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系不住

 @一潭挣扎的蓝藻 点的虐向!(我们藻简直幕后英雄,催生了一篇又一篇文……

虐b慎入!




重庆入梅了。自雨线被夏季风推移到江淮一线,长江边上就日日夜夜地下起雨来。天空破了个窟窿,于是整个山城就在水中漂浮了起来。

 

可这几天b却正好乘了出席活动的当,逃离漫长的雨季喘口气——刚下飞机,就见到W市友善的好天气。云朵在蓝天上像海岛悬浮,边缘被阳光勾了一圈蓬松的晕,质感十足,又似乎压得很低,伸手就能触得到。他从扶梯上下来,站在空旷的机场上,不禁想抬头去够一够高处的云看看。

 

“wyer。”身后传来a的声音,“你鞋带散了撒。”

 

文艺满满的心突然就被点破了。b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带。它们理直气壮地散着,垂在脚背两侧伏着地。真不给面子啊你们。b如此想着,不耐烦地踢了踢腿,仿佛这样散了的鞋带就能自动复原一样。

 

果不其然,a叹了口气说:“算了,我来吧,你别动。”

 

于是他果断地扔下手里的行李箱,向前迈了一步,就势蹲下身。在自己的两脚摆好位置之前,他已经抓住了两根不讲义气的鞋带,用力往后一扯,拉紧,在手指上缠绕着,再是手指翻飞,瞬间完成了一个蝴蝶结。最后他还不忘颇为强迫症地拉了拉偏短的拿一根带子,让两根举案齐眉些。

 

“鞋带系不好就少穿带鞋带的鞋子,知道了吗。”a站起身来,对刚才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蹲下来帮b系鞋带的事情似乎全然不知般自然,“反正系不牢,总归要散的。”

 

b听了,就像每次被他念叨的时候那样,悄悄吐了吐舌头,嘴角却微微扬起来了。

 

 

 

b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各种方面,各种层面上——大概除了系鞋带。

 

不知道是不是跟这条细细长长的带子八字犯冲,它们总是在走路走着走着的时候忽的就散了,毫无职业道德。而b也颇为烦恼,因为他实在搞不清两只手应该怎么绕绕绕把它们绕成一个整整齐齐的蝴蝶结,牢牢地绑住。明明很简单,可就是系不好。

 

……但究其缘故,b自己比谁都清楚。平常他都嫌这一工序麻烦,所以在学校里都穿魔术贴或带鞋带扣的鞋子;但只要出去有活动,他都会默默地从一堆鞋子里挑出有鞋带的那双——他是系不好鞋带,可是a会啊。

 

三下五除二,他就能打出异常漂亮的蝴蝶结来,鞋带都不扭转。而更让b心花怒放的是他二话不说就蹲下来的样子。一开始b还有些抗拒,毕竟觉得要是被人看到还挺羞涩的。可a似乎不这么觉得,他几乎能在随时随地忽视所有无关人员地“刷”地抓住他的鞋带,把它们绑得好好的。仿佛这件事天经地义,无可非议。而他在系鞋带时手总是会碰到b的脚背,那种酥酥麻麻的触感就会一直停留在上面,脚背就发烫了般,聚集了所有快乐的能量,直到下一次鞋带散开,a再拉过他蹲下来,认认真真地动手。

 

久而久之,学习“如何系鞋带”这一项事件也就彻底从b的计划表里删除了。而正是因为如此,鞋带就越是系不好了,散得更加频繁——于是a蹲下来给他系鞋带的次数也水涨船高。

 

而他却愈来愈想趁a蹲在面前的时候,伸手去摸一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当然,他没告诉过a这个想法——就像他没有告诉过a,他喜欢他那样。这怎么能说出来呢,说出来,对方可是男孩子,会不高兴的吧?a的脾气,b比谁都摸得清楚。于是他只好在a编鞋带的那几秒空白的尴尬和甜蜜里手足无措地站着。就像被足球场的另一头踢过来的足球那样横冲直撞的“爱情”击中的时候,人就会因为心脏的麻痹而呆若木鸡,直到被撞个粉碎。

 

“喂,”a转过头突然问他,“我脸上有东西吗?”

 

b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他看着,尴尬地摇头,转身向机场大巴走去。鞋带系得有些紧了,绷住脚背,走起路有些难受。

 

 

 

大场面见得多了后,这次的演出也轻松完成。颁完奖下台之后,照例是采访。其实b始终觉得,有a在的采访总不会太糟,自己只要按正常方式一通回答,a也会给自己自圆其说。

 

这大概就是爱。b不无得意地想。虽然都不曾开口,但那份感情却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a会若无旁人地粘到自己身上来,他也习惯了被他婆婆妈妈地管东管西。

 

a一定也是这么喜欢着自己吧。那就这么继续心照不宣下去好了。

 

回程的航班上灯已经熄了,机舱里黑暗沉闷如同一艘夜航的大船,缓慢地穿行在同样黑暗寂静的云层里。这个时候a突然窸窸窣窣地动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头发与头发摩擦,发出了移动稻草垛般的声音。

 

他把手探到对方的毯子下去,摸到他的手指,熟练地抚弄上面因为练吉他积起来的茧子。他的头发里透出的热气很温暖。b内心自然是很享受这种时刻,如同他享受a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以及不为人见的撒娇那样。

 

“yy。”他说,“你也没睡着啊。”

 

“嗯。我还以你早就睡了。”b怕吵醒了别人,轻轻地说,“睡不着?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今天采访的时候的问题。”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变得闷声闷气的,“你什么时候会恋爱?”

 

b忍不住就笑了,虽然a一定看不见。难道自己不就是一直都在恋爱吗?他想了想,挑了一个隐晦的说法:“你什么时候,我就什么时候。”

 

大概也算是情话。

 

a也轻声笑道:“这么乖?难道你以后要跟我一起结婚么。”

 

他听了有点愣神,没想到a想得比他还远,都已经考虑到这一层了?心跳不禁加速。“结婚……还早吧。”

 

“倒也是。”a微微偏了偏头,“而且那样你就不能做伴郎了。哦你这个身高,说不定到时候还是当个花童……”他自己为自己的吐槽忍不住笑起来。

 

b却傻了眼:“伴郎……?我吗?”

 

“当然了,难道你还真的要当花童,给我媳妇扯裙子?做梦吧你。”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打到了心底里。b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像是从噩梦里惊醒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a的脑袋没了支撑点,一下子落了空,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抱怨:“你搞什么!”

 

我搞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生气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哪有这么矮。”a拿出一贯哄人的口气,“不要当真撒。”

 

b像是被有形质般的黑暗塞住了喉管,无法呼吸。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脑子被卡住了,连一丝一毫也没法转动,僵硬地像一锅滞笨的粥。

 

“你说,你以后要和女孩子结婚的?”他脱口而出。

 

a惊讶地说:“废话,难道跟你结……”但是突然顿住了。

 

b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居然这么早就考虑了这种事情……”

 

那么蹩脚的解释,根本圆不上心里裂开的豁口。可a还是松了口气一样:“我也只是讲起来说说而已。”末了再添一句:“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嘛,其实一起结也不错,双喜临门……”

 

b来不及考虑双喜临门这个词大概是用错了,思维停在“兄弟”两个字上再也走不动了,恨不得双腿一软瘫坐下来。他重重地靠在靠背上,连呼吸都带着颤抖的发音。

 

“长大了就不能这么黏着我喽,”a摸了摸他的头,“不过我还真是放心不了,你说你连鞋带都不会系……你说你以后的女朋友能帮你系鞋带吗……真是……”说着说着声音便轻下去,好像说完了心事便累极了就能睡。

 

他总是这么单纯,单纯到身边的人心脏里弥漫着的血丝也没有发现。

 

午夜的航班里静悄悄的,身后那排的乘客发出轻微的鼾声,一阵一阵。飞机穿越云层的时候的气流声仿佛就在耳边,嗡嗡的像是海浪。置身其中就像晚上去海边,天上有星星的时候的夜晚,星光照亮沙子和远处环绕的群山。退潮后偌大的沙滩上空旷寂寥。自己坐在在那里看海,玩弄手中冰凉的沙子,听潮水的声音。

 

后来坐的冷了,站起身来,一扭头却发现身边一直陪着自己坐着的那个人早就走了。不禁觉得周围的沉寂太荒凉了。

 

让人心生害怕。

 

 

 

到重庆已经是更深的午夜。a迷迷糊糊地搓着眼睛,嘟囔着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自己还没睡多久呢,一边就乖乖地折毯子,一下两下三下,对折得平平整整,再转头困倦地对b笑了笑说,外面又在下雨,你有伞吗。

 

b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也许是认为他也困了,a没有多想,依然搂着他的肩膀往下走。伞一撑开,两个人就同处在了一片湿漉漉的空气下。水汽氤氲,一路无话。回程的车上a还心满意足地赖在b的怀里睡觉,雨夜里的霓虹灯五光十色打在他脸上,像只慵懒闲憩的小花豹。

 

清爽单纯眉眼分明的脸庞,与凡俗有着不小的距离。b整个人还是麻木的,滞笨的,无力思考的,只是随着本能和习惯,拨开了干扰了a的睡颜的一缕头发,就像无数个夜晚里,他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着身边的人安静的脸,偷偷地满心甜蜜地拨开他鬓角的头发,蹭一下他的脸蛋。

 

只是没想到都是自欺欺人。

 

下车的时候a还没睡醒,晕乎乎地挥挥手,呢喃着说了句yy晚安。

 

晚安。他温柔地把外套脱下来,盖在睡着的爱人身上,转身下车。

 

路面不平,雨水也积了起来,踩上去像踩在一个个微型水塘里。走到有亮光的地方,才发现自己的鞋带又是散了,于是呆呆地丢了雨伞,蹲在雨里自己开始系鞋带。不知道是因为心绪混乱还是真的不会,一直都系不好。他便无可抑制地想起a来。他想起,其实有时候,他也偶尔在a给自己系鞋带的宝贵的几秒里盯着a头顶的发旋发呆。也不光是发旋。从那个黑色的漩涡一向下,攀过后脑勺,点到后颈,在凸起的脊椎骨上落一下,最后滑进因为下蹲而被向下拉扯得宽宽松松的衣服后领口里……他是很贪婪的。不仅是对于a的情感,身体也是。

 

小时候a大大咧咧地面对着他就能扒光了再换衣服,现在长大了他倒是有些羞涩,往往会背过身,或者是等灯关了才在黑暗里窸窸窣窣地换。在无数个这样的时刻,b都会假装乖乖睡觉,实则瞪大了眼看着身边的人。窗子里漏进来一点点光,恰好让a的身线在晦暗中像最重的那一笔墨色,凸显的清清楚楚。背脊是柔和的曲线,蝴蝶骨微突,向内侧一动就挤压出一条凹陷来。肌肉随着呼吸起伏如山脉,动人性感,让他恨不得把这一秒刻在了视网膜上。

 

越系越乱了。鞋带因为刚才浸泡在水里,变得脏兮兮软趴趴的,就像两根因为被抛弃而发涨的面条,稀烂在雨水里。

 

——“鞋带系不好就少穿带鞋带的鞋子,知道了吗。”

 

——“反正系不牢,总归要散的。”

 

他就在这个时候想起他的话来。雨水从脸上滑下来,眼睛却是酸胀的。但眼泪始终流不出来,只在眼眶四周微微地膨胀着。

 

热乎乎的,十分舒服。




-end.



写了才发现别人都是用鞋带梗写甜的……

我到底在干什么 爆哭

评论(69)
热度(145)
  1. 王俊凯的粉丝食人猛禽 转载了此文字
    系不住的鞋带,总归是要散的。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