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失败的肉文和老土的魂穿流水帐以及爱情

众所周知, @薄荷色 太太以一篇报社的肉击碎了众多少女欲求不满的心

我是真的想要写那个后续的,只不过当我写到1k5发现我还没有入题的时候,我最终决定放弃肉的想法,老老实实写了一篇清水……

这辈子不打当肉文写手的念头了

借用了薄荷太太cab那篇的设定。太太真的不写后续了吗






一觉醒来身边的情人意识倒退回了十年前,这种事情,王源也是想不到的。

 

最尴尬的,是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他正在迷迷糊糊地舔弄着这个人的耳垂。

 

“你干什么!!”怀里的人突然跳了起来,“王源你大早上的……!”

 

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羞红了耳根的这张脸。一模一样的桃花眼没有差错,此时却装满了惊惶和羞涩。

 

“王俊凯?”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很痒的好不好!怎么这么变态啊你!居然舔我耳朵……”小嘴一张一合,愤怒地很。

 

王源纳闷了。明明昨天晚上还香软缱绻被干得又乖又听话,今天早上这就翻脸不认人了?

 

可还没郁闷完,对方就大惊失色地叫起来:“我靠!我怎么光着身子跟你一起睡!”他一把抱住被子裹住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很惊恐地问,“我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吗?!”

 

“干你啊,还能干什么。”王源脱口而出。

 

“……”被子里的小脸沉默了一会儿,满脸通红地说,“我真的不记得了……可是……你看,我们正式在一起只是上个礼拜的事情,这么做……是不是太早了……我觉得很不好……”

 

“你等一下,”王源觉得身体都僵了,“上个礼拜?我们在一起都快十年了,你在说什么?”

 

 

 

确认完情况的王源现在只想点根烟,一个人静静。

 

他的恋人王俊凯,现年二十五,早上起来瞪大了眼睛问他,他难道不是只有十五岁吗?

 

这让他很为难。

 

“那个……小王俊凯,你有什么想法吗……”王俊凯裹着被子背过身坐在床边,缩成小小一团很是可怜的样子,害得王源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了。

 

“啊?……没……没什么想法。”他嚅嗫道,沉默了一会儿,鼓足勇气般轻声说,“变……变大了……”

 

“什么变大了……”王源愣了。

 

他转过来满脸涨得通红,眼神飘来飘去,半天挤出来一句:“都……都变大了……以前没有……这样的……”说着瞟了一眼王源的下身。

 

王源哭笑不得。“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十年前就这么流氓!”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恼羞成怒地嚷嚷,“我是说,你比以前长大了很多……”

 

他一点点挪过去,把坐在床边的王俊凯搂过来,“是,我们现在已经是大人了。”

 

“大人啊……”他很沮丧地叹了口气,“可你还是十年前可爱。”

 

“你妹。”王源简短地评价。

 

王俊凯这时候很绝决地把脸转了过来,怯生生地看着自己,耳朵红得像虾子:“我能不能问你一个事情。”

 

“问吧。”

 

“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嗯。”王源笑着回望他。

 

“真好。”他似乎心满意足了,叹了口气,像是念儿歌一样一咏三叹地感叹道,“我们真是厉害呀。”

 

王源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看得小小王俊凯很不好意思:“你干嘛……”

 

“没事。”王源嘴角牵了牵,“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你别看我笑话。”他不满地咂咂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脸是更红一倍,“那……刚才醒过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刚刚要跟我干……那个事情……”

 

“是啊。”王源觉得面对小孩子版的王俊凯,自己简直像个大叔了,于是更加的不要脸坦陈起来。

 

“好玩吗?爽不爽的?”他突然满眼放光地仰起小脸,很期待地问道。

 

王源像是被一口老血哽住了。“你是不是太直接了一点……”

 

“我只是……比较好奇嘛。”他说,“反正我们那么熟了,不要太拐弯抹角。”

 

“我跟你又不熟,我熟的是二十五岁的王俊凯。”王源比划了一个手势。

 

“可是没有我,哪里来二十五岁的王俊凯?”他也不依不挠。

 

“你……”王源笑了,“你知道二十五岁的王俊凯是什么样的么?”

 

“……”他想了想,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就挑个近在眼前的给你猜。”王源道,“我们两个的上下,你要不要猜猜看?”

 

“上下是什么意思?”他问。

 

“……”王源挠了挠头,“就是,做爱的时候的上下位……”

 

听到王源这么直白地说出这种对十五岁的他还是禁忌的词汇,白嫩的小脸儿又刷地红了,“我怎么会知道……好吧……当然,当然是我在上面!”他很没底地瞟了王源一眼,“对吧……?”

 

王源差点都忘了,十年前的王俊凯未经人事,完完全全还是颗青涩的小樱桃——他的眼神黑漆漆湿漉漉,有点惊慌又很是好奇,同时充满了紧张和兴奋,简直像在林间看雨的小松鼠——那不是二十五岁的王俊凯的眼神,当然不是。熟悉的那个人,早上起来的时候会跟他唇舌交缠,肌肤相依,会抓着凌乱的床单低低地呻吟,肉体和灵魂一寸寸索取他的爱欲,会在他抽烟的时候猛地把一根烟凑上来顶在火星上引燃了,深吸一口再呼出来,顺着烟气缭绕和他接吻,嘴唇被堵住烟雾被塞在嘴里,被呛得满眼酸涩涨满泪水,还要不怕死地把舌头主动探出来,抵死缠绵。

 

而十年前的他,怎么会知道呢。但是现在这副身体对肉欲已经是习惯得很了,不知道这样的味道又是什么样的?

 

——一定是酸甜可口的。

 

他把身体凑近了,鼻尖就要碰上对方的鼻尖,“猜错了。”

 

“怎,怎么可能!”他瞪大了眼睛,“我十年后怎么这么没用!”

 

“那倒也不是十年后的你没用。”王源道,“应该是十九岁的你太没用了。”

 

“什么意思……”

 

“第一次。”王源把整个身子压了上去,裹在被子里的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倒了下去,被子散了开,王俊凯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眼前,“我十八岁生日会的那天晚上,我们会做第一次,那天你喝得烂醉……而且,你是在下面的那个——就像这样,记得了吗?”他两手撑在王俊凯的耳边,俯下身来笑道。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他很骄傲地扬起下巴,“大不了我那天不喝酒好了。”

 

“由不得你的。”王源闭上眼含住了他的嘴唇。身体没有变化,还是一样的柔软触感,舌头也是一样,小小的,湿热的。吻技却大打折扣,根本不会动弹,呆呆地张着嘴还没反应过来,任由他的舌头探进去,勾住了不断滑动缠绕,在口腔里媾和。

 

怎么会这么笨。王源一面吻一面在心里要笑死。你要知道,十年后的你,吻技好到光是接吻就可以我完全勃起了。可现在这个呆愣愣的小傻瓜,真的是曾经的你吗?他不禁使坏地用舌头刮了刮他滑溜溜的口腔内壁,身下那张脸的温度却又升高了。

 

“你不能……”他微微喘着气,眯着眼睛轻声抱怨。

 

眼里的春波倒是一点不变的勾人。“我怎么不能了。”

 

“我还没有成年。”

 

“你二十五岁了。”

 

“是十五岁!”

 

“我哪知道是不是真的。”王源坏笑着,“说不定你是骗我的呢?”

 

“我真的只有十五岁,我是一觉醒来就穿越了。”

 

“魂穿是吧,十年前的梗,太老了。”王源撩开他额前细碎的刘海,一边细密地吻着他的额头一边道,“我才不想知道你到底几岁,反正我自己的男朋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来管我?”

 

“为什么你长了十年神逻辑还是一点都不变嘛。”王俊凯似乎对温柔的吻很受用,语气也变得软软的,“可我就是你男朋友啊。”

 

“噗。”王源笑出来,“王俊凯,原来你十年前就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不要脸了。”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吻到他的眉毛时,他顺从地闭上眼。

 

“对个鬼。你倒是说说看,我们一周做几次?一般用什么做润滑?你喜欢什么姿势,我喜欢什么姿势?你高潮的时候喜欢叫我什么?我们上一次做是在哪里?你……”

 

他羞得耳朵能滴出血:“够了够了!你个老流氓!”

 

“……小王八蛋你叫我什么?!”王源又气又笑地一口咬住他的鼻尖,“不知道吧?不知道还说是我男朋友?先长个十年再说。”

 

“……不跟你说这么问题了!太绕了我自己要绕进去了!”他扭了扭身子,“你先起来,你这个老男人好重。”

 

“你活腻了是不是……”王源两个手指弯起来去夹他鼻子,“这个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哼。”他鼻子被夹着,只好发出来一声闷哼,就像是小猫哼了一声可爱得紧。王源兴致大发,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耳垂,他却像遭了冷风一下子哆嗦起来。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王源继续起床没干完的事情,把他的耳朵舔得又湿又滑,在耳膜边吹气。王俊凯怕痒怕得要命,拼命地扭来扭去想把脑袋别过来,却被大手钳住动弹不了。他只好轻轻地叫道:“不要了……太痒了……”

 

这具身体的每一寸的敏感点自己都了如指掌,要想跟他斗,修行还浅着呢,小笨蛋。王源满意得很,继续贴着他的耳廓慢慢地说:“这么受不了?长大的你可是很喜欢我这样跟他讲话的。”

 

“不行……”他两只手蜷起来缩在胸口,肩膀扭动,“真的不行,太难受了……不是,是……”

 

“是太舒服了。”王源用牙齿咬住耳廓,舌尖缓慢地舔舐,“对么?”

 

“不是……”他很吃力地说。

 

“喜欢吗?”王源停了下来,支起身子看着他漆黑的眼睛,“大人的事情。”

 

他摇头,又有点羞涩地轻轻点头,那模样很可爱。王俊凯又问:“长大了,一定要做这种事情?”

 

“也可以不做的。我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毕竟我从十五岁忍着想上你的冲动忍到十八岁。”王源认真地说,“不过你不行,你一点自觉都没有。老是洗完澡不穿内裤就跑出来勾引我。”

 

“……我越来越嫌弃十年后的我了。”王俊凯很忧郁地说,“真不想长大啊。”

 

“我也不想。你小时候这么可爱,长大了在床上简直会吃人。”

 

“老流氓,你怎么成天想着这种事情。”

 

“开玩笑的。你不长大我怎么上你。”王源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堵住了他的嘴唇,却并不着急着把舌伸进去,只是用嘴唇摩擦对方的唇瓣,细细密密的唇纹交错、附合、分离、再一次相遇,伴着温暖的呼吸落在面上、心口,像是养了毒的罂粟。

 

他当然不说,他不想让王俊凯长大了真的是实话。两个人一起走过十年,放在以前他连这个念头都没有动过,但却真的实现了。但其中有多少辛苦他又该怎么告诉面前这个小小少年?在王俊凯眼里,他们不过才在一起一礼拜,但实际上却是十年的风雨兼程。两个人都要强得不得了,倔起来谁也不肯低头,最恶劣的时候在宾馆走廊里吵架动起手来,差点闹到报纸上成了组合成员意见不合大打出手的新闻。后来不在外面动手,只是两个人关起门来厮打,拳拳到肉真是精彩,就像两只困兽在笼子里一边撕咬一边舔舐对方伤口的血液,甜蜜的热度过了以后除了吵架打架就是沉溺于性欲。有时候王源真的扛不住了一边做一边哭,说我们到底怎么办才好,黑暗里另一个声音闷闷的,很虚弱却很温暖地说,就像最早出名时候那段路一样,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我爱你。

 

我爱你。讲了多少次了,就像一个巨大的谎言。但是一次又一次想放弃的时候,撑下来也居然就是靠着这三个轻若羽毛的字。

 

所以刚才王俊凯轻轻地叹,我们真厉害呀,那时候王源差点潸然泪下。

 

日复一日,吵架,冷战,互相甩脸色,用尽全身气力做爱,像所有恋人一样把对方搞得心力交猝狼狈不堪,却一次也没有想过要分开。怎么会这么了不起?谁知道呢。王源没注意,苦涩的眼泪已经淌到嘴边了,一点点流进了两人唇齿交错的地方。

 

“王源……”他意识到身下的人搂住了他的背,“老男人,要坚强一点的。”

 

“去死吧你。”王源想笑,睁开眼却发现眼里一片模糊,泪水把王俊凯的脸弯折得乱七八糟,“臭小子,你什么时候把我男朋友还给我?”

 

“这哪里是我能决定的事——我还不想要你呢。我家王源才不是你这样,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流氓。”他顺着他的脊背轻轻地抚摸,沿途摸着脊柱骨,一节节向下,像是在抚摸一只猫,“……不要哭了。”

 

“什么乱七八糟……那是因为我那时候还不开窍,你没有认识到我的本性……”王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那里是恒久不变的温暖,就像一个永恒的庇护所,缝补、保护他岌岌可危的爱情,让精疲力竭的他们鸣金收兵,再一次牵起对方的手,花前月下一如最初。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羞涩地说:“但是,有一点我还是要承认的——你真了不起。你,还有二十五岁的我。我从来没想过,十年之后我们还在一起。”

 

王源愣了神。时间似乎穿越了。他又回到有一天,他们大概是要到哪里去,但前方隧道着火了,于是两个车道都封了起来,车队在公路上被堵了老远,寸步不行。半夜时,四周被隧道那儿飘来的一团一团的黑烟包裹着,没有人再破口大骂交警,整个车龙静悄悄的,简直就像是来到了世界的末日,他们置身于绝望的逃亡队伍。小马哥他们都睡着了,王俊凯却拉着他偷偷下车,坐在车盖儿上,汗涔涔的两只手拉得紧紧的,两个人一起看着前方蜿蜒的车队,零星几个车厢亮着灯,其余的都是黑而寂静,就像一条暗河,偶尔闪着磷光。那个时候王俊凯突然问他,你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多久?

 

他傻乎乎地回答,很久很久,到死为止。

 

王俊凯骂了他一句傻子,死死攥着他的手,掐得他肉痛,然后埋在他肩上,肩膀一耸一耸无声地哭。四周都是人,但没有人看见两个少年在黑暗里抱得对方都生疼。那也是第一次,王源想把一整条路的车灯都打亮了,照在他们身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他——到死为止。

 

而这个约定,已然过去十年了。现在的王俊凯于他,是最见不得光连在黑暗中的呻吟都要捂住嘴的情人,是亲密至极侵入血肉骨髓的恋人,是为了他吃螃蟹都不蘸醋的亲人,是可以不顾一切随便抓起什么就摔到对方身上,破口大骂后却依旧狼狈相拥的爱人。

 

——而十年前的他,不过还是个小小少年,跟从小长大的兄弟刚刚在一起一个礼拜,对未来充满迷茫和未知,只能心慌意乱地抓住身边人的手,一开口问的就是,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真是的,让你受委屈了。

 

“王源,你丢不丢脸。”回到现实,他听到王俊凯很不好意思的声音,“哭得这么难看。”

 

“我没事——我就是被自己吓到了。”王源噙着眼泪笑道,“我他妈居然喜欢了你十年,简直脑子进水天字第一号傻逼。”

 

王俊凯的下巴顶在他的脑袋上,柔柔地说:“不是这样的……你真的很厉害。很厉害,很了不起,比我看过所有漫画的主角都强得多了……就像大英雄一样啊。”

 

“……谢谢。”王源瓮声瓮气的,“被你这样的小鬼夸,一点意思也没有,你还是快点把我媳妇还给我。”

 

“我……我是这样想的:说不定,我再睡一觉就回去了呢。”王俊凯搂着他的脖颈,说道。

 

“那你赶紧睡啊!”王源爬起身来。

 

“可是回不去怎么办?”

 

“那等你醒了,我就不管你十五还是二十五,先操哭你再说。”

 

“这不公平。”

 

“爱情不讲公平。”

 

“好吧。”王俊凯把手臂搭在额头上,懒洋洋地说,“那我试试看。如果真的不成,那说明我被上帝抛弃了,只好跟你这个流氓共度余生。”

 

“小王八蛋。”王源简洁明了地给他盖上被子,“睡吧,哥给你看着。”

 

“我最后,问你一件事情。”

 

“准奏。”

 

“他——我指的是现在的我……是一个很好的人了吗?是那个,我想成为的人吗?”少年怯生生地问。

 

“当然了。”王源带着笑意,“你是我二十四年来,见过最好,最好的人。”

 

“谢谢。”十五岁的少年闭上了眼睛。

 

在睡着前,他隐隐约约听到王源的声音:“要是你回去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这是我跟你的约定,跟二十五岁的你没有关系,记得了吗?……老天,小孩子真是,一下子就睡着了……到底听见没啊……”

 

 

 

又一次醒了。王俊凯转过身,睡眼朦胧中看到的,依然是那个脸蛋圆圆的家伙。他惊喜地叫出声:“王源!是你吗!”

 

王源还睡得正开心,一下子被吵醒,满心的不乐意,搓着眼睛没好气地说:“是我啊,不然还能是谁——”

 

“你今年几岁了?”他急切地问。

 

“十四啊,你傻了?”王源不耐烦地用被子包住脑袋,闷声闷气地说。

 

“太好了……”王俊凯从被窝里抽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指,比刚才的确是短了些,而且肉肉的,还嫩得很。而刚才抚摸着大王源身上的那种触觉却似乎还停在上面,像是火烧,灼灼得提醒着他刚才的一切。

 

他咬了咬下唇,突然一把掀开王源的被窝,耳根飞红,说:“王源儿,你十八岁的生日会,记得叫我喝酒,知道了吗?”

评论(124)
热度(587)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