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在一起

元宵快乐!

同桌设定。脑洞来自步步高公开课两个人坐在一起上课各种腻歪……讲悄悄话、互相偷瞄、源源写了什么之后笑眯眯地给俊俊看结果俊俊一脸不屑……之类的。

可惜最后有点跑题了!哭

不算应景的BGM:Ivy








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这周第二次被全班起哄“在一起”了。王源若无其事地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人。他也跟着大家一起傻笑,小小的虎牙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

 

三秒之前,全班爆发出“哦——”的声音,尾音上扬,一个字的语调却千回百转,曲径通幽处般藏了许多内涵。然后不知是哪个混蛋打头,喊了一句“在一起撒——”一时间如回声一样,类似的声音充斥了耳边。

 

五秒之前,老师突然点到王源的名字,阴阳怪气地说了句,王源啊,王俊凯好看还是我好看啊,你上课不看着我老看他干嘛?

 

十秒之前,王源还是用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心不在焉地抄着笔记,慢慢等一行写到了头,就趁着那个角度看一眼身边奋笔疾书的王俊凯。男生皱着眉头,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黑板,不自觉地舔了舔下唇,那儿就变得晶亮亮的,看得王源喉结一动……

 

当然王俊凯好看。王源腹诽,假装对哄笑声充耳不闻。但王俊凯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还偏过头来冲他笑。少年舒展的笑颜清新得很,王源一时间居然忘了复杂心绪,怔着直到下课铃突然响起才回过神来。

 

“你上课看我干嘛?”王俊凯一见老师走了就乐呵呵地问道。

 

“谁看你了,自恋。”王源嘟囔着,手不知该拿点什么似的在桌上摸了摸笔,又毫无意义地碰了碰课本,最后终于“蹭”地站起来,踢开凳子,拍拍王俊凯的后背说,“你让一让,老子去买东西吃。”

 

“就知道吃零食,阿姨叫我看着点你不能老吃这种东西,没营养的。”王俊凯嘴上念着,却移了移凳子给坐在内侧的王源让了条道。

 

王源侧着身从王俊凯椅背和后桌之间轻松穿过,顺手揉了揉他松软的头发,说:“帮你买旺仔。”

 

“谢啦。跑快点,下节老张的课。”

 

 

 

这是我同桌王俊凯——这句话王源大概已经讲了有六年了。小学四年级开学,王源的同桌从班花换成了这个一脸小爷最拽的男生,互相看不顺眼,第一天双方一句话都没说,第二天大扫除,两个人拿扫帚打了一架,回家的路上就哥俩好地搭起了肩膀。直升初中了,在王俊凯小姨当班主任的班级里继续做同桌。一如既往,王源吃完的薯片包装袋一般都会压扁了一个个安稳地躺在王俊凯的垃圾袋里,王俊凯干干净净的笔记本也总是会出现在王源的桌上,放学回家两个人勾肩搭背,谁也插不进一脚。毕业那天整抽屉,王源扒拉出一捧纸条,上面爬满了他和王俊凯上课聊天的歪斜笔迹。王俊凯说丢了好了,反正以后有缘还是同桌——王源点点头,转头回家跟父母大吵一架,把自己的志愿从三中改成和王俊凯一样的八中。报名那天他自己一个人背着书包插着兜来学校,一走进班级,王俊凯飞扑过来眼泪汪汪地说“真的同班啊,我们还做同桌好不好!真是太巧了……”,王源揽着他的腰心想,笨蛋,我为了求爸妈托关系跟他们吵了一个暑假……巧个屁。

 

“老板,旺仔两罐。”

 

“哟王源,又帮你家王俊凯买东西?”身后传来“嘿嘿”的笑声。

 

“嗯。……死胖子,刚才上课是不是你带头喊的?”王源付了钱提着两罐旺仔,突然想起刚才上课的事,飞了一个眼刀过去。

 

“不是我!是翔哥他们——我不就喊了一次吗,你怎么次次怀疑我……”

 

王源没好气地用手肘顶他:“上次?!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就敢自己提上次……”

 

“源哥,源哥我错了!源哥饶命啊——”胖子一边笑着躲开王源的手肘,一边跑远了。王源提溜着旺仔慢吞吞地走在回教学楼的路上,一路踢着一颗小石子儿。他还记得这周一他差点睡过头,踩着点冲进教室的时候就听见一片的“yo——”。莫名其妙地走到位置上,王俊凯一脸诧异地说:“你……你也穿错校服了……”

 

他抬头扫了一圈,周围的人都换了秋季白色西装和毛衣的校服,只有他和王俊凯两个人还穿着短袖深色夏装,惹眼得要命。他还没来得及接话,就听到后排胖子喊了一句:“这是已经在一起了的节奏啊——”

 

王源一脸无所谓地坐下来,而王俊凯却凑过来傻乎乎地笑:“心有灵犀诶……”

 

这四个字在语文课代表王源的脑袋里过了一遍,于是他的脸又红了点,小声骂了句:“白痴啊你。”

 

王源也不知道王俊凯到底是真白痴还是装白痴。都到了全班人都知道起哄了的地步,王俊凯还是会在刚刚打完篮球满身是汗的时候毫无顾忌地把整个人都粘到王源身上,嘴里嚷嚷“王源我刚才那个扣篮帅不帅嘛”。王源一边无视身边路过的妹子们一脸的“卧槽”,一边给他递海之言,顺便说:你帅,你最帅。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他喜欢王俊凯很久了。很久。

 

所以每次听全班嚷“在一起”的时候,他表面高冷,内心简直能嘚瑟上了天,恨不得一把揽过身边表情无辜的人,响亮地亲一口,宣布,对啊,就是在一起了。

 

就算只是幻想,但想到这一幕嘴角就勾起了弧度,怎么也消不去。他笑眯眯地回到班里,笑眯眯地把旺仔放到王俊凯的桌上,笑眯眯地看到,王俊凯把什么东西迅速地塞进了抽屉。

 

“源哥你错过好戏啦!”后排的女生兴奋地戳了戳他的后背。王俊凯一下子紧张起来,转过去摆摆手说“诶你们别瞎说”,又转过来对他说“没事没事别理她”。

 

“啥子嘛。”他转过去挑了挑眉,问。

 

“四班那个校花刚才单独来找你家王俊凯了哦~”女生八卦地笑着。

 

“唉校花就是漂亮,眼睛好大腿好细啦……”

 

“哦。”王源面无表情,“我还以为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说完转过身去。

 

后排姑娘互相眨了眨眼。

 

 

 

数学课。

 

王源的手肘被撞了一下,一秒之后,一个小小的纸团飞了过来。

 

“要不要还你旺仔钱?”

 

……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一看就知道王俊凯意不在此。王源大概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却还是有股气横冲直撞的,于是提笔写了个“不用”就扔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纸团又扔了回来:“你不开心?”

 

“没啊好好上课”

 

“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撒”

 

王源打开纸团看到这行字,心忽的就抽了一下。他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人。王俊凯坐得笔直,抿着唇一脸严肃地抄板书,多情的桃花眼并不看他。王源心里抽动的感觉越发重了,呆了一会儿,决定不绕圈子。

 

“刚才那个女的跟你说什么哦”

 

“没什么的就说想跟我做个朋友”

 

跟我的人做朋友?想得美。王源把笔刷刷地放在虎口转着,正欲下笔,忽然听到王俊凯压低声音说:“翻页了。”

 

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意识到王俊凯的意思是老师刚在讲昨天的考试卷,现在讲完了该翻一页。手忙脚乱地翻过去,抓起红笔订正。也许是刚过了气头,脑子转得特别快,错掉的题目订正起来也似乎不那么难。

 

“哟,最后一题也做出来了?”过了好久,耳边传来王俊凯的轻笑声,落在耳膜上痒痒的。王源怔了怔,立刻得意地把试卷挪过去一点儿给他看,笑着说:“你源哥厉害吧?”

 

王俊凯瞥了他一眼,嘴上说了声“切”,弯弯的眉眼却暴露了此时的心情。那是温柔的,是舒了一口气般的,看得人要入了迷。乖巧懂事的少年,眼里是风和星辰,一不留神就彻底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笑着低下头接着写字,但其实根本不知道该写什么,脑子里还是王俊凯奶猫似的眼睛和唇尖,只好拉过草稿纸,在上面慌张地装模作样地涂着乱七八糟的线条。

 

“王俊凯,”老师突然停下讲课,顿了顿,不满地说道,“看黑板。”

 

听到老师点那个人的名字,王源一下子绷紧了神经,差点比点到自己名字还紧张。听完后半句他好久反应不过来——王俊凯不看黑板在看什么?心里冒出来无数个答案,但明明自己应该比谁都明白。

 

——他在看自己。那双清澈见底的桃花眼,看着的是自己的方向。不是黑板上枯燥的三角函数,是自己。

 

身后传来的轻笑声他没有听见,只是不惹人注目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王俊凯和校花的绯闻不过几天就传得跟真的似的。都说校花攻势好猛烈,送饮料要电话翘课来看王俊凯打篮球。而偏偏王俊凯对谁都没有区别对待,对校花也一模一样地大方自然,一来二去的八卦人士纷纷表示说不定这对就要成了。

 

——成个大头鬼。王源每次听到这种话都忍不住想爆粗口。而王俊凯还整天若无其事,一如往常一下课就蹭到他身上来,哪怕是稍稍挠个痒痒也像是很有趣似的。

 

“王俊凯你别摸我大腿……痒!”王源啪地打开放在自己腿上的手。

 

“哎哟青春期就是难搞。寒叶飘零,吾爱叛逆伤透吾心!”王俊凯笑嘻嘻地说。

 

“宝器……”哭笑不得地推开全身上下都黏糊糊似的的王俊凯,王源又沉下脸来,“校花姑娘呢,今天怎么没见她给你送奶茶?”

 

王俊凯不吭声,从桌肚里抠出个什么东西来,三两下除了包装就往王源嘴里塞。

 

“靠,什么东西。”王源皱着眉头。

 

“毒药啊。叫你八卦。”

 

奶香味一瞬间就在嘴里漫开了。王源挑眉:“大白兔奶糖味的毒药?”

 

“嗯。”王俊凯说,“死前让你甜一把。”

 

“凯哥好毒哦——”王源笑道。

 

王俊凯沉默了几秒,开口道:“吃完晚饭你先回来,我有事。”

 

“……”王源想了想,“校花找你有事。”

 

“你聪明,瞒不过你撒。”王俊凯突然伸手过来,把他最上面那一颗衬衫的纽扣仔细地扣好了。面容近在咫尺,嘴唇上软软的胡须也看得清清楚楚。王源还记得自己刚发育那段时间,对于长出来的胡须非常不满,偷偷拿着剪刀剪却剪到肉了,痛得要死要活。王俊凯看他的伤疤笑了半天,第二天从家里带了不知名的气味浓郁的药膏,用食指一点点地涂在自己的伤口上,那时候的神情也是这样。认真、细致,眼睛里波光闪闪,做着一件明明与自己无关的小事,却严谨得仿佛弄错一寸就是大祸。

 

不过是几厘米的距离,再近一点就能吻到颜色淡淡的嘴唇。

 

“你俩怎么还不在一起。”

 

看到王俊凯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这么盼着我跟人家耍朋友哦。”王俊凯狭促地笑了笑,离开那个微妙的范围,转身回去打开了作业本,习惯性地问,“做哪里撒。”

 

“13页到14页,两课。”王源也习惯性地回答。六年以来这样简单的对话有几千次?谁会记得呢。但王源没有告诉过王俊凯,初中毕业开同学会那个晚上,酒量极差的王俊凯硬生生被灌了好多,迷迷糊糊地靠在自己身上不省人事时,王源也跟他进行过一次很短的对话。很短。一来一回,不过四句话——

 

那时他很轻很轻地,在人生嘈杂的KTV包厢里附在王俊凯耳边喊他:“幺儿,醉了?”

 

“没呢……”王俊凯哼哼唧唧地回答,像是小猫打的呼噜。

 

他以前叫王俊凯“幺儿”的时候,少年总会急吼吼地跳起来逼他叫哥,现在却一点异议也没有,看来真的是醉得一塌糊涂。王源这才问道:“……幺儿,你喜不喜欢我?”

 

心跳已经几乎能赶上马达。但还是问出口了,手心里满满的全是汗,攥得紧紧的,像是怕漏走了些什么。

 

靠在肩上的人呼吸间都酒气熏人,暖洋洋的鼻息喷在脖颈间,脑子里一片温热。醉酒的他大概是思考能力太迟缓,过了很久才慢慢地说:“喜欢啊。”

 

王源趁他真的睡着了,打起轻轻的呼噜的时候,偷偷地握了握他的手。两只汗涔涔的手,十指交错,交指缠绵。不过就这么一次而已。

 

可是这个人,他也许,按那些道听途说的小八卦来说,就要成为人见人爱古灵精怪的漂亮校花的同样人见人爱男朋友了。

 

真是死前甜了一把啊。王源用舌头把奶糖抵在上腭,用力地,死命地滚了滚。

 

 

 

“那你先回去吧。”吃过晚饭从食堂出来,王俊凯说。

 

“哦。”王源头也不回就迈开步子向前。

 

“那我走了?”王俊凯还跟上来了几步。

 

“走就走咯。”王源语气淡淡的。

 

“王源!”王俊凯突然喊住他。

 

他回过身:“干嘛。”

 

王俊凯表情有点愣,垂下眼咬着嘴唇,眼神飘来飘去好几秒,才轻声道:“……那个,你过会儿帮我交一下听写本。”

 

“那个晚自修第二节下课交啊。”

 

“哦……那没事了。”王俊凯扭头匆匆走了。

 

王源攥紧了的拳头终于慢慢松开了。

 

 

 

“源哥,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你同桌呢?”

 

“死啦。”王源踹开王俊凯的凳子,凳子撞在桌边发出重重的一声。

 

“哟,小两口吵架了~”胖子笑嘻嘻地凑过来讲道。

 

“吵你妈逼。”王源咬牙切齿。

 

“哎哟源哥我错了……”胖子见他脸色不善,扔下本子就跑,“凯哥的草稿本,他去订正试卷的时候忘在老张办公室了,我给他拿来。”

 

王源默不作声地扭过头。

 

……

 

……

 

过了十秒,他不动声色地伸手,把那本草稿本移到了自己眼前。

 

草稿本这种潦草的东西,往往却能被挖出最真实的八卦来——这一点,王源早已经被后面那两个叽叽喳喳的八卦少女科普过好几次了。写作业的时候,哪个不是要开开小差。自修课又不能讲话,唯一解闷的办法就是往草稿本上随手涂两笔。

 

“至于涂的是什么——这就是八卦的精华所在了!”后排少女两眼放光地握拳道。

 

王俊凯这个烂人,谁叫他要脱团了,不烧他,看看他草稿本也不行嘛?“字真丑……”他皱着眉头翻过一页又一页写满计算过程的纸。突然他翻到一张纸,格外的密密麻麻。仔细一看除了各种竖式,字里行间还夹了好多汉字。凑近了一看,心跳就停止了。

 

——王源。

 

——王源儿。

 

——王源好二啊。

 

——好看。

 

手忙脚乱地翻过这一页,发现下一页上又是许多的字。

 

——9月15,我跟王源居然都蠢到穿错校服。

 

——旺仔是冷的,不想喝。

 

——还是喝掉了。

 

——他买的。

 

——不长记性!

 

——二货。

 

——他不开心。

 

这些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一个个在密密的数字间蹲着,似乎当时被主人潦草地写下的唯一用途就是现在让王源看到那样——不然,这些零碎得像肢体一样的字、词组、短句,除了他,有谁看得懂?不敢再看,刷刷刷地直接翻到最后有字的那一面。上面写的过程王源居然看得出是哪题——他还记得数学课下课,他只是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随便找了道题问王俊凯。王俊凯一时间没做出来,但第二节课下课就丢给了他一串长长的过程。

 

居然上英语课偷偷摸摸算了一整页,英语老师要被你气死了。王源忍不住笑起来,定睛看到缩在算式间的字,笑不出来了。

 

一整排的都是一个“烦”字。下一面写的全是同样两个字

 

——王源。

 

王俊凯平常的字端端正正的,但也不算好看。虽然他已经看了六年,五十本作业本里一眼就能辨出他的笔迹,但王源还没见过王俊凯一笔一画写得这么认真过——就算是初二的时候他陪王源去参加钢笔书法比赛,拿着王源特意买的英雄钢笔蘸了墨水,写得也没这么好。力透纸背,硬生生的都凹了下去,仿佛这辈子最后一次写这个名字——那样绝决。

 

王源噙着泪一脚踢翻了凳子,冲出了教室门。

 

 

 

“真的不可以吗?”女孩低着头,轻声地问。

 

“嗯。”王俊凯站在落满夕阳的操场上,点了点头。

 

“可是,我不会影响你做其他事情的。”女孩大眼睛里扑闪着泪光,映着天边的红霞。

 

“做朋友……不好吗。”王俊凯用的是陈述句的口气,强行把问号改成了句号。

 

女孩不依不挠,声音颤抖地问:“你……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嗯。”

 

“我能够认识吗?”

 

“你肯定认识的。”王俊凯突然笑了,那笑容又看得女孩一愣,“我跟那个人认识很多年了……六年吧,大概。二货一个,也是个吃货,但就是吃不胖,瘦瘦高高的。笑起来很甜,很好看……”也许是怕自己说的太多了,他慢慢停了下来。

 

“你可以……继续说。”女孩居然也笑了,“反正我是没希望啦,不如你多讲一些给我听。”

 

王俊凯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这个漂亮的女生,继续道:“他的缺点嘛,就是东西爱乱扔,经常丢三落四的……所以我这六年都在干一样的事。帮他找什么‘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某样东西,借给他忘带了的东西……你知道吗,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书包里有两块红领巾。一块自己带,一块随时有可能要借给他。

 

“而且他其实是个挺幼稚的人,动不动犯二,还犯怂……可是这样也还蛮好玩的,从小到大我都在陪他幼稚,犯二,犯怂……老是放学留下来被罚打扫卫生,每次都是踩在桌子上用扫帚打架,打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家。说起来我们就是靠扫帚打架熟起来的……”

 

王俊凯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漏嘴了。哪有女生会拿着扫帚跟人打架的?他有点慌地看了眼女孩,但见她笑得还是很温柔,于是又自顾自说下去:“我其实不完美,缺点很多,你也肯定忍不了我,你没必要喜欢我……但是我觉得很奇怪,我自己都觉得难忍,他却一直忍我到现在……你说想跟我……在一起,但‘在一起’这个词,说起来我只能想到他。”

 

“遇见他之前,你没想过‘在一起’。遇见他之后,你的‘在一起’就没想过别人。”女生柔声说道。

 

王俊凯愣了愣,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王源的红色乔丹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视线里的。王俊凯惊慌地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扣住了。然后他听到那个熟悉的薄荷音,凉凉地说:“不好意思,王俊凯已经跟我在一起了。”自己听到了什么?耳边嗡嗡的,难道是夕阳流动的声音?还是心脏咕嘟咕嘟冒泡了的声音?而刚才他说的又是什么呢?如神兵天降如劈空而来,出现得这么突然,突然到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女孩的表情就已经被拉远。五味杂陈,沉默地跟着他走,直到操场边的铁丝网,王俊凯笑了一声:“自恋狂,老子什么时候跟你在一起的。”

 

肩膀突然受了力,当失去平衡的惊叫声还未出口,就被另一张嘴唇堵回了喉咙里,兴奋地在狭窄的喉道里叫嚣着,和把一切重量压在了铁丝网上的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一起,手拉手喧嚣地、欣喜若狂地叫嚣着。舌头也在叫嚣,悄无声息的,因为它正和另一陌生的舌缠绵着;牙齿也在叫嚣,战战发抖的,因为它抵在另一排坚硬的牙上。王源两手扣着铁丝网的网眼,压在他身上,皱着眉头——吻他。明明太阳刚落,天边红透了,眼前却是漆黑的。这样的黑大概持续了几个世纪这么长久,眼前才一点点明亮起来,直到看清楚那张千百个日夜盯着、旁若无人、淋漓尽致地看到了如指掌的脸。他最喜欢的脸。白看不厌,并愿意一直看到奔赴死亡的那一天的面容。

 

王源也许是想笑,但是没有笑出来。他舔了一圈嘴唇,说:“刚才。”

 

 

 -end.



剧透之神的番外:

“源哥,昨天你告白是不是太酷了一点!”后排的八卦少女第二天一早看见他就激动地说道。

“什么玩意?!”王源瞥了一眼王俊凯,发现对方一样耳根通红,一脸“WTF她怎么会知道”。

“你跑去抢亲对不对……嘛这个词不对,但就是这个意思啦……还那啥了对不对!”少女满面春风,响亮地弹了弹舌。

“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目击者校花是我们的人啊。”少女的同桌幽幽地插嘴,“年轻人,还差得远呢。”

 

-真·end.





与文无关地说几句,在知乎上看到两句话,觉得很适合他俩……

“他欣赏我的光鲜,奉陪我的阴暗。我们遇见了不完美的彼此,却因为彼此而完美。”


开学愉♂快!

so我不能即时回复大家的repo了 但也请大家不要放弃给我爱的repoQAQ



评论(107)
热度(722)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