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凯|不怎么写文啦 但是我一直都在🍃🍂

【源凯】未成年人请勿使用口红

 

 

*源凯

*真的是源凯 不喜勿入 么哒

 

 

 

 

王源买完果汁回来的时候,发现刘志宏他们一群人鬼鬼祟祟地躲在里面不知商量着什么。听到王源推门的声音,他们突然爆发出了欢呼声。还在纳闷搞什么鬼的时候,就听见王俊凯大叫一声。没反应过来,已经眼睁睁看他拨开人群冲出,笑着扑过来。

 

“喂——”

 

王源还没来得及抗议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敢飞身压上来,就听得右脸蛋上被响亮地亲了一口。

 

他震惊地瘫坐在地上,看着王俊凯笑嘻嘻地从身上站起来。定睛一看他嘴上红彤彤乱糟糟一圈,像是埋脸吃西瓜后的样子,手上还明晃晃拿着一管——卧槽这不是口红么!

 

后面那一伙人呼啦一声一拥而上,纷纷凑上来检查王源的右脸。

 

“什么嘛,根本没印上去!”罗庭信大笑道。

 

“谁叫我涂了一半王源儿就回来了!”王俊凯愤愤地旋开手里的口红像是怪罪它。

 

“你们到底要干嘛!”王源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摆出生气一点儿的样子,“我可是帮你们去买果汁的……怎么回来就玩我啊!”

 

“刘志宏出的主意!说想整你给你盖个章。可是这帮家伙有贼心没贼胆,只好本大爷亲自出马嘛。”王俊凯颇有些得意地说,但随即又叹气道,“可是好可惜呀,没印成——”

 

可是实际上,这一个章已经结结实实地盖在王源的脸上了。

 

那此后的每一秒,他总觉得自己的右脸又肿又胀。那一吻仿佛有永生的魔力,王俊凯双唇的触感还清晰地留在上面,滚烫地发着热。

 

跟王俊凯正式在一起是个意外。一起打篮球的时候朋友A开玩笑地对王俊凯说,诶你知不知道王源喜欢你啊,王俊凯一边擦汗一边喘着气,随口答了句“知道啊”。王源在旁边尴尬得脸能滴出西瓜汁。

 

王俊凯把毛巾一扔,理所当然地拿走王源手里那瓶喝了一半的汽水,仰头一大口,眨了眨眼说,我也喜欢他嘛。

 

回家的路上,王源手里拎着两个人的书包,看前面的人眼睛亮亮地东张西望,终于忍不住问了句:“你是不是认真的啊。”

 

“你不想啊?”王俊凯头也不回。

 

“想……想是想的……”王源很想挠一下头,可惜空不出手。

 

“那不就好咯。”王俊凯轻松地说,低头看了看手表,转头道,“那,为了庆祝在一起一小时,你陪我去一趟漫画书店好不好?”

 

可是很快王源就从“不可思议”“卧槽”“他居然”“我居然”“我们居然”“妈呀”——中迅速恢复过来,发现所谓“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卵用。

 

自然而然地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打开微信刷一刷看了无数次的对方的朋友圈,习惯性地在睡觉前含含糊糊地道晚安,周末偷空跑去打电动,两个人一起被僵尸咬得瞎叫唤,回家前互相闹着“再见傻逼”“你才傻逼”。

 

跟之前,一模一样啊?!

 

王源不满地咨询了八卦感情经验丰富的后桌姑娘,在一起之后到底要干点什么事啊。对方数学做得头大,不耐烦地吼,该干什么干什么,能干什么干什么,先干为敬!

 

——山城民风剽悍啊。王源挠了挠头。

 

但说实话,他也是有那么一点蠢蠢欲动的。可是就像语文老师上课讲的,这是个贬义词,王源也觉得自己的想法颇为奇怪,难以启齿。比如他每次看着王俊凯总忍不住想凑上去碰一碰他,手也好腿也好哪里都行;或者是摸一下对方看上去软软小小的耳垂,不知道是不是会让他一下子跳起来;当然最想的还是咬一咬看看他的嘴唇,相当好奇是什么触感和味道……唉呀这个可是耍流氓啊。王源在内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刹车。谁知道这么做王俊凯会不会生气呢。天知道耍流氓多大的罪,万一不理自己了怎么办哟,哄都哄不好的。

 

最后还是很不争气地使劲用舌尖磨会儿下排牙,让钝钝的痛感麻痹一下自己算数。

 

可王源没想到还是王俊凯先亲了他一口——他已经默认那算是一个吻了。这周以来的他就像中世纪时身上被烫了烙印的奴隶,感受着右脸颊上的印痕,如此真实。他不自觉地就会摸一摸那一处,呆呆地出神。

 

“报告,王源儿又开小差不专心工作——”

 

王俊凯一面嚷着一面笑眯眯地走进休息室来。王源心里正想着他,这就碰上了真人,心里这就乱哄哄起来。

 

“谁开小差了,我休息一下而已。”他哼哼道。

 

王俊凯看他木愣愣地摸着脸,盯着镜子看,乐呵呵地说:“还念念不忘哥哥亲你那口呢。”

 

王源被戳破了心思脸皮都要挂不住了,绷着脸白了他一眼:“自恋!”

 

王俊凯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到对面的化妆台前东摸摸西找找。王源企图通过镜子看他在干什么,谁料王俊凯遮掩得太好,什么也看不见,只好放弃低下头玩手机。

 

微博上还在刷他俩的合唱刷得热乎。王源看着那些夸赞的话美得像朵花。往下一拉,首页又刷出来一组王俊凯的照片。唇红齿白的少年郞,对着镜头温柔地笑出了零星一丁点儿虎牙,娇俏可爱。

 

正当王源掩不住笑地长按保存图片时,就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转头就迎上王俊凯放大版的脸,紧接着,左脸颊又是似曾相识地触感。柔软湿润,啪嗒一声,落在皮肤上落到心头里。

 

“左脸也给你来一个,不客气。”王俊凯笑道,又把他的脑袋掰向镜子,“你看,这次有印子了。”

 

王源看自己镜子里僵硬的表情,半张着嘴不知如何反应。

 

“喂喂喂你不要吓傻了……”王俊凯看他滞笨的表情,使劲憋着笑。

 

“你有病吧!”王源反应过来了,急吼吼去抽餐巾纸擦脸,拼命搓着那印在脸上的红红的唇瓣,把它们搓成花花的一片。而又因为太用力,把脸也搓得通红,连带着一路却是红到了耳根。

 

“干嘛呀别擦啊,出去给别人看看嘛。”王俊凯撅着嘴。他的嘴上也是污七八糟的大红色。他实在不会涂口红,将近把自己涂成了一个小丑的嘴。

 

“你倒是这幅样子出去给人看啊。”王源皱眉,“等会儿化妆师弄死你。”

 

“我才不怕。”王俊凯两手撑着他的座椅背,撇撇嘴,“趁着还留着点儿,要不要再给你来一下?”

 

“nonono。”王源站起身来,一条腿膝盖着着凳面,另一条腿点在地上,扯出两张餐巾纸,身子前倾,凑到王俊凯眼前,抬手就擦他的嘴。

 

“干嘛啊别擦别擦,我还要玩儿的。”王俊凯扭着身子想躲。他看着王源的正脸,突然笑了起来,“脸红了!”

 

“去你的,是口红的颜色。”王源咬牙,扳着他的肩膀,使劲按住,“哪有男生涂口红的,瞎玩儿。”

 

“木村拓哉还给口红做广告呢。”

 

“谁啊。”

 

“看韩剧的人是不会知道的!”王俊凯一笑咧开了嘴。

 

王源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别讲话,我擦不了了!”

 

“大爷您行行好,我这个是嘴不是你的地不要耕得这么粗暴好吗!”王俊凯吃痛地抗议。

 

“对待不听话的小孩子就是要凶一点。”王源笑着说。

 

王俊凯还是不情不愿地安静下来了,王源这才能好好地给他擦嘴。这家伙的口红涂得实在是不像样,一般都是涂在肉上,像个血盆大口。一点点把周围的红色擦干净了,原来干净的唇形才露出来。嘴唇很薄,擦去了鲜亮的红色后是淡淡的樱色,跟纸巾上挑眼的颜色很是形成对比。看起来便显得很柔软的样子。

 

王源有些苦闷地想着,王俊凯好说也是个高中生了,还是掏心掏肺活蹦乱跳像个小孩子,整天除了欺负他就不喜欢干正事儿,越撩胆子越大,是不是生怕不出事儿啊?

 

——一点儿也不明白自己有多苦恼!

 

就如现在,咫尺距离,柔软的唇瓣在自己的手上被随意搓揉,桃花眼睁得大大的,里面的水汽像是会扑面而来,就像只毫无抵抗的小动物,在屋檐下躲雨,好奇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你。这一刻无比地想要堵上他的嘴,却像小时候一样犯了怂。

 

王源对自己相当失望,同时对王俊凯抱有了莫名其妙的且有推卸责任的意味的委屈,不知不觉就黑了脸。脸上微妙的变动却被眼前的人看在心里。

 

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到酒店已经接近半夜。这样的日子很多了,也就习以为常。王源揉着红通通的眼想去洗澡,却看到王俊凯鬼鬼祟祟地在包里翻来翻去的。正是懒得思考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趿拉着拖鞋就想走。

 

“王源儿。”王俊凯却突然唤道。

 

“怎么说啊。”王源累得半死,有气无力地应他。

 

“你过来一下。”

 

“我洗澡。”

 

“过来一下吧,拜托。”王俊凯小声地央求道。

 

王源无奈地把手里的睡衣往床上一扔,耐着性子坐到他身边,挑了挑眉示意他说话。

 

而王俊凯没有开口,只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中的东西,戳在他的嘴唇上。

 

油腻腻的触感,有微微的香甜,笨拙地摩擦嘴唇,留下自己的痕迹。一不小心用力过头,还滑出既定的轨道,刷地涂到另外的皮肤上去了。

 

笨死了,怎么连给别人涂口红都涂不好。

 

王源安静地等待王俊凯慢吞吞地给他画完了整张嘴。王俊凯好像是很紧张,涂完了却满头是汗。“好了。”他轻声汇报。

 

“所以呢,你想干什么?”王源忍着嘴唇上紧绷绷的陌生感觉,问他。他总觉得王俊凯又要欺负他了。就像前两次用口红的那样,毫无意义的恶作剧,却是两个人都会笑出声来。这样的戏码有过成百上千次,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配合得默契无间,就算王俊凯拿台历敲他脑袋他都会在心里默默数着拍子。

 

可是这一次王俊凯没有露出那种得意的笑脸,而是小心翼翼地赔笑:“给你一个机会报复一下我吧?你想盖在哪里都行。”

 

王源想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这家伙以为自己因为这个生气了。

 

“你……你说话嘛。”王俊凯见他好久没反应,不满地说,“你回来一直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我想了好久要怎么哄你来着。”

 

“谁要你哄了!”王源哭笑不得,嘴唇却因为涂得厚厚而绷得难受。

 

“你现在笑起来丑死了!”王俊凯突然大叫道,“妈蛋我去给你找镜子看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想看了!回来!”王源闷闷地吼。

 

“那你赶紧挑个地儿,大爷心情好,随便你。”王俊凯笑眯眯地坐回床上,两手撑在后面,一边的衣领子掉了一点儿下来,露出小半截白嫩的肩窝。

 

“……不用了。”王源捂脸,“我真没事儿。”

 

“快点快点,你这个人又不听队长的话了!”王俊凯不依不挠,语调强硬,似乎完全不记得之前是他小心翼翼向王源求和的事儿了。

 

王源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烧得滚烫了,慢吞吞地把头从双手里抬起来,正眼也不敢看他,拉起王俊凯的手,飞快地在上面用嘴唇碰了碰,就像西方的吻手礼。他吻的是虎口的地方,软软的都是肉,滑不溜秋,嘴唇都停不住,一溜就过去了。连忙这就把手放下:“好了……我去洗澡。”

 

王俊凯表情复杂:“你搞什么……”

 

“你搞什么嘛。”王源说,“口红涂着难受,我要赶快去洗掉了。”

 

谁知道王俊凯低下头就叹了口气,闷闷地说:“王源儿,你……我该怎么说呢……就是,你不觉得,我们俩……那个,在一起以后,跟以前也没啥差别么……”

 

王源倒吸一口凉气:“卧槽……”

 

“你什么反应!我是说认真的……”王俊凯脸也飞红,“人家都问我几垒了,我老老实实告诉他们还没有一垒,被笑话死了……”

 

“你你你……你不会早点说啊?!”王源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你早告诉我啊……我忍得要累死了!”

 

“你嗦撒子嘛?!”王俊凯大惊。

 

“你……我……”王源恼羞成怒,踢开拖鞋跳上床,连滚带爬地冲到王俊凯旁边,“我很想……我也很想的!牵一下手,或者更多的……可是我怕你生气嘛!”

 

“怪我咯?我暗示得很明显了啊!”王俊凯愤怒地吼回去,“我都主动亲过你脸了!你除了脸红就是帮我擦嘴……你大哥我心里一万只螃蟹在奔跑,好不好?!”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又接着道:“现在我都拉下脸求你亲我了,你碰一下手算什么啊!你性冷淡啊!是不是啊?!”

 

王源:“……”

 

王俊凯:“……”

 

王源:“你……你最后一句再说一遍?”

 

王俊凯头一扭:“懒得跟你说。”

 

王源努力保留着最后的理智:“你……平常那么耿直怎么谈起个恋爱跟林黛玉一样撒!那你为什么就不肯主动……主动亲一下我嘴哦!”

 

王俊凯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很不好意思地开口:“呃,太熟,没法下手……”

 

真他妈——岁月情长,傻逼成双。

 

王源又气又恼又羞地,把王俊凯一把推倒在床上:“熟你个头啊……”

 

“有话好好说!我们睡觉吧明天再吵!源哥!一哥!卧槽啊别碰我痒痒肉啊!!”

 

嘴里说着自己不怕,任谁都知道王俊凯是最怕痒的。被戳中了死穴的他此时手脚乱挥却赶不走王源骑在腰上使劲挠着腰侧,笑得猫纹都要炸开。

 

“嘴嘴嘴嘴嘴……”王源念道。

 

“干嘛……唉哟停下!”

 

“盖一下印儿,就一下。”王源满脸通红地说,一边突然停下了挠痒痒的动作。

 

王俊凯瞪着眼,张着嘴愣半天,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张红得和口红颜色差不多了的脸就贴到了一起。用力过猛,王源除了觉得对方的牙齿真的够硬,居然什么感觉也没有,好像王俊凯一直在拼命地推自己,搞得真像他耍流氓似的。

 

王源恍惚地松开王俊凯的嘴唇,对方下一秒就大叫起来:“王源孙子你起来看我不打死你……你他妈一直咬我嘴干什么,属狗啊!”

 

“属龙的。”王源木愣愣地回答。

 

“……”

 

“再,再亲一下,一定不咬你……”王源魔怔了似的,一点点伏下来。王俊凯惊慌地看着他的脸又慢慢放大,紧张到咽口水。两个人都衣衫不整的,头发凌乱像稻草一蓬,脸红得像小龙虾,一点都没有电视剧里那些浪漫的样子,可是这样的他们还是强烈地,激动地,不由自主地,像让自己更加狼狈一点。

 

王俊凯自觉眼前一黑,再也看不见除了王源颤动的眼睫之外任何的东西。第二次的亲吻,听到的是一种很漫长、很隐忍的呼吸声,并不是稳妥的,而是有些慌张和措手不及,和迫不及待缠绵的吞吐气息。温热的二氧化碳钻进脑子里,同样的温热的舌头钻进自己的口腔,绵远悠长地,仔细耐心地,缓缓调整角度,慢慢改变力度,口腔的每一寸都因为陌生的气息而剧烈地颤抖。

 

原来这才是吻。

 

从王源涂着口红的油腻腻的嘴唇贴上来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脏就全都湿了。喉结都要被绷紧的皮肤摁得难受,还要任由一只手环抱着腰,另一只手托着脑袋,陌生的指纹摩挲着脸颊,轻轻重重地抚过每一寸脸上的肌肤。这时候心脏就开始分泌奇妙的液体,湿滑温柔,缠绵入骨,顺着血管一路流遍全身,直到脚趾头都是发胀。全身如同久违了的春天气温回升,万物生长,不住地因为生长而颤抖。

 

似乎过了很久。王源睁开眼起身,很认真地盯着王俊凯的嘴唇看了一会儿,终于像王俊凯之前那样遗憾地叹了口气:“没印出来啊。”

 

王俊凯也很不满地叹了口气:“下次换我亲你。”

 

“想得美。”王源哼哼。

 

王俊凯很恼火:“完事了就快去洗澡啊你,快滚。”

 

“别动嘛,我再抱一会儿。”王源轻轻地说。那一瞬间王俊凯似乎恍恍惚惚地又听到了王源小时候奶声奶气的声音。

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吗?王俊凯总觉得不敢相信,抬手摸了摸压在身上的人软软的耳廓,触感如他的嘴唇一样柔软。

居然过了这么久。两个人真是好不容易才手拉手站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忍不住就患得患失提心吊胆,不敢多走一步,生怕每一秒在一起的时光溜走。就如现在,只愿他的体温能停留更久,笨拙地拥抱,永不放手。

 


你呀。欺负你也好,暗示你也好,畏惧也好,大胆也好,懦弱也好,疯狂也好,都是因为太在意。

都是因为喜欢你啊。






*谢谢上一条lo给我加油的大家TUT 鞠躬鞠躬鞠躬
  

评论(179)
热度(1465)

© 食人猛禽 | Powered by LOFTER