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七】

大概是第七章吧……太久没写我都忘了是第几章了

没走多少剧情,因为我发现我需要复健(ง •  _ •  )ง

(其实就是想傻白甜)

别问我标题啥意思 自己看下去啦XD




7.男朋友+1=剃须刀-1


“打扰了。学生会检查。”

女生们看到晚自修突然推门进来的人,都倒吸一口气,接着便发出了窸窸窣窣的交谈声。

这本来就应该是正常的——对于习惯了被作为焦点的学生会主席王俊凯来说。但是这个班好像跟刚刚检查过的所有班都有点不一样……总觉得那些女生看自己的眼光有点奇怪。就好像对独自走在旷野上的鹿行注目礼一样。

鹿一般走向的是狮子……我又不是去送死,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他一时搞不清,心情有点烦躁:“柳昕,这个,头发过肩了……你记一下学号。”

“鬓发遮耳了。学号?”

“回去剪一下指甲。”

……

“胸卡里面是不能放卡贴的,强调过很多次了……9班?”他翻过一张正面贴着某著名少年偶像团体照片的胸卡,突然愣了愣转过头问跟在身后的女生,“这里是9班?”

柳昕一边记女生的学号一边“嗯”了一声。

 

好像想起了什么。

 

有几个女生满脸兴奋地向同一个男生望去了——那人却头也不抬地继续埋首书堆,好像这一下子暗暗喧闹起来的环境与己无关得很,一脸小爷高处不胜寒看什么看。

 

“同学,打扰一下,麻烦抬一下头,仪容仪表检查。”

埋头写字的男生猛地抬起头,杏仁眼扑闪:“哦主席亲临,有失远迎了……怎么样,还合格吗?”

“男生刘海不过眉好么。”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打开本子,“小同学你几号啊。”

“那这样呢,算不算合格?”大眼睛的男生又突然地把刘海往上一掀,露出一整个干干净净的额头和利落的眉毛,一脸期待眼神发亮,简直让人呼吸一窒。

“合格……个鬼啊……”王俊凯咬住下嘴唇拼命憋住要溢出来的笑意,微微俯下身压低声音,“干扰公务……晚自修下课到我这儿来一趟。”

“啊!好害怕!我会被叫去喝茶吗——”男生捂着额头表情夸张地说,可惜王俊凯已经擦身走过去了,没看到他欣喜的表情。

放下撩着刘海的手,嘴角上扬的弧度和他一模一样,小心翼翼却似乎加倍甜蜜。

 

“柳昕你记一下啊。高二九班王源,刘海过眉了。”

 

 

 

“久等咯。”

晚自习下课的王俊凯走出教室门就看到王源站在走廊上,抓着栏杆蹦上蹦下地自得其乐。伸手揉了揉他被风吹乱的头发,忍不住就笑:“小同学,刘海不合格,这周去剪掉,知道了吗?”

真是奇怪,仅仅是看到这个人就会笑出来。自己笑点就算再低也不至于这样吧。

四目相对一瞬,连呼吸都带上了甜蜜到胀痛的感觉。

——这就是恋爱的心情吗?但对方可是男生啊。

正被顺毛的家伙很不满地举起手来抓住了他的手腕:“主席你怎么这么不记情面,我刘海明明超——合格的。”

“喂,说归说,别动手嘛。”

在他手里的手腕狠狠抽动了一下,仿佛植物抽芽混乱惶恐又势不可挡。

“都是你男朋友了,手腕都不让人抓,这日子没法过了……”王源小声说道,却顺势乖乖放开了他的手,转身往楼道里走去。

晚自修下课,楼梯的灯照学校抠门的惯例没有开,只有走廊里没精打采的灯光照着。楼梯口黑洞洞的空间像是要吞没他熟悉的背影,王俊凯一瞬间有点恍惚。

 

——男朋友,对于男生之间是听起来是奇怪得吓人的称呼,但是居然真的成了自己和王源之间关系的高度概括,这让王俊凯有点措手不及。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至今还有些迷迷糊糊。只记得九月下午篮球比赛的炽烈阳光似乎晒得人周身滚烫。也许是当时连着头脑也发昏,于是荷尔蒙搓合,多巴胺闹腾,不可挽回的话就这么说出口了。比赛完了之后王俊凯坐在场边换鞋子,一瓶茉莉花茶像个魔法一样遮住了视线:“我们班赢了,你记得说话算话。”

他接过来,忙不迭地弯下腰系鞋带:“那是我们让着你们……谢谢。”

“……那就这么定了?”

“定,定什么定啊卧槽。”

“卧槽你不会开玩笑的吧。”

“我……没有啊。”

语意含糊的对话让人抓狂。两个人都像是丧失了正常的语言功能,讲起话来含含糊糊好似间谍接头。这种话要怎么讲啊!王俊凯把鞋上的蝴蝶结系上又解开,解开又系上,反反复复无数次就是为了不抬起头正面对着身边少年的脸,仿佛四目相对就死给你看。

“那,那你难道要反悔啊?”

“反什么悔,我有说什么吗?”

“喔……那你是答应了?”

“……答应什么啊。”

急得汗都要从鼻尖上滴下来了,但那句“我是真的喜欢你”却被锁在了喉咙里,嗷嗷乱叫却怎么也出不来。

我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

总之就是喜欢你啊。

做我男朋友吧?

不是骗人的。

可是……Words failed me.王俊凯痛苦地想起今天上课刚教的词组。Fali,fail,fail——

“答应,答应做我男朋友啊。”

“啊?!”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像囫囵吞的面一样从王源嘴里音节含糊羞涩地糊弄而过,王俊凯的脑袋像炮膛进了水一样哑火了。

“不是比赛的时候说好的吗,你想赖账啊?——起来起来,咱说清楚。”王源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作鸵鸟状的王俊凯拉起身来,“说话不算乌龟王八蛋。”

“你……”

“你要是敢驴我我就把你酒精过敏只喝茉莉花茶的事情发到学校贴吧上去。”

“喂,欺人太甚啊你!……我又没说不答应。”
“那就定了。说话算话啊。”

“我说,我们的话是不是又说回最前面去了……”

“喝。”

“啊?”

“喝了这瓶茉莉花茶,来生还做我男人。”

“不押韵啊小王同学。”

“什么小王同学——”王源松开揪着他后颈衣领的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凑到耳边依然含糊地、似乎生怕王俊凯听不出他讲出这几个字已经很要命了地说,“叫男朋友。”

心脏在那一瞬间炸成了青涩的红霞。放下矜持举起双手没有微词。

要知道沦陷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之前为什么要费那么多纠结劲啊。王俊凯当时很懊恼地,攥紧手里的茉莉花茶想道。

 

 

 

——说话不算乌龟王八蛋。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当个蛋啊……连碎了的时候都是肝脑涂地,一点都不潇洒,连适合杀人的大风天的烈风也吹不干心里幼稚的嫩黄色。

他甩了甩脑袋里那些带着余温的毫无营养的对话,快步紧跟上去,在王源伸手要去按开灯的开关的时候下定决心生疏地拉住了他指节修长的手。

从没有握过别人的手,掌心相抵的那一瞬间心脏的跳动似乎直接震到了大脑里。

“不要开灯。”

“喔。”王源身体一僵,连带着五个手指用力的程度居然都是不一样的。

要论恋爱的熟练度,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嘛。

气氛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甜蜜,总之下个楼梯都艰难得很。王俊凯不着边际地说:“你,呃,手好冷。”

“哦,那我明天多穿一点。”

 “嗯……”“主席,我们这样算不算,在一起啊。”

“算的吧。”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手掌之间的纹路似乎都严丝合缝地对上了号,随着对方走路的步子轻轻摇晃,随之带动改变了他的步伐。

“你想好了?”

“蠢不蠢,老子都跟你……这样了,还没想好啊。”

王源走得很慢很慢,每下一个台阶似乎都要用很久,像是怕这层楼梯太短,就像怕亲手为他添了一杯茶,却因为相逢太短不等茶水凉就分散。他轻声道:“主席是不一样啊……”

“那个,我们,”王俊凯突然很认真地说,“你只要想想,我们以后只要买一个剃须刀就可以了。很划算吧……开心点撒,刚才是我不好。”

“没怪你啦。听起来真是省了一大笔钱喔。这么说来,像什么男士洗面奶啦洗发水啦也可以只买一份……不过估计内裤还不行,因为我不知道你尺寸怎么样……”

“龌龊!”王俊凯笑着甩开他的手。

“周杰伦的唱片,我们也可以只买一张啊。”王源用左肩顶了顶他的右肩。

“嗯,宠物的话也可以只养一只了……诶你喜欢猫还是喜欢狗?”

“猫吧。”

“你家里不是养了只泰迪?我还以为你喜欢狗诶。”

“不是啊,是因为你比较像猫啊。”

脚底一软。对方近在咫尺的身躯散发出的热量一直从毛孔往内蔓延,直到心脏都收缩了一下。于是心跳就加速到快要崩塌。

“痴汉哦你。”

黑暗里的对方没有答话,却忽然环住了自己的腰往楼梯边的墙上一按,凑上来接了一个像是带着水果味儿的吻。有些丢脸地被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少年按着,瓷砖冰凉,怀里的人的体温和唇舌却滚烫。像两只困兽在狭小的牢笼里用尽全身力气去实现一个唇齿交缠的吻。王俊凯想起最近流行的叫“壁咚”的词——真讨厌,到处都是玩这个梗的人,可是她们真的试过吗?被人圈住腰身用胸膛摁在墙壁上,背后的坚硬和身前的柔软仿佛两级对峙,退无可退逃无可逃的感觉——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而亲吻仿佛也是带着忧愁和年少的不惧,带着惶急和忧伤,带着患得患失的青春期的心情。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有多少能成真?跟他住在一起,在每天清晨第一次看见太阳的时候亲吻对方;讨论今天的晚饭究竟谁来做,谁去买菜;养一只猫看他和它一起睁着提溜圆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心都化了;一起坐在沙发上熬夜看球赛,或许在进球的时候能够用力地接一个大老爷们儿气息爆表的吻——以及共用一把剃须刀。

——我能得到吗?

——你愿意吗?

——我们可以吗?

——亲吻,能够证明吗?

颤抖着吞咽下的,大概是来自于对方的唾液。王源的唇离开了,同时也松开他的腰,凝视他在黑夜里的眼睛……王俊凯是有一点近视的,眼睛里就带着近视的人特有的那种湿漉漉的意味,看得尤其抓人心肝。

“那……这个周末我去剪刘海,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我去干嘛。”

“笨。那我换个说法喔。”王源顿了顿,语调上扬,“约吗,主席?”

“哦,约。”

 

 

一个人呢,有一个人的洒脱,但是两个人自然有两个人的厉害。

恋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而把恋爱延续到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界限就更了不起了。

 

了不起到连剃须刀都可以只买一把啊。


-tbc




早起有糖吃。( ﹁ ﹁ ) 

换了个头像希望你们还认识我……

评论(34)
热度(133)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