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夏秋漫游指南 【终】

*差不多写了1w字……有点长可以慢慢看……

*ooc预警_(:зゝ∠)_


10.相逢还需年少


“他要走了,是吗?”

“你听谁说的……冷静一下啊你。”赵莉莉把成绩单背面向下扣在桌上,“霍”地站起来扶住眼前男生的肩膀。

瘦得骨头都能摸出来了。

“谢老师没有跟你说过吗?他要走了对不对……赵老师?”王俊凯显然快忘记掉眼前的是自己的班主任了,鼻子也跟着红起来。

赵莉莉抓着他的肩膀说:“没有,你冷静一点,谢老师没有说过。你听我说,他没有说过,我们都没有收到过消息,你是哪里听来的?”

“他妈妈来过学校了。”王俊凯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班同学说,王源说他可能快要走了,想找个时候请大家吃饭。”

“这……”

“他要走了。”

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的时候,心底的情绪一点点搏动起来,像地壳深处缓慢的岩浆。记忆都连了以来。他的不辞而别,他的冷淡,他的隐瞒,都是离别的前兆不是吗?至今他才明白,自己根本不了解王源。他的过去,他的现在,他的未来。他的每一个笑容自己总是看不透,他的每一句话语自己都没有读懂。

迟钝的是自己,还一个劲追在他后面,貌似无辜地问,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现在才明白张爱玲说得是对的。我们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地愚蠢——谁都像我们一样,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想来,每每他的唇吻上来的那一刻竟然会美好成这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少年无忧的模样,夜色苍茫时坐在摩托车上掌心里踏实的温暖感,灌满了夕阳的教室里如同共征天下的邀约般的誓言,初秋球场边语焉不详的对话,黑暗无边里稚嫩的幻想……像投入咖啡的方糖瞬间就都消失不见了了吗?

可是明明灵魂尽头刻着的,却还是他的名字啊。

 

“你……你等一下,我接下电话。”赵莉莉手忙脚乱地松开他,拿起桌上的手机,“喂您好——呃,王俊凯的妈妈……?”

她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咬了咬下嘴唇:“您好……啊您收到成绩单了是吗……是……是有点退步……对……我已经找他谈过话了……没问题的您放心……”

“他在学校里很好……学生会主席的工作应该影响不大……”

“是……我会了解一下的……”

……

“朋友?您说什么?”

“他交的朋友?”

“成绩都不错的……我们班都是好孩子的……”

赵莉莉突然不说话了。

“好。我知道了,麻烦您了。再见。”

“我妈……怎么说?”王俊凯终于讲出了别的话。

“啧,怎么说呢。”赵莉莉忽然间就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大概是太明亮了,总闪着闪亮得像小动物似的光,毫无保留地相信着别人,让作为成年人的她不敢直视。“你妈问我,王源……是谁。”

他目光还是清澈的,反射的光似乎能晃到她的眼睛。

“我知道了,谢谢赵老师。”他转身就要走。

“喂……”

“我能处理好的。”他停下脚步来,“您给我一点时间,下次考试一定能好起来。”

“喂!”

我担心的哪里是这个?!赵莉莉烦躁地想抽根烟,往兜里一模却一手空空。

学校里不能抽烟来着……好几年都改不掉了的老习惯。

你呢?已经是习惯一样了的东西,谁能轻轻松松地改掉呢?

 

 

 

“王源,外面有人找哦。”晚自修下课,同桌背着书包回去,却又坏笑着回来冲王源喊了一句。

“谁啊大晚上来找我,让不让人回家了。”

“得了吧你,一脸不想走的样子。以前不都是下课第一个就蹿出去了的嘛……你赶快出去。”

“到底谁啊。”

“磨蹭什么呢你又不是娘炮!一个你很想见的人啦……”同桌又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王源坐在位置上不动。他比谁都清楚外面站的人是谁。从他走到他们班门口,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最后下定决心拉住了他刚刚走出门的同桌,对他说了些什么,再一脸郁结地站在那儿,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主席,我现在真的不想见你。求你了,好不好?

再多熬一会儿就好。王俊凯在和闹别扭的时候都很要面子,现在一定不会放下面子来的。

赌一把好了。他移了移眼前高高叠起的课本,似乎要企图用它们遮住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打扰了。王源,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就像在冰天雪地里狂奔,风雪在胸口上撞出了一个洞,于是寒风就从洞里灌进来了,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了。你听见心里野兽的长嚎,于是你在一瞬间就荒凉下去了。

我不愿出来,你也不要等,大家谁都不说破不是很好?我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天逼着自己不看你的短信,逼着自己从你面前笑着走开,你为什么还要穷追不舍?就像只需要闷着盖子摇晃的骰子罐。你听骰子碰撞回旋的声音很有清脆,但如果你非要打开盖子看一眼……游戏就结束了啊。

“主席。”他走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差不多不敢做出除了笑之外其他的表情。

“你躲着我不出来?”

“我刚才在整东西啦……腾不出手。”

“……”王俊凯比他高了半个头,现在看起来却像个小孩子似的,有一些委屈的样子,“你还骗我。”

“我没有啦……”

“我妈今天给班主任打电话了。”

“……因为你成绩的事么?”

“差不多吧……比起这个,你要走了?是真的吗?”

走廊上白炽灯的光芒笼罩全身苍然若死。王俊凯这次考试失利的事情他早就听说,但内心压抑的问题居然在这个时候破土而出:“主席,你这次,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你说实话。”

怕他说是,又怕他说不是。怕他咎罪于自己,又怕他自欺欺人。

人真是奇怪,嫌爱不够,居然也嫌痛不真。

灯光凭空流动了很久,日光灯管嗞嗞的声音罩在耳边像宇宙中无处不在的背景辐射,令人心浮气躁心慌意乱。

——过了很久,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摇头了。

——你真是傻。不管你怎么回答,事实就是我的错,你在替我掩饰什么呢?

你怎么会这么温柔呢。

如果你能够再狠一点,再自私一点……

你既然开不了口,那让我来吧。

“你犯不着……为我东想西想的,王俊凯。”

“你什么意思?”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你还不明白?”

 

 

 

对不起。

 

 

 

其实——“其实”这个词很有意思,短短的两个音节就能利落地切换到劫难之下的真相里,这平淡无奇的真相似乎也因为这利落显得不那么无趣。

王源的故事很简单,无非就是母亲想要再婚引起的。

那天骑着摩托送了王俊凯回家,到家已经是11点左右了。

打开门的时候,发现有另一个男人坐在客厅里,很温和的样子,抬起头来有些仓促地冲他一笑。

心里猜出了个大概。

此后母亲认真跟他谈了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王源不反对,对方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非常成熟的样子。他也希望有一个人能照顾妈妈,不愿她再辛苦——只不过对方提出的一个要求让他很为难。

他提出让她们搬去他所在的城市,方便组建家庭。

王源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腾地站起来,说怎么可能,我才刚转来这边一个多月。

但是看到母亲祈求的眼神,他又慢慢坐下了。

妈你知道吗,你这句话要是早些说该有多好。

都说人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的时间。21天里每天重复做一件事,就会变成这辈子抹不掉的习惯了。既然如此,每天都抱着一个人悄悄讲情话,把手指插进他柔软的头发跟他道晚安,用尽浑身解数捣乱逗他笑出尖尖虎牙,每天都想赶走他身边所有人,让桃花眼里只映出我一个人的模样……这样日积月累的作为,不是已经成为习惯了吗?

深入骨髓了的感情,是改不掉的。

“妈……你让我想想。”

他如此说道。于是一想又是大半个月过去了。

 

“源源,叔叔今天来我们家里,你回来一趟,我们好好谈谈搬家的事情好不好?”

在图书馆里看到短信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少其他的情绪。只是想,终于来了吗?

匆匆给负气离开座位的王俊凯写了一张便条,轻轻地把它在唇边碰了碰,夹在了他的作业本里。飞快地收拾完东西就走了出去。

对不起啦主席。

下次如果我真的就这么走了,你也一定要原谅我,好不好?

 

“妈,我跟老师请过假了,我这几天都留在家里帮你收拾东西吧……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还有外公外婆那边的事情,我来办,好吗?……没事啦,我已经长大了。反正也要转去新学校了,不是吗?”

对不起啊主席。

别发我短信了。他把手机关了机扔在角落里,深吸一口气。

来想想别的事好吗?主席……哦对了,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叫你主席的时候叫得这么欢快?我可是很喜欢这个称呼的啊,就像我喜欢你,眼神像个透明的鱼缸那样,高傲的,却又温和得像只猫。亲吻你的时候你会把眼睛闭上,黑睫毛像半睁开的瞳子,底下藏好了浓浓的情爱和欲望。我每次都只想用这个称呼来把你圈起来,提醒你你应该是居高临下的,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这很有意思……所以这个称呼不能用来作为离别的称呼,对不对?

“主席我要去西天拜佛求经了,你不要太想念贫僧。”

“再见啦主席,苟富贵勿相忘哦。”

“再见主席,不好意思吃了你这么多豆腐就跑了哦,我会想你的。”

“主席吾爱!从别后祝你手边多银财,祝你方寸永不乱。”

“主席我要走啦,对不起瞒你这么久,看在我这么爱你的份上不要生气了吧,笑一下怎么样?”

……

……

……

腹稿打了几千万次,可是一句都说不出口。

我不想走啊。

我不想在我开始苍老或自我感觉苍老的时候,只能用老人家消化不良的胃口和活动的牙齿来咀嚼我年少时候的激情和勇气,来回忆我曾经喜欢过的那么一个人,我愿意为他死。

我不想回忆,只有在曾经,我才会有这样的冲动莽撞和无知,我甚至大言不惭地说我想要带他一起对抗这个世界。

Naive!你们这是螳臂当车啊……图样图森破。

但这听起来是那么美,我险些就真的相信,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从此就变成了“我们”——一个很有力量的词汇,多么气势如虹,就像尤金·扎米亚金的《我们》那样,是一个美好的,乌托邦的,美丽新世界啊。

你说是吗?

所以我真的不想说出口。你那么聪明,你一定能懂的。

外面快要出太阳了吧。秋天的太阳,总是被人叫做暖阳的。但是屋子里却冷得像冰。

少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把脑袋埋进膝盖之间。他捂着脸,长久地把自己埋了起来。看上去好像很安静的样子——远远看过去,谁也不知道,他哭了。

 

 

 

“诶我们这次考试全段前十是谁啊?……”

“哇这次没有王俊凯啊……”

“哦……失利也正常的吧……哎源哥今天吃饭怎么不说话?你不是考得挺好吗,请客请客!”

“请啊,当然请。”王源笑眯眯地咬着筷子头,“我本来就想请你们吃饭了……我跟你们说件事。”

“我要走了,这周末一起吃个散伙饭好不好?”

 

 

 

对不起。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你还不明白?”

回家的路上王源觉得脑子里像塞了一团棉花,晃起来的时候还重心不稳,后脑勺一抽一抽地疼。

他知道他输了,他咬着牙把这几个字从齿间逼出来的时候,带着隐隐的酷烈。于是王俊凯很冷静地样子,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转身就走。

王俊凯明明是个很好猜的人啊。直率坦诚七情上脸,活得简单而恣意。但什么时候他会这样了呢?

你只要再说一句,王源你他妈王八蛋,我们就可以结束得干干净净两不相欠了。

你点什么头!你以为你是谁?

我的天,你不应该给我一拳头吗?

我甚至可惜过我的名字不是三个字的,不然你骂我的时候吼出来会更加抑扬顿挫一些……可你没有。

你没有。

你转身的时候我听到了心脏开裂的声音。从一条小小的裂痕,从心脏表面的薄膜开始,接着是一路的天崩地裂摧枯拉朽死而后已,动脉血管里奔腾的不再是流畅血液,而是一个个独立的行动迟缓的红细胞,流动的时候会发出海浪推涌着沙子时那种荒芜的喧响的声音。连呼吸都泛上来一阵带着血丝的疼痛。

这疼痛一直伴随他走到家门口。看见母亲的那一刻,情绪像西伯利亚原野上的暴雪,瞬间就将心海上那叶理智的孤舟给淹没了。

“妈,”王源声音颤抖地站在门口,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不敢走进门,“我不走了。”

天翻地覆。

 

 

 

“爱情是场革命。革命总是把最美丽的理想屠戮得七荤八素,这和恋爱真的异曲同工。一场火红的洗礼中每个人都在刹那间以为自己就是圣徒。很奇怪,热情这玩意儿,明明是从自己的大脑中诞生出的东西,但是往往,它最终会变成你的命运。”

 

 

 

窗外在下雨。雨声沙沙的就像小时候养在硬盒子里的蚕,蠕动在大片的桑叶上,彻夜进食,发出旺盛而持续的声音。

王俊凯把窗帘都拉起来。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昏暗而温柔。他揉了揉有些肿胀的眼睛。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王俊凯拍了拍自己的脸,把脑海里响起来的话语甩走。刚刚回家以后自己已经想了好久了,甚至跟赵莉莉通了电话。赵莉莉想了半天说,要不还是顺其自然吧,你先好好睡觉?

他沉默良久,觉得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虽然说她声称情感专家,但提出来的建议真是毫无建设性……自己已经开始吐槽这些事情了,是不是证明稍微好一些了?

也许只要不再去想那个人就好了。睡觉睡觉,明天还要读书呢。

晚安……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要不要睡觉了……”他愤怒地趿拉着拖鞋下床去。眯起眼睛往猫眼里一瞄,心脏漏跳了一拍。

扭曲的景象里,站着的男生,浑身湿漉漉的样子,站在昏黄的走道里,像是一个深夜出没的鬼。

他打开门把他拉了进来。虽然他觉得他不应该这么做,可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就行动了。也许是大脑还沉浸在忧伤里缓不过劲来,脊髓的神经中枢已经代替大脑做出了反应。

“你怎么回事?淋得这么湿?!”

“我没带伞……想来找你。”

“你先去洗澡,我给你拿衣服……快点,开热水,要着凉的……”

半推半搡地把王源连着自己的衣服一起推进浴室关上门,王俊凯才惊讶地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仿佛他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浑身湿透,身上散发的都是水汽——这件事情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并没什么可奇怪的。

没有吵架没有猜疑没有冷漠没有伤害,他只是自己可爱的情人,在一个雨天钻进自己的房子来幽会罢了。

而他自己,居然在看到他黑亮的眸子的那一瞬间心里什么情绪都没有,一个劲只想着“千万不要感冒了啊傻小子”。

没骨气。他苦笑着捋了捋刘海。抬头看钟已经快12点了,身体困得要命,觉得手都是无力的,但脑袋却运行得发热,就像电脑飞快地运转起来,散热器都在发出呼呼的声音。

11:46。11:47。……11:50。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分针一点点推进,直到身后浴室门“咔”地一声开了,还没有转身就发现自己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了。

“干嘛啊你。”这个时候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不应该转身来一记老拳解解恨的吗?

……你为什么骗我这么久?

……不都说了不是一路人了吗?

……你来做什么?

他说不出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喉咙里堵了太多话,根本不知道第一顺位该说什么。

然而内心里其实透亮的。他等了很久的拥抱,很温柔很温暖,带着刚洗完澡的人身上那种蒸腾的热汽和喷香,是他一直在期待着的事物啊。

“主席……”身后清亮的熟悉的薄荷音,带着自己常用的沐浴露的香气一点点飘散开来,“麻烦你了。”

“你不是说了,我们不是一路人吗。”很艰难地挑了其中一句。说出口了才发现居然这么怨念……这能算是开场白吗?真是好笑。

“……不是一路人又怎么样。”王源把头埋在他的后颈处,说话时喷出来的气息让他浑身一滞,“我要的只是一个人啊。”

“你……你他妈是不是连吵架都打好腹稿的……居然还能自己自圆其说……妈的……”王俊凯语无伦次地说着。

“喂喂,别哭啦。”王源听出来他声音里的哭腔,心里涌上来一阵广袤的温柔,“我就是想来告诉你,我不走了。”

“……啊?”

“骗人是小狗啦。我跟我妈说好了……她搬去C市,我还留在这儿,读到毕业为止。”

也许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也许是心跳如撞鹿一样混乱,王俊凯不知不觉都像是带着撒娇的口吻:“可你不是已经骗过我很多次了吗?……你不还说你没谈过恋爱……”

“我本来就没有好么,”王源笑了,“你怎么这么好骗。人家被我拒绝了告白编事儿出来抹黑老子你也信。”

“……”

“主席大人,我晚上没地儿去了,睡你这儿,赏张床好么?”

“滚。”

“哦,那我滚你床上去?”

“不要脸!”

“你从第一次见面就骂我不要脸了,我已经习惯啦……你……”

王俊凯突然挣开他的怀抱,打断他道:“你真的不走了?”

“嗯。”他点了点头。

王源突然觉得,王俊凯的眼神不像温顺的波斯猫,却有点野猫碧绿的瞳孔的样子了。他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发现一个拳头挥开空气停在了自己脸边。

——王俊凯慢慢地把拳头收了回来。

妈的,居然到这个时候都打不下去。

“主席……”

“我他妈到底为什么要喜欢你!我操!”王俊凯大声吼道,一边骂骂咧咧地踹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哎你怎么了?”王源追上去,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消不下去。

王俊凯转过身来大吼:“你干什么事情能不能告诉我一声,瞒着我很有意思吗?!”

“对不起……我怕你承受不来……”
“你蠢啊!你以为我这样就接受得来了?!”

“呃……”

“你不要真的把我当女人看我告诉你,老子血气方刚有什么受不了的……你他妈什么毛病!”

“主席你冷静一点……”王源觉得眼前的人就像炸了毛的猫,喵呜喵呜大吼大叫,撕心裂肺的却一点都不凶,而让人忍不住把他抱到怀里揉一揉脑袋,顺一顺毛,按着他的肉掌给他说一千一万次对不起。

“冷静个头啊!!傻逼才喜欢你!”王俊凯越骂越气,终于把这么多天来所有的愤怒都发泄了出来,酣畅淋漓。他狠狠地一屁股坐在床上,却突然安静下来了,盯着自己的掌心,小声地继续说道,“我就是傻逼,操。”

“好啦好啦。”王源爬上床来,摸了摸他细碎的刘海,侧过头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唇。好久不见,触感还是像第一次那么可爱,“我们睡觉吧。”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王俊凯恶狠狠地把他的后脑勺又按了下来,咬上了王源的嘴唇,虎牙毫不大意地磕破了他的唇皮。王源虽然吃痛,但还是欣喜地接受了日思夜想的爱人的吻。好像一辈子没有接过吻一样,也好像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会相见了一样。肌肤贴着肌肤,热得滚烫。已经忘记吻了有多久。几秒?几分钟?几个世纪?谁知道呢。亲吻的时间是那么漫长,不,甚至连漫长都不算。时间是什么?生死轮回才算是时间。那才解释得通这个绵长的吻。它是那么炽热那么温暖,就像海潮一波一波地涌上来,永远无法停歇那样。爱情是很脆弱的东西,有什么可以证明我爱你?亲吻?它可以吗?不……它太脆弱了,只是身体上那么小小的两个部分的接触,它能说明什么?可是人类就是那么脆弱那么幼稚,磅礴的情感居然只能靠这样的形式来表达给对方。

但这已经足够了。

“小王源……”王俊凯大口地喘着气,“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亲我的时候讲的话?”

“……什么?”

“那时候你说,这是你对抗生活的方式……对不对?”

“是。”

“可是你差点就被它打败了。”

“嗯。”
“所以你要谢谢我。”

“嗯。”

“……你怎么突然这么听话。喂你不要抢我被子!”

“我抱着你睡嘛。”

“……不要脸。”

 

主席你知道吗?你睡觉的时候一点戒心都没有。我的手被你枕在脑袋下面,已经麻得失去知觉了……就连你的呼吸我都觉得很好听,那就像杜拉斯东方国度呜咽的元音……

我差点以为这辈子就要失去你了。可是醒来的时候发现你还在,阳光还照在身上,那么安静。

主席你知道吗?我喜欢你的原因就是在于,对我来说,喜欢你,不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是我对抗生活的方式。我已经习惯了用力地活着,对于有些事情,比如说,喜欢你,随时随地的,我都可以奋不顾身地去做。

生活这么巨大,我那么渺小,你看,我险些就被它用一个手指就打败了。

可是你还在。当我迈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我这一生绝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王俊凯你丢不丢人啊,迟到也就算了,还跟王源一起……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赵老师您叫我什么事儿啊,我罚站还没站完呢。”

“哟,瞧这笑得,一合好就来伤害我这种老人家,合适吗?我让你再多站一节课你信吗!”

“我信啦……您到底什么事?”

“我跟你妈说清楚了,”赵莉莉狡猾地眨了眨眼,“王源是隔壁班的学生,人品好,大家对他的评价都很好。而且成绩优秀,这次期中考排名在全段前五十之内,和你做朋友有益无害啊。”

“……”

“我顺便问了你妈她是怎么知道王源的,她告诉我是因为你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叫了她一句‘王源’,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女生的名字……”

“……”

“哈哈哈你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

“赵老师……你不怕被政教处的老头训死吗……”

“老娘怕他个毛!”赵莉莉拍桌而起,“哦不好意思,不该说脏话的。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呢有个朋友,就是那个说我当了老师一定完蛋的家伙,他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那个人后来消失了……对啊,就是消失了,因为我想都不敢想的原因……我那个傻子朋友呢,到现在都还没有谈过其他恋爱……你懂我的意思了吗?……我的天,我居然在跟我的学生讲这个……”

“谢谢,”王俊凯认真地打断她,说,“谢谢你,赵老师。”

“……去罚站吧你,带头反校规的主席同学。”

 

 

 

阳光像潮水一样在班级前的走廊上涌动,这绝好的阳光让王俊凯一瞬间觉得自己拥有了来自上苍的鼓励。正好是下课时分,大家都涌出来晒太阳。他看到王源站在大家中间,有说有笑的,脸上映出暖洋洋的光亮。

“哎呀王源你家王俊凯来了。兄弟们快撤啊——”不知哪个男生喊了一句,大家都哄笑着作鸟兽散。王俊凯知道他们没有恶意,相反,每个人都带着一份可爱的善良,仿佛这与起哄任何一对情侣并无区别那样。

他在那一刻非常庆幸自己遇到王源的地方,是在校园里。人们都说这是缩小的社会,但在这其中却比社会单纯太多——比如说,年少的人们,总是对特立独行的事物分外宽容。

“赵老师叫你去干嘛?”人都散了,王俊凯才看清王源哪里是在罚站,而是大大方方地趴在栏杆上,正经晒太阳的样子。他转过头去看他。一阵晕眩般的快乐搅浑了身边秋阳的金色。

“她摆平我妈了。”王俊凯走过去,跟他一样趴到了栏杆上,把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其上。

“哦。老谢也说他会帮我去年级主任那边说一句,把转学手续取消掉。”

王源的笑容那么好看,简直就像是透明的。王俊凯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你以后不也跟我一样,要开始独居了么。”

“嗯?哦我忘了跟你说了,我刚才去老谢那边的时候跟我妈通了个电话。”

“啊?”

“我说我想住到同学家里,我已经联系好人了。然后她就答应了。”王源调皮地眨了眨眼,如同往常甜美的小强盗模样那样,颇有些不讲理,却无法拒绝,“然后她说了,她想见见你。”

 

 

 

王俊凯依稀还记得那本科幻小说的情节。

的确,男主人公和朋友一起被外星人踹下了飞船。然而他们却踩中了二的二十七万六千七百零九次方分之一的可能性,被另一艘飞船所救,从此开始了漫游银河系的旅程。

多年以后他又看了这本书翻拍的电影,指着屏幕上两张沙发说,这特么不是瞎扯吗!

王源一边给他削苹果一边笑着说,大于零的可能性,都有可能成为现实,你不知道啊。

他却在那一瞬间觉得很幸福。那不是城堡门一关王子公主从此白头到老的那种弱智幸福,而是一种艰辛的温暖和劫后余生的宽容。

三千世界,每个人的爱都那么微不足道。在这个本就互相矛盾着冲撞着的世界,每个人都在认真而温柔地彼此伤害,带着爱的热度和心碎相互错过。

还好他们躲了过去。因为那个人拉着自己的手,说,这是我对抗生活的方式,你能明白吗?

我明白,我早已明白了。

 

上课铃响了,整个学校都安静下来。教室里传来老师的讲课声。王俊凯和王源忽然都转过头对视了一眼,莫名就笑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上帝总是在温馨地保佑着他们啊。



-end.





夏秋就写到这里了。

其实这个故事一开始没有那么复杂,而是以小段子短篇的形式存在,可是我把控力不好,就变成这样一个一拖再拖的长篇了……

很感谢每一个点喜欢、推介以及评论、催更的你,不然我肯定写不完这个坑……鞠躬。

我本质是个凯妹啦。但你一定会说那我为什么会虐俊俊……其实我一直是这么觉得,写文就用来让大家甜一甜开心一下就好。残酷的、现实的东西有很多,且不说我写不出,而且就连萌个cp都要被虐一虐,那人生也太灰暗了……所以我不会写BE_(:зゝ∠)_

但是这个故事,我努力想让它看起来更像一个“漫游”的故事。就像林夕的一句词那样:“爱不是抽象的信仰,(爱是)有血有汗。”

我希望在遇到过众多的小行星打击之后,宇宙的航程能够更加美好,因为距离星辰大海也更近了一步,不是吗?

也很感谢两个小竹马,你们一路都这么棒,还能爱你们一百年qwq

文里引用的一段是笛安写的,我看到的时候非常感动。

还有两句未标明的是王小波的话。是的,他的确是天才。

谢谢看到这里。大家随手给我个评论吧_(:зゝ∠)_

接下来会写些短篇。下个故事再见!



评论(69)
热度(185)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