取大蒜两瓣,捣成蒜泥,贴在脚心用胶带绑好入睡。”……啊?!

 

——“将一小撮绿豆洗净熬水,水量约一碗,上火时间约5分钟,以水呈绿色为准,趁热倒入已搅化一个鸡蛋的碗内冲之,随即饮用。”这是什么?!绿豆水冲生鸡蛋?!

 

……

 

……

 

什么鬼!!!不是说好了文明社会讲科学吗?!

 

我沉重地关掉百度切出微信发了条朋友圈:“口疮怎么治?方便点的办法,在线等。”

 

不出意外,那帮闲得蛋疼的家伙几乎都是秒回。

 

“哟,源哥这是上火了?”

 

“大事啊!大凶之兆!必以狗血淋头三次方解。”

 

“刘志宏这个傻逼,一哥别理他。听我的,原地自绝经脉回营地,包治。”

 

“含漱剂:0.25%金霉素溶液,1:5000氯已定洗必泰溶液,1:5000高锰酸钾溶液,1:5000呋喃西林溶液……”

 

……

 

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我满目都是血泪,愤怒地打开那个名叫“没错我们吃喝玩乐就是要背着大哥”散发着二愣气息的群聊敲字:“你们靠谱点行不行!我急用!”

 

“源哥这么急,咋了,很严重?”

 

“……不是我得,是别人,舌头上一个泡。等着买药呢”

 

“别人你这么急?”

 

“我闻到了JQ的气息”

 

“源哥这么急做什么~[抠鼻]”

 

“你们这群八嘎!长了口疮就不能么么哒了呀,源哥急是正常的。[大兵]”

 

“哦哦哦,信哥聪明!小的受教了!”

 

“唉,其实按我来看也没什么关系嘛。正好一边么么哒一边把泡给挤了是不是?[害羞]”

 

“信哥说得是![抱拳]”

 

“信哥有理![玫瑰]”

 

“你们又八嘎了,相比之下不应该先关心是谁长了口疮吗!”

 

“对对对,一哥从实招来!此等大事隐瞒不报,小心我们告诉大哥!”

 

我一口血溅屏幕。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看手机的王某某,心想那你们真是告错人了……可是听他们讲这个,心里怪痒的又是怎么回事!我赶紧摇摇头又回了一句:“说正经的!!!”

 

“怎么不正经了,唾液中含有抗菌因子,接吻的时候起消毒作用哦”

 

“学术地告诉你,刘志宏说的都是真的。”

 

“一哥我绝不骗你,接吻最有用了”

 

“嗨一哥,爱的力量药到病除啊。一哥雄起![亲亲]”

 

“一哥雄起+1[亲亲]”“一哥雄起+2[亲亲]”“一哥雄起+10086[亲亲]”

 

……

 

我扭头对王俊凯说:“我去药店问店员好了。”、

 

“诶,网上查不到?”

 

“呵呵。”我低头又敲了一行字,抑制住摔手机的冲动把它塞进兜里。

 

 

 

05

——源哥有喜欢的人了?

 

——不会吧卧槽!公司不是不让谈恋爱么!

 

——有图有真相!刘志宏放图!

 

——你们别让源哥看到了……

 

——源哥不是飞北京活动去了嘛,这么迟肯定睡了,别慌。

 

——就是。而且连练习生都快知道得差不多了,你还指望瞒谁?

 

——大哥。

 

……

 

我看着微信上滚动的群聊,气得牙痒。

 

正想摔手机的时候,千玺含着一嘴的烤鱿鱼问我:“唔……王源……听说你有对象了?”

 

怎么直接就上升到对象了!人言可畏!三人成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狠狠地吐掉嘴里的虾壳,说:“没有!你别听他们乱说。”

 

“我当然是不信的……”他抽纸巾擦了擦手,随手划开手机屏幕,点开一张图问我,“但是这个说的是谁,八卦一下?”

 

上面赫然是一张截图,截的是我去给王俊凯买药之前在群里发的:

 

“够了你们!!!么个毛啊,八字还没一撇呢。现在都消停点!”

 

我觉得这些字逐渐和眼前夜宵铺子的烧烤的火光融合在了一起,令人发指。

 

要不是我当时被气昏头了,会讲这种乱七八糟的话吗!

 

那时候望着满屏幕的“亲亲”,抬眼就撞上王俊凯的嘴唇和舌尖。那种感觉简直像在心尖揪了一把,难受得叫都叫不出来。

 

“你这是要和谁有个‘八字’啊……”没想到千玺八卦起来也够凶残的,直接劈手夺过我手里的烤虾串,“趁王俊凯被禁止吃烧烤现在没人,你赶紧老实交代,我不告诉他。”

 

“都说没了,逗他们玩儿的……关王俊凯什么事哦。给我给我,我还没吃完呢。”

 

他见我一脸共产党员誓死不从,讪讪地把烤串递给了我。我刚松一口气,就看到收到了新的短信。

 

“A王俊凯:你回来的时候来我房间一趟,有事找你。”

 

……

 

……

 

……?!

 

——“你还指望瞒谁?”

 

——“大哥。”

 

卧槽,说好瞒着他的呢?他该不会是知道了要找我谈话吧?!

 

万一他误会了我真的喜欢什么别的人,他……

 

我腾地站起身来,无视了千玺“丫有病”的目光,满脑子天崩地裂。

 

 

 

06

我对于王俊凯,是什么感情?

 

详细回答:他是我的师兄,队长,大哥,铁哥们儿,年少一同逐梦的人。但是当一个人的眉目,身形,说话的口癖,语调,他的优点缺点,握筷子的姿势,口味的咸淡,对颜色的偏好,聊天时常用的表情,不自知的小动作,甚至是常用的洗发水的气味——这些都变得熟悉得像你自己的一部分人生的时候,你敢拍着胸脯说,我对他的感情干干净净纯粹无比?你敢吗?反正,我是分不清。

 

简略回答:喜欢。

 

——所以,喜欢上别人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我心情复杂地敲了敲他房间的门。几秒之后门开了。我装作一脸淡定地走进去,随口叫了声“王俊凯”算是正式打了招呼。过道太逼仄,害得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跟他贴得很近。他是不是刚洗过澡?一股子沐浴露的香气,似乎还带着潮湿的正在蒸腾的热汽。

 

身后传来锁门的声音。我转过身去,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开口道:“说吧,什么事。”

 

“大事。”他挠了挠头发,慢慢走近我。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却不说话,只是很缓慢地舔了舔他的下唇。空气暧昧得一塌糊涂——正如我们的关系不清不楚。

 

撩得慌。

 

“什么大事哦。”我说。他凑得过于近了,呼吸潮水一样打在脸上,温热恼人。他声音听起来有点低气压——该不会是真的很生气吧?

 

可是我们之间若有若无的关系,一直都未被任何一方捅破。正因如此,粉丝臆测时足以坦然微笑,单独相处时心照不宣的亲密还不致面红耳赤。我以为这层默契如同保护色,会一直安稳地包裹我们,安然前行。

 

可是我以为,终究是我以为。他怎么看怎么想,我不是他,终究猜不出。

 

我其实站在他房门口想了很久,想他前几天的举动,想他的好看面容,想起每一次四目相对,不管过了多久,居然总是怦然心动。

 

——如果他真的对于我喜欢别人这件事很在意,很生气,那我是不是该顺着他的心意来挑破?毕竟他这个中二病肯定放不下面子……我说不清,但在进门的那一刻模模糊糊有个想法。

 

想说出来。就是这么简单。

 

就算他什么也没做,这份心意藏了太久,我也快捂不住了啊。

 

“你……”

 

我咽了咽唾沫,被他攥住的手腕上的动脉似乎鼓胀了。看来是了。他皱着眉很心烦的样子。我该说出口了吧。

 

“嗯,就是……”

 

“我喜欢的人是你。”“你能不能帮我上个药?”

 

……

 

……

 

“我操?!!!!”“啊?!!”

 

空气欢欢喜喜地爆炸了。

 

此刻我明白了。自信点,我就是一个,傻逼。

 

“你有病啊!”王俊凯一脸又惊又喜,眼睛瞪得滚圆。

 

“妈的……误会……”我举起另一只手捂脸,“我还以为你听信了刘志宏的细说……”

 

“噗。”他很不给面子地笑了,“蠢死了你……我是听说了,但是谁会信啊。”

 

“闭嘴!”我很少这么凶地对他吼,他却一点都不恼,笑眯眯地看着我,从身后拿了一瓶药来,说:“乖,这些事过会儿再说,你先帮我涂个药……这个东西怎么弄啊,你买回来都不跟我讲一下。”

 

“操……算了……我给你喷。”我抽出手,接过小瓶子,捏住他的下巴,“张嘴,我要喷了。”

 

“啊——”一瞬间他的舌头上落满了灰绿的粉末,笑意却是满得要溢出来了。

 

“这不就好了吗,多简单的事……还……还害得我……”恼羞成怒大概就是这个感觉。我气不打一处来,使劲瞪他。

 

他反倒是从容地笑了:“我之前还以为,你不懂我想什么呢……”

 

“心机啊你!”我伸手抱住了笑点低的大猫,“就是等着我主动当傻逼是吧?!”

 

“别吵,这药粉好苦,我等下再跟你讲话……唔……”

 

很恶俗的,我终于了了心愿——吻上了他的唇。第一次接吻不得要领也无大碍吧?他的嘴唇很软,忍不住想咬上去。齿缝间都是香甜的。但是勾到舌头的时候苦涩的药味就弥漫开了。西瓜霜的味道微苦清凉,但搅在他的唇舌间却像火要烧起来。大约过了十秒我松开他想喘口气,却被他紧追不放,投身到下一次亲吻。

 

我感觉到了他舌尖的凹凸不平,忍不住在那处多纠缠了几次。苦味相比第一次淡了些,于是这个吻更加美好起来。唇齿间有这般的温软,仿佛几世的缱绻情浓,再不肯放开。

 

——是谁说的?一吻定情,二吻定心,自此花正好情正浓,总与君相伴。

 

情爱相溶,药到病除,或许有点道理。

 

 

 

 

07

那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王俊凯正贴在胸口迷迷糊糊还未醒。我被他的呼吸吹得太痒想叫他离远点。“王俊……”

 

舌头卷起来的时候突然吃痛了一下。

 

我震惊地用舌头的一侧抵着上腭动了动,清晰地感觉到上面有熟悉的凹凸不平的感觉,就像上一次在王俊凯的口中感受到的那样。

 

“嗯……”他一脸没睡醒,蹭了蹭我的颈窝,眯着眼看我。

 

“我……我跟你说件事。”

 

“好……”

 

“我也长口疮了……”

 

“哦。”他眼睛又闭上了,却用手肘撑了一下身子,仰起脸凑了上来,毫无征兆地给了我一个昏昏沉沉的吻。他真的很不走心,感觉亲到一半就会睡着的那种。

 

“你上火了。”完了之后他轻轻地说,靠回枕头又睡去了。

 

——我是上火了。

 

入了你的魔,着了你的道,上了你的火。

 

我伸手给他掖了掖被角。是的,我又这么轻易地买他的帐了。









罪恶感!!第一人称的罪恶感!!!

再也不这么写了!简直要炸T言T

大家回见!!祝我会考生物期末考和十校统考顺利过关!!∠( ᐛ 」∠)_

评论(51)
热度(324)
  1. 洞中七日食人猛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艾普西隆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